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0 他就跟着了迷一样

    她心头一颤,随着他最后的猛冲,整个人都是痉挛的。

    林惜还没有从刚才的余韵中回过神来,他已经将她抱了起来,分开腿放在自己的腰侧,摁着她,一双黑眸扣着她就这么又一次进来。

    “嗯——”

    林惜终于受不了,捉着他的手一边哭着一边求饶:“我不行了,陆言深,呜呜——”

    她浑身都是软的,他抱在怀里面,却半下都舍不下。

    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林惜被他抱起来,张嘴就在他的胸前狠狠地咬了一口:“你要弄死我吗?”

    她抬着头,眼角微微挑着,眼底里面本该是愤怒的,却因为刚才那一场酣畅淋漓整个人都是妩媚艳情。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不是说觉得不真实吗?”

    被他的话一噎,林惜干脆不开口了,只是一低头,就刚好看到自己刚才咬得牙齿印有点深,已经开始渗血了。

    她就这么直直地看着,看着看着,眼睛也红了起来。

    林惜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挫败,她一直觉得自己不算是个笨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碰上陆言深,她发现自己就好像成了一个傻子。

    那么显而易见的证据摆在她的跟前,她却还是不想去相信。

    是不是女人都是这么傻的?

    男人的三言两语,就能够轻易地哄骗住了?

    林惜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也没什么精力去想。

    吃的东西是陆言深让人送上来的,林惜被折腾狠了,又累又饿,吃了两碗饭,才觉得自己身上有那么一点的力气。

    她实在是太累了,吃了饭之后走了一圈,没等消食完,人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陆言深刚挂了电话,进去房间看到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她哭过,眼睛有些肿。

    他抬手碰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起身拨了个电话。

    自从陆言深跟林惜和好之后,丁源就没有在晚上九点之后再接到陆言深的电话了。

    现在冷不丁看到陆言深的来电,还没接听,他就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陆总?”

    丁源小心翼翼地问着,拿着手机,明明两个人隔了这么远,却还是不怎么敢呼吸。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到陆言深有些阴沉的声音传来:“给我查查这些天林惜见了什么人。”

    “我知道了,陆总。”

    挂了电话,丁源眉头一皱。

    陆言深也是皱着眉,看着床上睡得正熟的林惜。

    她倒是好,惹了事情,自己倒在床上睡得不知世事。

    他却憋了一股的火,对着她泄不掉,也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烟出来,刚想抽,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最后还是把烟给扔了。

    陆言深靠在床边上,抬手抚了抚额,总觉得林惜是陆博文派过来迷惑他的,不然怎么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就跟着了迷一样,非要听着呢?

    她手抽烟不好,他再烦,都忍住了。

    真是怂。

    林惜一夜无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陆言深没在身边。

    她心头一慌,连忙跳下了床,刚跑没几步,就听到男人冷硬的声音:“我说过什么,林惜?”

    她惊了一下,以为自己昨天没忍住情绪,把陆言深惹怒了,回头看着人,一脸可怜兮兮:“陆总,我以为你走了。”

    她说着,张开手,想抱走过来的陆言深。

    陆言深冷哼一声,一弯腰,直接就将人扛在了肩头上。

    林惜只觉得头一倒,整个人一晃,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人被重重地摔回床上去了。

    腰上一紧,陆言深扣着她将人翻了身,将她的整个人面对床压了下去,抬手直接就对着她的臀挥手打了下去:“我说的都是耳边风?”

    想到昨晚的事情,陆言深心底更火,又打了一下。

    他是真的打,力气大,林惜一开始整个人都懵了。

    她长这么大,小时候没被林景这样打过,却没想到人到三十,被陆言深这么摁着就打。

    她懵了一下,第二下打完之后人才反应过来,抬手捉着陆言深的手直接就咬了下去。

    咬完之后眼睛都是红的:“你,你怎么能,怎么能——”

    她摸着自己的身后被打的地方,又疼,又难为情,半响,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陆言深冷哼一声:“我上次没给你警告?”

    见他脸色发冷,林惜往后挪了挪,却被他一手就搂了回去。

    双肩被他紧紧地扣着,下巴被他抬着,她不得不抬头看着他。

    “长记性没?”

    林惜知道陆言深脾气,见他脸色还沉着,也不敢再说些什么,点了点头。

    陆言深松了手,起身脸色还是冷的:“洗漱吃早餐。”

    林惜还挣扎在纪司嘉和那一支录音笔制造的恐慌中,陆言深突然告诉她要回T市一趟。

    接到陆言深这个消息,林惜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这几天过得很不好,晚上总是在做噩梦,梦到林景问她为什么明明知道他的死是陆言深制造的,她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连续三天晚上了,她在半夜中惊醒,陆言深每天晚上都被她带着醒过来,一天晚上的脸色比一天晚上的脸色冷。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敢看那个男人的眼神了。

    就像他说的,她说谎的时候有小动作,他对她了如指掌,她却对他一无所知,她甚至连他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没有办法确定。

    这种不安和愧疚折磨着她,她还没想到该怎么办,陆言深突然告诉她说,他要回去T市几天。

    林惜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而晚上,她也不再像之前一样,做那样的梦了。

    她一样梦到林景了,却是当年林景临死之前拉着她,让她好好的照顾自己。

    林惜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完全亮了。

    一整晚了,整个脑子里面全都是林景说的:“惜惜,好好照顾自己。”

    她侧头看了一下外面的天空,今天的天气不错,林惜突然之间就明白林景的话了。

    陆言深对她有所图谋,而她在他跟前,不过是蝼蚁,轻易就能捏死了。

    她就算是为了林景报仇,也是以卵击石,而一旦他得到他想要的,她就是一颗无用的棋子。

    不!

    她不是棋子,她不想被摆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