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9 林惜,你不知道

    “嘭!”

    陆博文抬手就将桌面上的茶杯扔了过来,林惜视线一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陆言深已经牵着她起身了:“你们找林惜来,要说什么,林惜和我都知道。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们,这么多年了,你们也该知足了。”

    “反了!反了!”

    可不就是反了,自己亲手放飞了一直风筝,线一直都牵在自己的手上,所以一直都以为自己让那风筝飞哪儿就是哪儿。却没想到有一天,那风筝不知道怎么弄的,把先给弄断了,他飞得越来越高,而他们,已经拉不住了。

    林惜由始至终就没说过几句话,被陆言深一直拉着出了包厢,到了车库,然后上了车,她才抬手摸向他的额头:“陆总,这要是破相了,多可惜啊。”

    刚才那茶杯扔过来的时候他抬手挡住了她的视线,林惜没有看到那杯子扔过来砸在他脸上的那一瞬间,可不代表她看不到那淤肿。

    指腹在那伤处来回地摩挲着,有点热,有点软,陆言深抬手直接就将她的手收到手心里面,低头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很淡:“肤浅。”

    知道是在说她颜控,她也不介意,只是勾着手指在他的手心上划了几下,凑到他跟前仰头直勾勾地看着他:“说得好像陆总不肤浅一样。”

    当初要是她长得但凡普通一点,她就不信他还能下得了手。

    每一次和陆博文许慧君见面陆言深心情都是压着一堆的怒火,就差人来拉开引子炸出来了。

    这一次倒是奇了,额头上挨了那么一下,可低头看着眼前的林惜,好像一下子也没有那么阴郁了。

    原本只在身侧的手微微一动,从她的后腰往上,最后落在她后脑勺,用力兜着,一低头,林惜就无处可逃了。

    陆言深的吻向来都像是狂风暴雨一样,难得如今和风细雨的,那凉薄的唇瓣贴着她的双唇,不清不重地吻着,仿佛在安抚,又仿佛在寻求什么。

    她忍不住挣了挣被他握着的手,找到他的指缝,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地顺进去,另外一只手抬上去勾着他的脖子微微一用力,将自己拉到和他平视的高度:“陆总。”

    她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唇瓣,黑白分明的眼眸里面映着他一张骨骼分明的脸:“你们家真是吓人。”

    她勾着笑,说完之后微微低了低头,然后压在他的肩头上:“不过比不上你。”

    他低头在她的耳尖上咬了一口:“嗯。”

    谁都没有再说话,车厢里面却甜得发腻。

    她没有明说,他却听得明白。

    陆家再恐怖,也和她没什么关系,她不会走的,从这个男人开口跟她说“我爱你”的时候,她就走不掉了。

    林惜不清楚陆言深和陆家之间的具体情况,但是就今天而言,她可以看得出来,陆言深在试图摆脱陆家。

    她想知道为什么,不过他不说,她也不会问。

    陆言深带着林惜走了之后,陆博文气得直接把桌面上的东西都扫光了。

    许慧君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他们从前还能够保持一个平衡,是因为陆言深再怎么忤逆,也始终在大事上面还是要听从他们。

    就好像三年前,童嘉琳回国,他们要求陆言深和林惜断干净,他还不是照做了。

    只是这两年,陆言深显然不像之前那样了。

    陆博文不是傻的,陆家给了陆言深那么多,他只要一开口把所有的东西都收回来,他就一无所有了。

    除此之外,顾琴一天还在他的手上,陆言深一天就飞不出去。

    但是今天,显然不是……

    想到这里,他也冷静下来,看了一眼许慧君:“之前调查的人怎么说?”

    许慧君愣了一下,半响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他还在找,显然是没有找到顾琴,而且他手上的产业,哪一样不是陆家给他的?”

    陆博文冷哼了一声:“哼,越活越回去了,为了个女人,还真的是什么都不要了。”

    许慧君脸色沉了沉,没有接话。

    半夜。

    林惜被渴醒,起来发现陆言深不在床上。

    她愣了一下,下意识就抬腿走到小厅。

    跟她想的一样,男人坐在黑沙发上,手上还夹着没有抽完的烟。

    黑暗中,只有月色打在男人的脸上。

    林惜抬腿走过去,在他抬头的目光中,抬手就将他手指间夹着的香烟抽走,按在烟灰缸上。

    他伸手捞她,她顺着他就落在了他的怀里面:“三点多了还不睡,陆总是想上天吗?”

    她的喉咙有些干,说出来的话有些沉。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他身上的烟味很重,也不知道抽了多少根。

    林惜埋在他的怀里面,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有些难受,“你别抽烟了,你一抽,我也忍不住想抽。”

    她跟他说话,声音又脆又亮,心情再不好,听了都忍不住勾唇角。

    可是如今,那声音里头闷闷的,甚至带了几分哭腔,沙沙的,碰得他的心头都跟着难受。

    他其实没什么烟瘾,一盒烟有时候一个星期都抽不完。

    她离开的那几年倒是抽得多,可是很多时候拿着烟突然就想起那一天她从自己的手上抽走烟跟他说抽烟有害健康的样子,手拿着打火机愣是没有点上。

    他刚才坐了半个多小时,其实也没有抽多少烟,也不知道她反应这么大。

    陆言深觉得自己算是栽在林惜的手上了,她都还没哭呢,听着声音他就受不住了:“我戒烟。”

    她仰头看着他,眼睛里面有光,也有他:“陆言深,我是不是让你很为难?”

    其实她知道,他从前克制又克制,无非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今天之前她其实觉得无所谓的,可是看到他这么难受,她突然就有所谓了。

    如果自己家世好一点,或者自己没有那五年的牢狱史,是不是陆家起码没有这么反对他们?

    他低头看着她,手落在她眼睛上面,黑眸里面带着几分笑意:“害怕了?” 她没说话,陆言深低头吻她:“林惜,你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只想上你。”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