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7 这不是还挑了您吗?

    林惜刚把东西收拾好,门铃就响了,她想起来丁源的话,知道是人送东西过来了。

    她把行李箱往一旁放好,转身下去开门。

    丁源说陆言深中午回来,这意思显然是午饭也是回来吃的。

    林惜倒是没想到,自己回国这么多天,第一顿饭竟然还是在这里做的。

    倒是有种,从哪里结束,就从哪里开始的错觉。

    她做饭认真,陆言深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没有发现。

    腰上一双手缠了上来,她还没开口呢,那人直接低头就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口。

    陆言深这个人,狠起来一点儿情面都不留,就好像现在,咬人的时候是真的咬。

    林惜吃痛,抽了口气:“陆总,我记着我们家没养狗啊。”

    “我们家?”

    她也就是一时口快,把话说了出来,却被陆言深捉着字眼扣。

    林惜听到他不轻不重的声音带着几分笑在自己的耳边散开来,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这事情知道就好了,还非要说出来。

    她脸皮有时候厚,有时候薄,这个时候就显然是薄的。

    听到他这么说,林惜忍不住抬腿往他的脚上踩了一下。

    陆言深仗着自己人高,在她刚抬腿就把人往上抱了一下。

    “嗯?”

    放了下来,还不放过她,在她的耳边哼着非要她说个所以然。

    林惜脸上烫得跟现在在炒着菜的锅底一样,哪里会应他刚才的话,连忙正了脸色:“你先放开我,菜糊了。”

    那锅里面的菜正“滋滋滋”的,虽然有抽油烟机,可是那香气还是十分的浓郁。

    陆言深看了一眼,手一松,倒是放开了,站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睨着她:“我的杯子呢?”

    以前林惜不知道,后来跟陆言深住了将近半年,她才发现陆言深对自己用的东西很执着。

    比如他喝水的杯子是固定的,厨房的杯子那么多,他就只用那一个,别的都不行。

    林惜刚才收拾的时候故意把杯子藏了起来,就想看看陆总打打脸。

    她熟练地把锅盖掀开,然后拿铲子一边翻炒一边抽空看了他一眼,然后寡淡地应了一句:“你说桌面上的杯子啊?太难看了,我扔了。”

    “扔了?”

    他眉头一挑,看着她的目光沉了几分。

    林惜假装没注意到他的视线变化,认真地看着锅里面的菜:“是啊,你以前不是嫌弃吗,我看了看,确实挺难看的。”

    最后一道菜差不多好了,林惜拿出碟子开始出菜。

    完了,她才回头看向他:“你要喝水就拿那杯子呗,我已经洗好消毒好了。” 陆言深脸色一沉,什么都没说,转身出去了。

    林惜心情颇好,看着那香气缭绕的菜,嘴角微微一勾,端着菜出去了。

    吃饭的时候陆言深脸色不太好,林惜没说话,一直到两个人吃完饭,林惜去洗碗,刚洗好从厨房出来,人就被陆言深一把拉了过去。

    他刚洗完澡,身上是熟悉的沐浴露香味。

    林惜眼底一热,不顾自己手上沾着水,勾着他的脖子直接就跳到了他的身上。

    两个人平视着,林惜挑着眉,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陆总,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啊。”

    陆言深看着她,也笑了,抱着她的手一紧,长腿不紧不慢地往楼上走。

    这反应有点不太对劲,林惜愣了愣,没几步就被他抱上楼梯了。

    她脸上的笑意收了一点,觑着他又试探了一下:“陆总?”

    他没说话,只是一双黑眸低头看着她,眼角是挑起来的,似笑非笑的样子她判断不出来他现在什么情况。

    林惜心底有点发毛,没一会儿就被他扔在床上了。

    他压下来,吻就好像狂风暴雨一样。

    她刚张嘴,一个音节都没露出来他就堵住了。气息全让他夺走,林惜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成了那一条案板上的鱼,刀没下来,她就已经因缺水而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脑袋昏昏的,几乎缺氧,陆言深才放过她,只是人还是压在她的身上的,脸贴着她的右脸,手捉起她的右手捏着那看着纤细实则有肉的手指一根根地把玩着。

    “拖鞋你扔了,喝水的杯子你也扔了,刷牙的杯子你也扔了,那毛衣你也扔了。”

    他说得不快,一个字一个字的,好像怕她听不清楚一样。

    然后到了这里,他抬起头,隔着那么三四厘米的距离直直地看着她:“林惜,你这是要找打吗?”

    他费尽心思留下来的东西,她说扔就扔,扔了偏偏还笑嘻嘻地跟他说,好像示威一样。

    陆言深何时受过这样的堵,看着那垃圾桶里面被她扔掉的杯子和拖鞋,还有那一件本该织好穿在他身上的毛衣,他就觉得被人在心口锤了一下。

    别说,还挺疼的。

    听着他的话,林惜突然就笑了,勾着唇,眉眼弯弯的,那清爽的笑声从那小红唇里面溢出来,一下下的,接二连三,跟不会断一样。

    他这么看着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心头的那一簇烧着的火一下子就灭了。

    可是心里面又有几分不甘不愿,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小人得志。”

    话是这么说的,可是说完,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笑着,他低头含着刚才咬过的唇瓣,轻轻地吞吐着,半响,才开口:“林惜。”

    “嗯。”林惜哼了一声,没被他捉着的手身上去搂着他的背,那双带笑的杏眸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陆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是嫌弃难看吗,再买行不行?”

    “行不行”三个字被她说得又娇又俏,就好像她从前在床上求饶的时候一样。

    陆言深脸上的笑容减了几分,一翻身,躺在她的身侧,然后将人抱到自己的胸口上按着:“嗯。”

    林惜的头被他摁在胸口,她看不到,男人那向来只有冰霜的眼眸里面,如今装了一汪的似水柔情。

    她也没动,只是拉着他一侧的手,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地往他的指缝里面嵌进去:“陆总,以前那些都是我自己挑的,以后我要你陪着我去挑。”

    “脸真大。”

    他嗤着,可顿了顿,还是应了:“你眼光太差了,挑的东西真的不好用。”

    她动了动,把自己往上挪了挪,低头和他对视着:“这话我就不赞成了。” “嗯?”

    林惜看着他,低头在那双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这不是还挑了您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