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4 陆言深,我心疼

    “嘭——”

    又是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林惜就算是反应再迟钝,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头顶上是陆言深阴沉的声音:“老张?!”

    “陆总,那辆车跟了我们一路了!”

    陆言深起了身,林惜得了空,正想问他怎么样,车子突然之间狠狠地甩了一下。

    林惜在他身上,惯性让她整个人往那车门甩过去。

    只是人没有撞上去,就听到陆言深的闷哼声。

    陆言深整个手臂挡在了她的身侧,当肉盾直接就撞在了车门上。

    车子加速开了起来,林惜捉着陆言深的手不断地收紧。

    她就算是经历了再多的事情,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啊。

    幸好,撞他们的车子没有跟上来。

    陆言深低头看了一眼怀里面的林惜,月色从外面照进来,打在她的脸上,凉凉的月色映得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他眉头一紧,低头亲了她一下:“林惜?”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林惜才回过神来,捉着他的手却还是紧的:“刚才怎么了?”

    “没什么,一群喝醉的人乱开车。”

    他说得寡淡,只是眼眸里面的阴戾甚是吓人,只是林惜看不到,他也不会让她看到。

    林惜点了点头,这时候才完全回过神来,想到刚才陆言深帮她挡了两下:“你有没有事?”

    “没事。”

    他的手撞在车门上挡住了林惜,哪里会没事,只是林惜显然是被吓到了,他自然不可能说自己有事的。

    林惜刚才是被吓到了,现在冷静下来,哪里会相信他的话,但是现在是在车里面,她也不好做些什么,没说话,只是抱着他的腰在他的胸口上靠着。

    被这么一闹,两个人都忘了那U盘的事情。

    回到公寓里面,刚开灯,林惜就把陆言深拉到沙发上,没说话,直接拉着他的衣服就脱。

    陆言深坐在那儿,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他向来都不是那种做了什么都不说的男人,更多的时候,他做了什么,都会让林惜知道。

    他玩不来什么默默深情,他爱她,所以直接就说了。曾经护着她宠着她,为她报仇为她出气,没有一件事情不是带着她旁观让她知道的。

    如今她要看自己的伤口,他自然不会阻止。

    屋里面的灯光比车厢里面的月色亮很多,林惜一把将衬衫拉下来,那手臂一大块的青紫色就这样直直地映入眼帘。

    明明没有鲜血淋漓,也算不上多重的伤,可是想到他刚才两次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护在怀里面,就忍不住眼眶发热。

    指腹轻轻地在上面摁了一下,她才抬头看着他:“我帮你抹点药酒。”

    听到她说抹药酒,陆言深眉头皱了一下,可林惜已经起身了。

    家里面的医药箱还是前两天林惜发现那些药都还是自己以前备下的,这么多年,早就过去了,她就去医院又重新买了一批回来,其中就有一瓶铁打的药酒。

    “你要给我抹这东西?”

    药酒的味道浓,她刚打开盖子,那刺鼻的味道就传来。

    陆言深这个人向来就挑剔,洁癖不说,还受不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味道。他当初被人阴了,之所以会动林惜,很大一部分原因还归功于林惜身上没有刺鼻的香水味。

    那时候林惜刚从监狱里面出来,身上是很淡的香皂味,不靠近的时候闻不到。

    而现在,她身上是和自己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陆言深一想到自己身上要沾上那要酒味脸顿时就黑了。

    林惜看着他,顿时就觉得好笑,低头在那薄唇上轻轻按了一个吻:“陆总乖,这样好得快一点。”

    “林惜!”

    “陆总你别动啊,要是洒到别的地方去,那你真的就是浑身都是这个味道了。”

    听到她话,原本还打算挣扎的陆言深黑着脸坐在那儿。

    林惜早猜到他不喜欢这药酒的味道,所以很有先见之明地双腿分坐在他的腿上,防止他大动作的抗拒。

    抹之前,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陆总,委屈你忍着点了,我得揉揉才有用。”

    她说着,把手心的一滩药酒抹了在他的手臂上,然后用指腹一下下地按压着。

    手臂上的疼痛一点点地传来,那刺鼻的药酒味满屋子都是,陆言深认命的往后一靠,完全不管林惜了。

    要知道,从前陆言深磕碰淤肿,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用上药酒的。

    按压这工作也不好做,结束的时候,林惜手都累得有些抖。

    她手上全都是那药酒味,她不至于想陆言深那么排斥,但也不喜欢,完了之后连忙去洗手。

    洗完出来她才想起一件事情:“陆总,你好像没有洗澡。”

    陆言深睁开眼看着她:“你别指望再把这东西往我身上抹第二次。”

    林惜讪讪地笑了一下,没有接话,“我去洗澡了。”

    闹了这么一通,洗完澡时间已经不早了。

    林惜其实有些困,但还是强撑着等陆言深出来。

    陆言深这一次洗澡难得久,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昏昏欲睡了,好不容易看到人出来,她连忙走过去,勾着他脖子直接挂在了他的身上,抵着他的额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陆总,你怎么这么香?”

    她想什么,陆总能不知道。

    伸手拉了她一把:“你别想。”

    “再来一次嘛,你刚才都洗掉了,而且你闻闻,身上味道不是没了吗?你今晚睡一晚,明天起来就淡很多了。而且这味道——唔!”

    实在受不了,陆言深直接将人压在了床上,低头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唇。

    他的吻有些狠,冲进她的唇腔里面横扫千军的同时手隔着睡衣直接就捏着她胸口的绵绵小山峰。

    林惜一下子就软了,可是意识还有几分清明,记着抹药酒的事情,挣扎着开口:“陆总,我们先抹——嗯!”

    他狠狠地吸了一下,“再提药酒你今晚就死定了。”

    身上的衣服被他轻易就全部脱了下来,林惜抬手抱着他,一条腿被他勾着,眯着眼感受着他一点点地挺进。

    见她没有不适,陆言深直接就大开大合起来。

    陆总这一次是存了心思教训她,不管后面她怎么求饶,他就是不松动。

    最后一次,他压在她的身上,那越发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耳边,她觉得自己整颗心都是被他包着的。

    “陆言深,我心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