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4 无非就是仗着她爱他

    门落下,四十平米的屋子里面就只剩下林惜一个人。

    她抬手摸了一把脸,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昨晚喝醉了没有睡醒。

    可是陆言深那餐桌上就放着吃完早餐后剩下的袋子跟一些餐盒,她没在梦里面,事情是真的。

    反应过来后,她进去卧室把自己摔在了床上,柔软的床单将她的尖叫压到最低,却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掩盖住。

    但已经很好了,不算吓到人。

    林惜翻了个身,微微闭着眼,抬手捂着自己的眼睛,眼皮烫得很,那细薄的眼皮下是汹涌的滚烫。

    陆言深那一句“我爱你”在她的耳边打着转,他说了两次。

    第一次是在歇斯底里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她不可置信的时候。

    两次。

    她以前也不是没有觉察到他对自己的不一样,可是她知道,陆言深总归是个理智的男人。

    就好像之前的一次,他们之间的关系卡在了一个关口,她想进,他觉察到了,二话不说就退了出去,剩她一个人在演独角戏。

    这样的时候在他们两个人一起的一年里面有过好几次,除开第一次的时候他狠下心来没有回头,之后他都会松口。

    可是那又怎么样,最后他还不是说分开就分开?

    就连是他们的孩子,他说打掉就打掉了。

    她知道他喜欢自己,却从来都没有妄想过,他爱自己。

    爱啊。

    她都从来都没有说过呢。

    眼泪落下来,嘴角却是忍不住往上挑的。

    他让她听话,她从前到如今,哪一次不是听话的?

    就连决定要从万伦退出来,自己离开,也是被他逼的,如今他让她不要乱跑。

    多么聪明的一个男人啊,一眼就看出来她准备跑了。

    想到这些,林惜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怨不得自己会喜欢上他,换了谁都是一样的。

    松了手,她侧了侧头,那阳光的光亮得她眼睛有点不适应。可她知道,她现在可以直面这样的光亮了。

    既然不用走了,万伦的事情她也不打算插手了,童嘉琳还是一个隐患。

    她没有来得及问,他也没有说,但是林惜知道,这个童嘉琳是根硬骨头。

    达思。

    “陆总,会议资料已经准备好了。”

    “嗯。”

    丁源将手上的资料递上去,视线忍不住停了一下。

    今天陆言深的心情,好像不错?

    到底是跟在身边好几年的人呢,对着陆言深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丁源也还是分别出来了,陆总今天确实心情不错。

    昨天从包厢出来之后陆言深一言不发,但丁源能够感觉到男人隐忍的怒气。

    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丁源怎么都想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人今天过去把豪庭的公寓打扫了,这两天林惜搬回去。”

    陆言深说完这话就进去办公室了,丁源站在过道,半响才反应过来。

    他说呢,陆言深今天这么好说话。

    林惜确实没什么行李,她天天在公司里面待着,多的全都是黑白职业装,这公寓里面也没什么东西是她的。

    她也不是个矫情的人,当年陆言深给了她一个星期的时间搬过去,现在两个人等同说开了,趁着今天没什么事情做,她把自己的东西打包了一下。

    收拾好这些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她去了一趟万伦,商量着什么时候开个股东大会把位置让出去。

    罗荣生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刚回国,她是林静的女儿,手上拿着将近一半的股份,能够名正言顺地把原本的人挤出公司,她早就让罗荣生代理了。

    有些人是天生做这一行的,林惜显然天生就不是做这一行的。

    她大学修经管修了三年,虽然毕业的时候成绩是不错,但是管起公司来,她到底是缺了点天赋。外人看来她四个月的时间能够让万伦起死回生可算得上巾帼不让须眉了,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不是罗荣生和王子立,她一个人,只能让万伦跟她一起倒下去了。

    现在万伦说不上走上正轨,但是也算是做出了一点成绩,再加上最近陆言深和童嘉琳施压,她这个时候撤退是最适合的。

    讨论了不到十分钟,林惜直接就当场决定:“现在两点半不到,让各部门通知一下,三点开始开会。”

    “Silin,你真的决定好了?”

    罗荣生还是不太赞成她退出去,林惜主意已经定了,“我想得很清楚了,就算不是你们,我也不想一直在万伦里面的。”

    她不喜欢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以前是被林景宠坏了,后来从监狱里面出来,陆言深更没让她吃过什么亏,最大的亏就是吃在陆言深的身上了。

    现在他做了决定,她也应该果断点。

    林惜不是傻的,陆言深表白这么突兀,显然是有什么事情。陆家她不算了解,但也知道,更别说陆言深并不是许慧君的亲生儿子。陆言深选择和她在一起,后面等着她们的是什么,林惜不知道,万丈深渊还是阳光灿烂,她猜不到,只能咬着牙从这条路上走下去。

    他那么笃定,无非就是仗着她爱他而已。

    想到这些,林惜不禁笑了一下。

    那些老股东不是好对付的,林惜直接就把陆言深搬了出来,最后一片人都禁声。

    整整开了三个多小时的会,林惜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差不多被脱了一层皮。

    “林总。”

    刚从会议室出来拐了个弯,还没进办公室,她就被罗荣生的助理给拦住了。

    林惜愣了愣:“小赵,怎么了?”

    小赵有点为难地看了一眼办公室:“陆总在里面。”

    上一次陆言深闯进来的事情还记忆犹新,小赵显然是被吓到了。

    林惜了然,笑了一下:“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不早了,没什么事就下班吧。”

    说完,她继续往前走,推开办公室的门,那个男人站在窗前,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一只手拿着手机。

    真是大忙人,这个时候还接着电话。

    听到她开门的声音,他回头看着她,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松了一下,眉头一挑,也不管接着电话:“过来,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