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1 想你了算不算事?

    纪司嘉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你可以不信我,我只是把事情告诉你,至于你信不信,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林惜冷笑:“你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像纪司嘉这样唯利是图的人,没有好处,他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在这么多年后才告诉她,当年的事情有蹊跷。

    听到他的话,纪司嘉脸上散漫的神色一点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林惜,如果我告诉你,我爱你,你信不信?”

    林惜只觉得自己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爱我?纪司嘉,你确定你这几年坐牢没有坐傻?”

    四年的牢狱,纪司嘉年纪也不小了,曾经的意气风发,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年过三十的阶下之囚。

    仿佛早就猜到她的反应,纪司嘉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不相信,不过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很简单,没什么想法,我就是不想让你和陆言深好过。”

    她气得发抖,可还是忍住了,只是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纪司嘉,你真是让我恶心!”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她抬腿离开,纪司嘉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字条,勾唇笑了一下。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为什么最后才发现,他爱的是林惜。

    林惜几乎是跑出那个地方的,站在路边,来往的车辆呼啸而过,她后悔来这一趟了。

    纪司嘉这个人真的是太恶心了,自己在监狱里面过不好,也不让别人在外面过得好。

    不管这件事情和陆言深有没有关系,对于林惜来说,它已经是一根刺了,刺进血肉里面,很难再拔出来。

    她已经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将林景的事故忽略,那不断蓬勃滋长的好奇心,已经开始将她淹没了。

    这十月中的天气不算冷,可是她走在太阳底下,却觉得整个人都是手冷脚冷的。

    有辆没有载客的计程车经过,林惜抬手一招,司机问她去哪儿,她下意识就报了达思。

    车子停在达思跟前,林惜看着眼前恢弘的建筑,慢慢才恢复意志。

    丁源刚从车上下来,看到林惜不禁怔了一下:“林小姐,你怎么过来了,找陆总吗?”

    丁源的话让她彻底清醒过来,林惜笑了一下,“他在上面吗?”

    “刚开完会,林小姐可以上去等一下陆总。”

    林惜点了点头,跟着丁源进了电梯。

    今天的林惜有些奇怪,丁源看着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人,到底还是没有问什么。

    “叮”的一下,电梯门应声而开,林惜抬腿走出去,看着跟前的办公室大门,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

    可是她人已经到了这儿了,就这样退回去的话,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

    她干脆跟着丁源走过去,等着丁源敲门通告完,自己才抬腿进去。

    她走进去的时候,陆言深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电话,视线却是一直落在她的身上,直到她走到他的办公桌前,他伸手拉了拉她的手,轻轻的捏了捏,视线落在一旁的沙发上。

    林惜明白他的意思,起身过去过去那边坐着等着。

    陆言深在谈判的时候向来都是寸步不让的,他话不多,却每一句话都逼得对方节节后退。

    虽然不知道这通电话在谈什么,但是林惜听着陆言深强硬的回答,也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人估计是要疯了。

    这通电话有点久,结束已经是五分钟后的事情了。

    陆言深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放,起身走过来。

    她仰着头,迎着他的视线倒是没有退缩。

    “有事?”

    他坐在她的身边,抬手就将人抱到自己的腿上,然后捉起她的手在揉捏。

    陆言深以前就是这样了,很喜欢将她抱在腿上,然后捉着她的手在玩。

    她没说话,回头抬手抱着他:“想你了算不算事?”

    他捏着她的手紧了一下:“昨晚跟你说的话没听进去?”

    林惜愣了愣,有些茫然:“什么事?”

    她昨晚迷迷糊糊的,知道她是在自己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但是没听清楚,也没听进去啊。

    脸上吃痛,陆言深冷哼了一声:“晚上有个宴会,你要是有空,先去店里面上妆,我六点接你去吃饭。”

    陆言深捏人是用了力气的,她有些吃痛,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伸手想要捏他的,被他一个眼神过来,林惜手顿了顿,然后换个方向勾在他的脖子上,拉着自己往上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然后跳开走到一旁,低头看着他:“陆总你这是有家暴倾向。”

    他看着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目光突然柔顺了下来:“乖。”

    林惜被他看得心头发软,轻轻的一个字,跟个热气球一样,带着她都快飘了起来。

    她知道陆言深应该是还有事情做,所以也没再说什么,让丁源载着自己去化妆。

    礼服是陆言深早就挑好的,黑色半身抹胸裙,裙子并不是一身的黑色,规则地点缀了好几株的白色玫瑰刺绣,典雅又不失活力。

    陆言深说六点过来接她,就是六点过来。

    两个人先去吃了点东西再过去酒店那边,七点的酒宴,两个人晚了五分钟到场,可是谁敢说些什么。

    这种商业酒宴,大多数都是谈事情的。

    林惜跟在陆言深的身边,一般都是负责笑的。

    只是消失了四年的人突然冒出来,又一次站在陆言深的身边,免不了是让人讨论的。

    林惜听着,就当是听他们在说笑话。

    “言深。”

    是童嘉琳,她今天穿了一身酒红色的露背修身曳地长裙,前面是深V领,一双高岭挤出道深沟,十分的惹眼。

    林惜看了一眼,侧头看了一眼陆言深。

    每一次她的礼服都是陆言深挑的,别说深V了,就算是露背的都没有。

    童嘉琳显然是来找陆言深的,林惜手微微动了动,却被陆言深拉紧:“你想吃东西?”

    跟没看到眼前的人一样,低头看了她一眼。

    林惜看到他眼底里面的笑意,忍不住掐了他一下:“我想喝东西。”

    “我陪你过去。”

    说着,他牵着她就过去。

    “陆言深你站住!”

    童嘉琳被忽略,本来就是压着一把火进来的,现在根本就压不住了,伸手直接就拉着人,可是没拉到陆言深,拉住了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