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8 陆总,你怎么这么帅

    “是我。”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林惜才松了口气,只是他整个人压下来,就好像是一堵墙一样,她有些喘不过气,忍不住抬手推了推他:“陆总?”

    他没动,整个人还是压在她的身上。

    林惜刚刚睡醒,本来还有些迷糊的,现在闻到陆言深身上的味道,眉头微微一皱:“你喝酒了?”

    他轻轻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反驳:“嗯。”

    林惜有些哭笑不得:“你该不是醉了吧?”

    “没有。”

    他没有醉,他酒量还不至于这么浅,就是想抱抱她。

    陆言深身上的酒气很重,林惜忍不住推着他:“你让我起来,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嗯。”

    应是这么应着的,人却没有动。

    林惜倒是没想到,陆言深这个杀伐果断的男人,酒喝多了,是这么黏人的。

    这A市十月多的夜晚不算冷,他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张毛毯,裹在她的身上,她整个人都是他的体温。

    那呼吸落在她的侧脸,林惜只觉得自己整张脸都是痒的,没一会儿,整颗心都是痒的。

    她没再推他,等了半响,以为他睡着了,又忍不住开口:“陆总?”

    他突然动了一下,单身撑着自己,微微悬在她的上方,一双黑眸里面浩瀚如星海,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林惜怔了一下,陆言深低头就吻了下去。

    满嘴的酒味,她哼了一声,轻轻咬了咬他舌头:“你醉了,陆总。”

    他看着她,也不恼,笑意从眼底渲染开来,跟午夜绽放的昙花一样:“林惜。”

    那声音低沉喑哑,坠着似海的深情,是这个世界上什么乐器都比不过的动听。

    他叫了她一身,拉着沙发坐了起来,手摊开靠在沙发上,微微闭着眼:“我醉了,给我煮醒酒汤。”

    林惜有些哭笑不得,几分钟前还在说自己没醉的人,现在倒是大大咧咧地承认了。

    她应了一声,从沙发上下来。

    电视上播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香港老电影,枪战声“砰砰砰”的,她拿过遥控器把电视关了,看了陆言深一眼,才去厨房给他冲醒酒汤。

    早之前她就弄了一罐,现在调好用热水冲开就好了,连火都不用开就好了。

    陆言深有洁癖,一身的酒气,喝了醒酒汤,自己就起身去洗漱了。

    林惜睡了两个多小时,这时候倒是不困。

    陆总一整天都在外面,晚上喝的酒又多,撑着一路上没有醉,回来整个人松下来,洗完澡出来靠在床头眯着眼假寐,却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林惜原本还想问问他李森的事情,回头发现他闭着眼睛靠在床上,整个人气息平和,显然是睡着了。

    一头短发还沾着水,虽然说他头发短,很容易就干了,可是这时候压着湿头发睡,以后年纪大了,总归是会难受的。

    陆言深显然也是累了,林惜拿着毛巾帮他擦着头发都没见他动一下。

    男人的头发本来就短,两条毛巾之后他头发就干得七七八八了。

    林惜拉了他一下,他人动了一下,没有睁开眼,却是伸手将她拽着到自己的怀里面,自己动了动,侧着身躺下,摁着他哼了一声:“睡觉。”

    声音沉得很,显然是还没有完全醒过来。

    林惜仰头看着他,眼睛紧闭着,头顶上暗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削减了不少平日的冷硬。

    她想起刚才他叫自己的那一下,忍不住抬头亲了他一下,亲完之后自己倒是先笑了。

    陆言深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林惜是被铃声吵醒的,昨晚陆言深回来得晚,睡得也晚,这会儿他还在床上睡着。

    她伸手拿过手机,上面间简单单就只有两个字:丁源。

    林惜皱了一下眉,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身边的人叫醒,肩膀上突然一重,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却是没有睁开眼,只问她:“是谁?”

    “丁源的。”

    她刚说完,他就睁开眼拿过手机,落在她腰上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摸到她的右手,一根根手指地捏着。

    他的力气不大,一下下的,就好像是按摩一样。

    林惜闹不明白他的这个癖好,好像两个人只要在一块,他总是免不了拉着她的手这样捏。

    “嗯,先拒了,过两天再松口。”

    陆言深话不多,都是在听丁源在说。

    两个人靠得近,林惜多少能听到丁源的话,不过也听不清楚,只隐隐约约听到“李总”“下午”这些字眼。

    虽然听得不完全,林惜倒也一听就听出来是在讲谁了。

    见陆言深挂了电话,她抬头看着他:“李森要见你?”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将手机放到一旁,抱着她的头用下巴在她的脸上滚着。

    那一夜之间长出来的胡渣刺头扎在她的脸上有些疼,林惜抬手推了他的脸,他伸手就拉开她的手。

    “陆总——”

    他哼了一声,松了手,却在她的下巴上咬了一口:“李森的事情你别问这么多,对你没什么好处。”

    林惜也哼了一声:“我又不稀罕。”

    说着,她抬手推开他抬腿就下床。

    倒是长脾气了。

    陆言深一起身,伸手就把人从床边拽了回来,低头就吻她,完了压着她的额头深深地看着她:“别闹。”

    林惜刚才确实是来脾气了,她就是问一句,他倒是上纲上线了。

    现在被他这么看着,她觉得自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抬手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薄唇上深深地亲了一口:“陆总,你怎么这么帅。”

    她弯着眼,眼底里面兜着笑意,看得人心底都想开花。

    “油腔滑调。”

    陆总一本正经,嘴角却是忍不住勾了起来。

    她看到他笑,松了手,跳下床:“我去做早餐。”

    美好的一天,得从早晨出发。

    然而林惜这一天并不美好,因为总有人想法设法地给她添堵。

    陆言深十点刚出门去公司不久,她就接到快递电话,说她有一个快递。

    她最近没有买什么,可是对方却说是她的快递,林惜只能下楼去拿快递。

    巴掌大小的一个盒子,林惜拆开,里面就只有一支笔,仔细看了看,才知道是一支录音笔。

    她摁了一下,陆言深的声音从录音笔里面传出来,她站在那儿,整个人都是冷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