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5 我就撩你了,你能怎么样?

    陆言深电话那头的人不是谁,真是童嘉琳。

    听到陆言深喊林惜,童嘉琳只觉得陆言深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还是带刺的,疼得她咬着牙都忍不下去。

    “陆言深!你非要这么过分吗?”

    林惜能感觉到陆言深现在心情不好,她不想上前吃苦头,抬腿往休息室的方向走,经过那办公桌的时候抬手把手上的文件夹往上面一扔。

    陆言深看着那黑白的身影,见她转身进了休息室,抬腿就跟上。

    电话里面的童嘉琳咬牙切齿,他却开口凉薄:“我还有更过分的,如果你敢动林惜的话。”

    说着,他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惜是看到人才想起来他早上说一起去吃饭,她本来打算进休息室换一套衣服的,却没想到刚把衣服脱下来,门就被人推开了,那个男人视线压着她就一步步地走过来。

    她反应过来,连忙把衣服拿起来,“我换衣服。”

    他在床上坐下,抬头看着她,“嗯,你换。”

    那目光让林惜浑身都烧了起来,她转身进了洗手间,匆忙又把衣服套上,怕他进来,不敢停留就出去了:“陆总,接完电话了?”

    陆言深撩了一下眼皮:“万伦有这么忙?”

    林惜听到这么说就想起之前他施压的事情,看着他忍不住就笑出来了:“没陆总忙。”

    他嗤了一声,伸手拉她:“少阴阳怪气,晚上想吃什么?”

    她没拒绝,人被他扣到怀里面,手指被他捏着,脸被他咬了一口,有些疼,林惜抽了口气:“陆总,狗才有咬人的习惯。”

    陆言深掐在她手上的拇指用了一下力,林惜颤了颤,连忙转移话题:“晚上吃私房菜?”

    “嗯。”

    他总算松了手,拉着她起身。

    两个人从万伦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陆言深一上车报了个地名,拉着她的左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玩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癖好,从前就有了,林惜知道自己挣扎没用,所以也没有动。

    陆言深也就在私下话多一点,在车上的时候他总是闭着眼睛假寐的。

    这个时候也不例外,林惜侧头看着他,两个人挨得近,她一抬头几乎就能亲到他的脸上去了。

    以前再好的时候陆言深都没在外人的面前跟她亲昵过,也不知道怎么的,心头就发痒。

    她动了动,凑上去轻轻地咬了他一下:“陆总。”

    他手上的动作一停,偏头看着她:“嗯?”

    还是那一双眼眸,可现在她知道,就算还是深不可测,可是里面是有她的。

    “我爱你。”

    陆言深喉结滚了滚,抬手摁了一下她的唇瓣:“林惜,别撩我。”

    他的声音有些沉,林惜心头一颤,忍不住就勾着唇角抬手贴着他的脸搂着他,耳朵贴着他的耳边问着:“我就撩你了,你能怎么样?”

    她话刚落,他脸上就沉了下来,手把她一拉,声音冷厉无比:“坐好。”

    林惜一怔,眨着眼睛半响没反应过来。

    这,这是翻脸了?

    陆言深没有翻脸,不过林惜再这么撩拨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翻车。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开口,林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也没再折腾了。

    陆言深的嘴挑,选吃的地方自然不会差。

    “陆总?”

    两个人刚从包厢出来,陆言深就被人叫住了。

    林惜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倒是没想过还是个熟人。

    邓瑞生注意到林惜的视线,笑了一下:“林小姐。”

    陆言深面无表情,只是点了个头,说不上给面子,也算不上不给面子。

    看着两人的背影,邓瑞生挑了一下嘴角,拿出手机联系拍了几张照片,直接就发给了某个人。

    童嘉琳从昨天晚上陆言深说不会和她结婚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两个小时前的一通电话也彻底将她心底里面最后的希望都断了。

    陆言深是认真的。

    她坐在沙发上,理智告诉她要冷静,可是情感上她却冷静不了。

    她从认识陆言深就下定决心要嫁给他了,为了嫁给陆言深,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做过些什么。

    可是现在林惜回来了,他说翻脸就翻脸。

    如今就连陆家都牵制不了陆言深了,童嘉琳第一次感到心慌。

    桌面上的手机突然之间抖了起来,屏幕的灯光映着她苍白的脸,黑暗中十分的吓人。

    童嘉琳抬手拿过手机,点开邮箱,看到图片的时候,她抬手就把手机摔了。

    她就不信了,她还搞不定一个林惜!

    而另一边的许慧君,听着电话里面的人一句句的话,脸色也一点点地沉了下去:“你不是说当年的事情已经处理好吗?你现在跟我说林景他留了一手?你当年是怎么办事的?!”

    “陆太太,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啊,谁知道林景临死前还摆了我一道啊!”

    “他留下来的那些视频和照片,你找到了吗?”

    “暂时没知道,实在是当年林景太脚踝了,他把原件给我了,却还复制了一份!”

    许慧君气得手都抖了:“你马上给我找出来,如果被翻出来了,陆家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我明白,陆太太稍安勿躁,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我们不宜打草惊蛇,你放心,我不会不声不响地把事情解决好的。”

    “最好是这样!”

    挂了电话,许慧君坐了半响唉冷静下来。

    陆博文在书房里面,她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老陆,你觉得言深他是不是认真的?”

    陆博文听到她提陆言深,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认真?他有什么资格认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陆家奈何不了他?”

    许慧君走过去:“我总觉得这两年言深好像在瞒着我们做些什么。”

    陆博文不屑:“他做什么他也忘不了顾琴在我们手上,他一天找不到她,他就一天不敢跟我撕破脸。”

    听到丈夫这么说,许慧君暗暗松了口气:“也是。只是这个林惜不是简单的,三年前本来以为只是言深一时贪玩,倒没想到,三年后,还是这个女人。”

    “呵。”

    陆博文冷嗤一声,没说什么,算是认同了。

    林惜看着手机上已经打了三次过来的陌生电话,不禁皱起了眉,最后还是按了接听键:“喂,你好?”

    “林小姐,你好,我们先生和太太想和你见一面。”

    “你的先生和太太是?”

    “陆总的父母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