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8 她胆小,我不放心

    说完,林惜自己脸就红了起来了。

    她以前比这个更加过分的话也说过,但是总觉得不一样,从前陆言深拧一下眉,她就要小心翼翼地去讨好。

    现在不一样了,她知道他爱她,想想,好像有点恃宠而骄了。

    抱着她的手显然紧了一下,陆言深闭上眼,声音是克制的低沉:“林惜,你再撩拨我,你的大姨妈都救不了你。”

    林惜哼了一下,却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那些东西确实是全都让她扔了,当初买回来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为了不让陆言深看得太明白,她其实都不敢买太明显的情侣款。

    虽然那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可是她进去监狱的时候才二十岁,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二十五不到,在里面待的五年,出来仿佛还是二十岁的那一年一样,什么都没有变。

    她的少女心,明知道这个男人招惹不得,却还是没有办法去控制。

    所以每次自己去超市商场的时候,看到这些小物件,根本就没有办法忍住买回来。

    陆言深他不知道,她曾经买过一套情侣衬衫,但最后还是被她扔了。

    她没有穿过,陆言深也没有见过。

    十月份的A市天气正好,不用开空调,屋子里面凉凉的。

    前段时间林惜睡眠不好,这回来大姨妈,人很容易犯困,在陆言深身上趴了会,竟然就这么入睡了。

    身上的人已经睡着了,陆言深他知道,那平稳的呼吸隔着衣服打在他的身体上,一下下的,没一会儿就从毛孔里面钻进他的身体每一处,就跟她这个人一样。

    一开始毫不在意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回头一看,好像自己身体哪里都融了进去。

    陆言深从来都没有想过,还真的就有这么一个人,光看着她,都是想笑的。

    就跟个傻子一样。

    他现在都快成一个傻子了,不过也幸好,也就在她的跟前傻而已。

    笑了一下,他把人轻放到床上,让她更舒服地睡。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她想起陆言深父母约了自己,连忙从床上起来,看到刚走进来的陆言深,有些埋怨:“两点十分了,你爸妈约了我们三点见。”

    她刚睡醒,说话的声音有点喑哑。

    陆言深站在边上看着她,脸色有些凉薄:“急什么。”

    她拿着衣服的手顿了顿,看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冷,抿了抿唇,走过去抱住了他,仰头看着他笑道:“什么表情呢陆总,待会儿有什么往我身上推就好了啊。”

    他抬手拉了拉她的脸:“你这脸真是越来越大了。”

    她有点吃痛,拉开他的手,一边揉着自己的脸一边说着:“我长得好看,你爸妈估计是怪我把你勾走的。”

    他这会儿倒是笑出来了,抬着她的下巴低头狠狠地亲了好几下,“你也知道。”

    见他笑了,林惜心松了松,抱着他的手也松了:“我这是在陈述事实。”

    他挑了一下眉,笑得浅:“不用那么隆重,他们见你可不会客气。”

    林惜挑着衣服的手微微顿了顿,最后干脆选了一条黑色牛仔裤和一件长袖白衬衫。

    她肤白貌美,一双腿跟杆子一样笔直,就算是简单的牛仔裤衬衫也穿出几分妩媚来。

    陆言深难得没有穿一身黑,上身是简单的白衬衫,下身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出门的时候一脸的冷色,禁欲得让人挪不开眼。

    两个人都是颜值高的人,刚从车上下来就不少人看着了。

    林惜刚下车,手就被早一步下车的陆言深牵过去了。

    他以前就喜欢牵她的手,大拇指捏着她掌心的嫩肉,是不是捏一下。

    两个人是三点正到的,陆博文和许慧君稍晚了几分钟。

    陆博文看到陆言深的时候脸色直接就僵了:“你什么意思?”

    陆言深抬头看着他,脸上没几分表情:“她胆小,我不放心。”

    他说得讽刺,林惜一听就听出那剑拔弩张的对峙来了。

    来之前说好了,什么事情都往她的身上推,现在陆言深二话不说,一开口就把矛头往他的身上揽。

    林惜在底下拉了陆言深一下,抬头看着陆博文和许慧君不卑不亢:“伯父伯母,是我让言深陪着我的。”

    陆博文脸色更难看了,许慧君在一旁一边安抚这陆博文一边说:“你也知道我们约你出来是为了什么,你现在把言深叫过来——”

    说着,许慧君脸色直接一冷,直逼向林惜:“林小姐,恕我直言,你这样的做法太自私了。”

    林惜向来都不是怕硬的,她知道眼前的许慧君并不是陆言深的生母,但碍于辈分,她该有的敬重还是会有的。

    可这也不代表她会闷声吃亏:“那不知道按照伯母的意思,我应该怎么做?”

    许慧君没想到她会这么反问,一时之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约林惜的心思谁不知道,只是林惜的做饭让他们出乎意料。

    可陆博文向来都不会管陆言深如何的,如今听到林惜的话,更是火大:“既然林小姐你把他叫过来,那么今天我的话就放在这里了,林小姐你这样的身份,是不可能进我们陆家的。”

    林惜没说话,她把陆言深带过来,就是想知道陆言深的态度。

    她对陆家的事情不了解,但是她心思细腻,四年前陆言深大过年的从T市赶回来。或许这里面有那么一点对她的想念,但是更多的,她猜想应该是在陆家过得堵。

    陆言深这样的人,向来都只有他给别人添堵的,哪里会让别人给自己添堵。

    再加上童嘉琳说许慧君不是陆言深的生母,豪门事多,不是林惜脑洞大,她也猜得到,陆言深和陆家的关系并不好。

    至于不好到如何,这个,她还不清楚。

    不清楚,就只能让陆言深来给答案了。

    林惜只觉得手上微微一疼,就听到身旁的男人一字一句地开口:“她不需要进陆家的门,也不需要陆家欢迎,她是我的妻子就足够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