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7 思考怎么面对他

    见他脸色严肃,林惜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没有使小性子:“我知道了。” “吃饱了没有?”

    他脸色松了下来,伸手碰了碰菜盆,抬手按了服务铃。

    林惜没反应过来,服务员就进来了,陆言深直接就开口:“把菜重新上一次。”

    她惊了一下,“不用了,就这样——”

    “凉了。”

    他不容置喙,林惜只好松了手。

    很快,刚才点过的菜式又一次端了上来。

    吃了饭,陆言深让丁源送林惜回去。

    林惜上次想去万伦没去成,跟陆言深分别之后,她让司机送自己去了一趟万伦。

    陆言深松了口先跟万伦合作,星港那边自然不会为难,这段时间万伦倒是蒸蒸日上。

    罗荣生和王子立这段时间忙得很,林惜过去,三个人都没有碰到头。

    她也不好打扰他们,就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昨晚没睡好,林惜打算补眠的,而且这样不冷不热的天气睡觉最舒服了。

    看到被她扔在沙发上的小包包,林惜才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一个U盘。

    她连忙伸手将包包拿过,从里面翻出昨天晚上的U盘,神色有些复杂。

    自从那一天见过纪司嘉之后,她对林景的事情就有一个大概的心理准备了,而这U盘里面是什么,她也多少也猜到。

    昨天晚上她差点儿就把这个U盘交给陆言深了,如果不是李森的人横冲出来打乱了的话。

    可是阴差阳错,她还没有来得及拿出来,而陆言深显然也是把这件事情忘了。

    看着手上的U盘,林惜百感交集。

    私心里,她不想现在和陆言深之间横插些什么进来,可是理智上,她又很想把事情都弄清楚,就算不做点什么,起码能知道林景到底是为什么出事的。

    犹豫了将近一个小时,她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忽略这个已经到手上的U盘,进书房开了电脑,将U盘插了进去。

    不得不说,纪司嘉确实是很懂她,明知道她是乌龟性格,在一些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上喜欢逃避。

    但又知道她的好奇心重,所以千方百计让人把这个U盘放到她的手上。

    U盘里面就只有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面有好几个视频。

    林惜点开了其中一个,是在医院里面的,画面里的场景越发的熟悉,直到看到了林景的病房,她才意识到什么。

    林景出事的那几天,她要守在医院里面,但是林景不允许,她只能够在晚上的时候才能够在病房里面守着他。

    这是白天的视频,林惜自然不可能会在。

    很快,陆言深就出现在画面里了。

    她看到陆言深进了病房,监控只到这里,病房里面是没有监控的。

    他很快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二十多岁的陆言深和现在的陆言深并没有什么不同,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还有一双看谁都是冷的眼眸。

    林惜又打开了其他的视频,都是陆言深出现在林景身边的事情。

    其中一个,就是林景车祸之后,陆言深开车带人到现场,把现场清理了一边。

    看完里面的五个视频,林惜手脚都是冷的。

    其实这些视频不算是直接指着陆言深就是林景出事的罪魁祸首,可是每一个视频,陆言深都出现了,也只有他出现了。

    林惜真的不想去胡思乱想,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没有看这些视频的时候,她倒是觉得没什么,尽管心底隐隐约约知道这件事情是和陆言深有关系的。

    可是看完视频之后,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正走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吓了一跳,看到是陆言深的电话,看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按了接听键:“陆总?”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轻快一点,但脸上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林惜有些庆幸陆言深看不到这些,不然他一眼就看出来她的不对劲了。

    “刚睡醒?”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也就只有刚睡醒的才会这样子。

    林惜将错就错:“嗯,怎么了?”

    “我晚上有个饭局,你不用等我。”

    “我知道了。”

    陆言深晚上有饭局,她松了口气,她需要时间去思考怎么面对他。

    陆言深不喜欢聊电话,平时也不怎么说话,几句话表达完自己的想法就挂了。

    林惜坐了好一会儿才把U盘拔了出来,又把电脑关了,才起身走出书房。

    陆言深特意打电话回来交代晚上有饭局,林惜就知道他今天晚上回来不会早的了。

    她一个人吃东西随便就好,煮了个面下了几个饺子就当是一顿饭了。

    吃完饭慢腾腾地弄了很久,也才八点多。

    她没事干,开了电视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

    电视剧冗长拖沓,林惜看不进去,躺着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陆言深今天喝得有些多,一向喜怒不露的人,这会儿脸上的表情也有几分难受。

    他没让丁源送上来,大概是想到上一次推开门,看到林惜在沙发上睡着等着自己的情景。

    想到林惜,不禁勾了一下唇。

    倒是个会招惹人的,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到人的心坎里面去,他活了这么多年了,算是栽到她的手上去了。

    开了门,电视的声音很明显,陆言深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抬腿走进去,林惜躺在沙发上,就好像是四年前那一个晚上。

    他站在玄关处看着她,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他曾经以为他离得开她的,后来她四年没有回来,他每次来这里想得很多都是她抱着自己笑的情景。

    其实他也是个孤独的人,生母被生父囚禁,生父只当他是一颗棋子。

    外人看着他翻手云覆手雨,却也因为这个,没几个人会真心待他的。

    林惜不一样,开始的时候是他强迫她的,后来却也是她真心实意地喜欢上他的。

    想到这些,陆言深抬腿走了过去,坐在沙发上,把手上的外套往另外一边上的沙发上一扔,解了领口的两颗纽扣,然后整个人对着林惜就压了下去。

    林惜睡得熟,猛然被人一压,惊了一下:“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