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69 我说爱你,就是爱你

    “东西在哪儿?”

    是陆言深的声音,冷冽得如同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我,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林景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完整的一句话说得十分的艰难,显然是在他出事之后。

    “你女儿刚满十八吧?”

    “你,你想,想干什么!”

    “东西给我,我不碰她。”

    “没,没有。”

    “那你等着吧。”

    陆言深的字字威胁,林景虚弱的愤怒,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也不过是几句对话,林惜却如坠冰窟。

    她不是傻的,从一开始纪司嘉的那些录像,再到如今的这一份录音,她知道,陆言深要从林景的手上拿到什么。

    如果说紧紧是那些录像,她还可以安慰自己,或许陆言深只是凑巧出现,或许只是林景生前和陆言深有过合作而已。

    可是她知道,陆言深这样的人,凉薄冷血,单纯的合作关系,怎么会值得他三番两次地往医院里面跑。

    如今这样的一份录音,她足够明白,林景有陆言深想要的东西,而他当初会出事,显然也是因为陆言深得不到想要的。

    那么陆言深所说的,让林景等着。

    等着什么?

    他在录音里面提到了她,所以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陆言深他步步为营吗?

    她觉得自己应该哭的,三十岁的女人,什么都没有,就连是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份爱情,也是充满了期满和阴谋诡计。

    可是她哭不出来,就好像是林景下葬的那一天,她站在那墓碑的跟前,雨不断地下着,她很难受,却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手是凉的,脚是凉的,整个人都是凉的。

    左耳说陆言深昨晚喝醉之后叫她的声音,右耳却是他在录音里面冷漠无情的威胁。

    她只觉得好笑,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陆言深不惜连自己都亲自进来演一场戏。

    可惜他打错算盘了,林景到死,都没有跟她说过任何的事情,更没有给过她任何东西。

    林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坐了多久,只知道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她想起身,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是僵冷的。

    房间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她怔了一下,男人沉稳的脚步声一下下地传来,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录音笔,反应过来,直接塞到了沙发的下面。

    “刚睡醒?”

    他推开门走过来,俯身直接就抱住了她。

    手习惯性地摸着她的手,碰到那指尖的温凉,眉头不禁皱了一下:“不是说过不要在沙发上睡吗?”

    她抬头看着他,手有些发抖,脸色是白的。

    陆言深脸色顿时一沉:“发生了什么?”

    林惜没说话,只是颤着唇就这么看着他,半响,她动手紧紧地搂住了他:“我做了个噩梦。”

    他眉头动了一下,抱着她在一旁坐了下去:“梦而已。”

    “我梦到你跟我说你没爱过我。”

    他在她背上的手一顿,伸手将人拉开,“林惜,你知道你说谎的时候会有小动作吗?”

    她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脸上还是茫然和惊恐:“陆言深,你爱我吗?真的爱我吗?”

    她揪着他的衣领,仰头吻着他,急迫又谨慎。

    陆言深没说话,也没动作,只是低垂着眼眸直直地看着她。

    林惜吻了他半响,见他没动作,她有些挫败地松了手,抬手将自己一点点地圈了起来:“陆言深,我觉得你太不真实了,你突然地闯进我的生命里面,我对你一无所知,不知道你为什么——”

    她话还没有说完,手就被人拽了过去,密匝匝的吻落下来,她一抬头,就对上陆言深有些低沉的眼眸:“不真实?”

    他说着,直接就将她的裤子拽了下来,抬起她一只腿,没有半分的准备,就这么冲了进来。

    林惜吃痛,捉着他手臂的手紧紧地扣着:“疼——”

    “不是说不真实吗?”

    他没有管她,扣着她就往前撞。

    两个人都难受,陆言深心底烧着火,难受也一样动作。

    林惜刚才没哭,这会儿却被他撞得直接就哭了出来了:“你出去,我疼。”

    她脸色白惨惨的,他不知道怎么的就像想起四年前她被人推到水里面发高烧的样子。

    也是这样的,拉着他的手臂可怜兮兮地喊着疼,喊得他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到底还是没舍得,动作一点点地缓了下来,他低头一点点地吻着她:“林惜,我的身后是一片黑暗,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会更加好。”

    她的生命应该是阳光的,那些让她难受的,他会一一帮她拦腰斩断,她应该是笑的,就好像是今天早上勾着他的脖子故意岔开话题说他帅的时候一样。

    他的前半生太糟糕了,那些摆不脱的禁锢,一出生就钉在骨子里面的肮脏。

    他前事难计,后事不知,甚至连此时此刻,都是偷来的。

    前面于他而言就像是一条深渊,他明知道,却又不得不往前走。

    四年前与其说是陆博文逼着他放手,还不如说是他自己逼着自己放手。

    他知道她是自己心头的朱砂,这一辈子都抹不去了。可是他也害怕,有那么一天,他亲手将人拉到了自己的世界里面去,却没有能力将人护好。

    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有多爱她,就有多害怕。

    听到他的话,林惜怔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她冷下去的心又烧了起来。

    他低头看着她,那眼神里面是她从未看到过的炽热,像火把,像太阳,要将她燃烧成为灰烬。

    他狠狠地撞了她一下,林惜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在那越发迷乱的意识中,却又坚持着那么一份清醒。

    可是那些录像、录音……

    “嗯——”

    意识到她分身,陆言深狠狠地冲了一下,她猝不及防,抱着他的手死死地收着。

    “林惜,你应该了解我,我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他说着,又狠狠地撞了一下,林惜咬着牙,意识是混乱的,整个脑子里面只有他贴在自己的耳边吐出来的话:“我说爱你,就是爱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