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3 林惜,现在坦白还能饶你

    两个人再出现的时候,童嘉琳已经不见了。

    经过刚才那么一遭,原本看林惜不顺眼的人也没有敢明目张胆说出来的。

    陆言深谈的都是公事,林惜好歹也是学过这方面的,多少还是听得懂,可是她不喜欢这些,所以强撑了半个小时之后,忍不住拉了陆言深的衣角。

    正在跟人交谈的陆言深直接侧头就看着她:“不舒服?”

    林惜原本是想着做个小动作告诉陆言深,自己一个人去找些吃的喝的,哪里想到他会直接就转头看着自己。

    跟陆言深交谈这方总也看着她:“林小姐怕是无聊了,是方某打扰了。”

    林惜觉得脸皮有些烫,挣了挣,把自己的手从陆言深的手里面抽了出来:“方总客气了,我只是有点饿,你们继续聊,我过去吃点东西。”

    说着,连忙转身走到餐饮区。

    这种宴会,吃的东西做得精致,只是一般都没有人吃的。

    林惜端了盘子夹了几样吃的,然后挑了个人少的位置,自己慢慢地吃着东西。

    “林小姐。”

    听到有人叫自己,林惜眉头皱了一下,抬头落在跟前的男人身上,有些疑惑:“这位先生在叫我?”

    对方点了点头:“是纪总让我找你的。”

    听到他的话,她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往后退了一步:“你找错人了,我不知道什么纪总。”

    说完,她下意识转身就走。

    可是对方根本就算计好的,这个地方是角落,没人留意到这里,就算有,他站在林惜的跟前,将林惜完全挡住了,外面的人看过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惜捏着碟子的手紧了紧:“让开!”

    对方没有说话,低头拿了一样东西塞到她的手上:“林小姐,这是纪总让我给你的。他说,最好不要让陆总知道。”

    林惜手一松,那东西掉在地上。

    男人的脸色一变,那是个铜质的U盘,男人连忙弯下腰去捡,林惜趁机抬腿离开。

    “林小姐!”

    然而没走两步,男人一把捉住她,这一次,直接就往她的手上塞,塞完人就走了。

    “怎么回事?”

    陆言深已经走过来了,那U盘在手上就好像一根针而已,创伤的面积不大,却扎得她发疼。

    她不知道陆言深刚才有没有看到那个男人往自己手上塞的U盘,她也知道这手上的U盘是什么。

    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纪司嘉居然会直接就让人把东西带给她了。

    她当初没有拿那一个号码,是因为她不想去知道。

    说她自欺欺人也好,说她胆小怯弱也好,她确实不想知道。

    从她听到了事情和陆言深有关开始,她就不想去了解。

    十多年前的事情,她那时候才十八岁,可是陆言深已经二十多了,很多事情,他可以去做了。

    林景已经离开了,他走之前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去追究这些事情。

    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靠就只有陆言深这个男人了,她想自私一点,不去碰那些事情。

    可是有时候根本就由不得她去不去碰,纪司嘉直接就让人把事情捧到她的手上了。

    林惜收紧了手,抬手牵过他的手:“没什么,他认错人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她抬头看着他,眼底里面的神色有些暗。

    陆言深看了她一会儿,半响后才点头:“好。”

    林惜手上还拿着那U盘,她穿着裙子,没有口袋,一上车,趁着陆言深绕过去另外一侧,她连忙把U盘放到小包包里面去。

    做完这一切,陆言深刚好上了车,抬手习惯性地捉过她的左手——她刚才拿着U盘的手。

    她的手心有点汗,是刚才拿着那个U盘紧张渗出来的。

    “你热?”

    里面虽然没有开空调,可是林惜今天这一身打扮,怎么也不该会热啊。

    她摇了摇头,侧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陆总,你下次还是不要把我带出来了。”

    陆言深眼眸微微一沉,捏着她的手微微一重:“为什么?”

    林惜抬着头,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眸里面:“你太帅了,那些女人看着你,我吃醋。”

    一本正经。

    陆言深抬手就将人抱到了身上,低头在她的锁骨上咬了一下:“林惜。”

    她今天穿的是抹胸裙,精致好看的锁骨露出来,细细的银链在她的脖子上悬着,衬得她两边的锁骨好像振翅欲飞的蝴蝶一样,栩栩如生。

    陆言深在上面亲了又亲,声音也是沉的,好半响,他才抬头直直看着她:“谁惹你?”

    林惜突然就笑了:“陆总,你这是在我身上装了摄像头吗?”

    他冷哼了一声,“那些人说什么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林惜这张嘴虽然老是跟抹了蜜一样,说话总是熨帖又好听,还特别喜欢对着他说情话。

    可是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陆言深知道是她碰上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林惜撇了撇嘴:“说我我倒是不想管,可是都在说你啊。”

    他低头看着她,突然笑了:“说我什么?”

    林惜被他看得脸颊有些热,想到那些人的话,她挑了一两句:“说你肤浅,就只会看脸不看内涵。”

    “内涵?”

    他的手往上移了移,落在她的胸前,意有所指:“你没有吗?”

    林惜拉了拉他的手:“陆总,注意一下场合。”

    这是在车里啊,前面还有个司机呢!

    陆言深倒是任由她把手拉开,没有再动,冷嗤了一声:“林惜,现在坦白还能饶你。”

    他低头看着她,一双眼眸是冷的。

    林惜很就没有见他这样看过自己了,心下惊了惊,捉着他的手下意识地紧了一下。

    他捉到她的小动作,顺着她的力气加大了捏着她手的动作:“还不说?”

    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此时陆言深看着她只有一脸的冷意。

    林惜知道,自己是瞒不过去了。

    她低了低头,刚想把东西交出来,车子突然之间“嘭”的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陆言深已经护着她往一旁压了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