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5 平时倒不见你这么积极

    她话音刚落,陆言深的动作越发的快:“明天早上再擦。”

    她抱紧他,哼了一声,当是应了。

    其实她现在也没什么力气给他擦药酒了。

    昨天晚上陆言深为了给她教训,愣是从床上到浴室又回到了床上。姿势换了一个又一个,到了最后她实在是没力气了,闭着眼睛被他扣着,浑身都是软的,一句句地求饶,才让他放过。

    闹得厉害的下场就是,刚睁开眼,还没有翻身,就只是动了动,林惜都觉得浑身上下都是酸的。

    特别是两条腿,就好像许久没压筋,猛的压了一个一字马一样,酸得她一动就差点儿以为自己的韧带给伤了。

    “李森?查查他最近跟什么人接触。”

    男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林惜怔了一下,原本以为陆言深已经去公司了,倒是没想到这会儿人还在。

    她挪下床,晃了两下,等适应了腿上的不适之后连忙走到小厅。

    阳光就在那落地窗的外面打进来,陆言深背对着她接着电话,那低沉的男声性感地勾着她的心弦。

    她刚才激动了一点,鞋子都没穿就直接下了床。

    林惜可以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声,一步步走到陆言深的身后,伸手直接从他的腰上抱了过去。

    手刚扣上去,就被男人的打手直接盖住了。

    陆言深没动,只是按着她的手,细细地摁了一下。

    “昨天晚上的那几个人找出来,先关着,别动,嗯。”

    他又说了一句,林惜听出来,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自然是知道陆言深在A市树敌不少,毕竟像他这样的商人,虽然有钱有地位,但是敌人也不少。

    但是像昨天晚上那样,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就派人开车去撞他们的,林惜倒是第一次碰到。

    正想着,陆言深已经挂了电话了,刚一转身,就看到林惜白皙的一双腿踩在地上。

    他脸色一冷,将手机往身后的沙发上一扔,回头直接就将人抱了起来。

    “啊——陆总,你大早上——”

    林惜猝不及防,刚想说他大早上就这样吓人,视线落在他的脸上,话就这么堵住了。

    陆言深把她抱回床上,毫不客气直接就把人往床上一扔,然后自己才坐过去,捉了一把她的脚:“下次再让我看到赤着脚试试。”

    他说得不紧不慢,可是那捏在她脚上力度却让林惜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脚一缩:“我知道了。”

    她也就是见这个时候了,他人还在,有点开心,而且房间里面铺了地毯,她也没觉得多冷。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才站起来:“洗脸刷牙,早餐快凉了。”

    林惜点了点头,找到拖鞋穿上才去洗漱的。

    吃东西陆言深向来都不怎么说话的,林惜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吃得快。

    喝了最后一口牛奶,她抽过纸巾一边擦着嘴角一边问着:“陆总,昨晚——”

    他刚才打电话没有避着她,显然这件事情也没打算瞒着她。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手点了点头,有点痒,想抽烟,视线落在林惜身上,最后还是没有动:“还记得李森吗?”

    林惜点头:“记得。”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林璐当初不就是攀上了李森才将她摆了一道吗?

    “丁源查到是他的人。”

    他虽然没把话说完,但是林惜多少是明白的,这么明显就查到是李森的人,显然这其中一定有点什么。

    而且昨晚也太奇怪了,看着想要命的,可是最后紧要关头,那车却不跟了。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们的车被撞了两次。

    她虽然被陆言深护着,也能够感觉到那撞击有多激烈。

    陆言深树敌不少,可是私底下玩阴不奇怪,可是这么直接的,虽然说李森一直都把陆言深当成头号敌人,可是李森也不是傻的,更何况这两年有关陆言深和陆家关系的一些传闻,李森哪里敢这么直接就动陆言深。

    林惜想不通,也不想了,她现在想起来陆言深手臂的事情。

    收了思绪,她抬眼看过去,陆言深眉头微微一动,站起身:“中午我约了李森,你陪我。”

    说着,他抬腿走到沙发,将桌面上的笔记本打开。

    林惜挑了一下眉,转身进去房间把昨晚的药酒拿出来,才走到沙发上,坐到他的身边:“陆总,你昨晚说的什么,没忘吧?”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淡淡:“我昨晚说了什么?”

    她不说话,直接就把药酒晃出来:“你说今天擦药酒的。”

    陆言深脸色沉了一下:“林惜,你是不是——”

    他话没说完,她抬头直接就亲了上来,半响才退开,仰头看着他,“最后一次。”

    眼底有祈求、有心疼,一双杏眸水汪汪的,可怜兮兮的。

    他想起她昨晚抱着他说的那句话,脸色还是青的,却把手上的笔记本放在了一旁:“十分钟。”

    林惜勾唇笑了一下,伸手解他的衣扣。

    “平时倒不见你这么积极。”

    她的手抖了抖,假装听不懂,把最后一个扣子解下来。

    可能是因为她昨晚帮他擦了药酒,手臂上的淤肿淡了一点,但是白天里面看,还是十分的触目惊心。

    陆言深常年锻炼,手上的肌肉硬得很,林惜其实按得十分的痛苦,而且他就只给了她十分钟,她也不敢慢一点。

    等最后她终于擦完,整只手已经酸得不行了。

    陆言深看了她摔着手,突然就笑了,伸手将人捞到怀里面,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伸手拉着她没沾药酒的手往下:“这里也肿了,你要不要揉揉?”

    林惜一碰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她连忙抽回自己的手,脸发烫得厉害,怕陆言深兽性大发,人先挪到一边,才举着手上的药酒瓶:“陆总要是能受得住这药酒的话,我可以帮你揉揉。”

    陆言深脸顿时就青了,这个女人是要他举不起来吧?

    见他吃瘪,林惜挑了一下眉,把药酒放好,去洗手。

    大早上的就被林惜弄得一身都是药酒味,陆言深却难得的心情不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