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2 回去给我看看你多娇气

    她手上的指甲长,林惜的白晃晃的手臂被她这么一捉,一道红色的抓痕就出来了。

    陆言深的反应是最快的,伸手一把将人拉到自己的怀里面,看着童嘉琳的眼神已经冷若冰霜:“童嘉琳,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对上陆言深的眼眸的时候童嘉琳就害怕了,可是她不甘心呐,她什么都没有干,她连质问都没有问出口,他凭什么就这样子对她?

    这么想着,她强迫着自己对上陆言深的双眸:“陆言深,请你搞清楚,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未来的妻子!”

    林惜也不知道这个童嘉琳是不是故意的,她手上的捉痕说疼不算很疼,可是她的皮肤白,皮也薄,就这么捉了一下,已经见血了。

    “叶小姐。”

    有人递了纸巾过来,林惜伸手接过:“谢谢。”

    她将手臂上的伤口上的血迹擦掉,就听到童嘉琳的厉声质问。

    刚才陆言深话里面已经是忍着怒气了,可是这童嘉琳偏僻爱还要上撞。

    林惜不禁抬头看过去,童嘉琳也正好看着她。

    童嘉琳挺着脖子,看着她一脸的冷意:“林小姐,你就算是二十岁就坐了牢,可是你十八岁之前总接受过教育吧?什么叫廉耻你不知道吗?你这样勾引别人的未婚夫,你就这么的不要脸吗?”

    她今天会来,也是存了心思让林惜难堪的。

    三言两语就将她林惜不堪的过去全部指出来了,林惜收了收手,抬手拉了拉陆言深,自己往前走了一步:“童小姐,那么你的廉耻在哪里?陆总难道没有跟你说过,他不会跟你结婚了吗?还是说,你的廉耻就是死拽着别人的男人不放手吗?”

    如果是十年前,或许童嘉琳现在分分钟能够将她手撕,可是现在不一样,她坐过牢,出来的时候差点儿被林璐害得没命。

    她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哪里还像以前那样,被人骂几句就只会回家找林景。

    陆言深护着她她开心,可是她也不能总站在陆言深的身后,什么风雨都是他一个人挡走了。

    这是女人之间的战争,陆言深既然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表态了,她就不应该让陆言深这个男人拉着脸去争。

    童嘉琳被林惜一语就点中了心事,气得脸色都是白的,视线落在陆言深的身上,可是那个男人却连眼尾都不扫她一下。

    林惜一句话就把自己“小三”的地位扶正了,她又不是真的泼妇,一两句的回话是为了辩驳,再吵下去,也只会让别人看笑话。

    见童嘉琳气得脸都白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陆言深,伸手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我受伤了,陆总。”

    说这话的时候,明明语气是委屈的,可是眼底却是染了笑,哪里有刚才对付童嘉琳时的冷硬。

    陆言深伸手摸了摸,声音也和刚才全然不同,软的:“先去消毒。”

    说着,牵着她就往楼上的休息间走。

    主办方早就已经听到动静了,只是童家不好惹,陆言深更加不好惹,两边都惹不得,最后只能够静观其变,打算在事情没有到最坏之前保持沉默。

    所以陆言深一说消毒,立刻就有人安排休息间了。

    童嘉琳这一番闹腾,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她将林惜说成是她和陆言深之间的插足者,谁不知道前不久前她和陆言深之间的婚讯。

    然而林惜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就指出了陆言深根本就不会娶她的事实。

    两个人的婚事不成的消息还没有人知道,童嘉琳废了不少的心思才把消息封锁住。

    当初她私自对媒体说和陆言深在下一年五月结婚的事情已经引得陆言深发了一次火了,原本以为将陆博文请过来A市,事情能够有回转的余地,却没有想到,陆言深已经变了。

    她从前一直笃定陆言深会娶她的,不为什么,因为童家就只剩下她一个了,而童家虽然比不上陆家,可是陆家需要童家。

    陆家的事情向来都是陆博文做主的,陆言深虽然也有魄力,可是他的一切,还不是陆家给他的。

    童嘉琳想着这一点,一直以为陆博文能够压得住陆言深,却没有想到,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是她们可以掌控的了。

    她开始心慌,原本以为可以慢慢对付林惜的,然而现在,她连从哪里下手都不知道。

    “童小姐。”

    听到邓瑞生的声音,童嘉琳脸色僵了一下,回头看着他,讽刺地笑了一下:“邓先生想落井下石?”

    邓瑞生耸了耸肩,低头抿了一口酒,没说什么。

    看着邓瑞生,童嘉琳越发的觉得耻辱:“邓瑞生,我不会输的,我没有输!”

    邓瑞生也冷笑:“是,你没有输,但是你也赢不了。”

    三年前如果说陆言深只是护着林惜,现在简直就是把林惜捧在手心,谁敢碰一下?

    也就童嘉琳还没有看清楚事实,以为自己能争得过。

    房间里。

    林惜忍不住抽了口气:“疼——”

    她抬头看着动手给自己抹消毒水的男人,忍不住眨了眨眼,泪水汪汪的,真是楚楚可怜。

    就那么一道捉痕,能有多疼,无非就是卖惨而已。

    偏偏陆总就是吃这一套:“我们待会就走。”

    林惜其实也就是想卖个乖,听到他的话,不禁一怔:“我们这才刚来没几分钟啊!”

    他把棉签一扔,将人捞到怀里面,手捏着她被捉上的左手手臂看着:“你不是说疼吗?”

    林惜长得白,童嘉琳那捉痕其实不算深,可是在她那手臂上,十分的惹眼。

    陆言深看着,眼色越发地深了下来,这童嘉琳动不得,却还是能给她些苦头吃的。

    林惜心口颤了一下,仰头看着他低头的侧脸,心中一动,忍不住亲了一下:“陆总,哪有人这么娇气,我骗你的你也信。”

    话是这么说,眼底的得意却是十分的明显。

    他低头直接扣住她的唇,吻了几下,才松开:“别撩我。”

    林惜被他看得心头一颤,有些心虚,连忙正了正脸色:“陆总,外面一堆人等着见你呢。”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下:“回去给我看看你多娇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