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1 把人捉回来

    陆言深过去T市了,林惜只觉得上天在暗示什么。

    这几天她都在揣测不安中度过,她试过去试探陆言深,可是陆言深太聪明了,她的那点儿手段在他的跟前根本就不够看。还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他一个眼神过来,她就已经先一步心虚了。

    林惜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不对,但是她真的是没有办法再继续这么心安理得地在陆言深的身边了。

    她没有去追究林景的死,已经是她对陆言深最大的让步了。

    她爱他,可是这个世界上,排在爱恨情仇的事情多得是。她应该庆幸,她和陆言深之间不用被柴米油盐消磨完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这么想着,她越发坚定心里面的想法。

    可是等她真的站在车站里面的时候,林惜却觉得从未有过的迷茫。

    她好像活了三十年了,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应该怎么走。

    前十八年有林景,她只要负责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就好了;后面的一般时间荒废在纪司嘉的陷害中,再后来跟着陆言深一年不到的时间里面,她唯一的目标就是让林璐和纪司嘉得到该有的报复。

    后来呢?

    后来她爱上了陆言深,她的人生轨迹就围绕在离开和回来之间。

    林惜知道自己是个没有大志的人,好不容易将万伦扶起来了,如今她退居后面看着,现在要离开陆言深,她却觉得从未有过的空虚。

    看不到后路,她害怕,却也知道害怕没有用。

    “小姐,你要不要买票?”

    身后的人碰了她一下,林惜回过神来,抱歉地笑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售票的电子屏幕,只要了一张最快开出班车的票。

    是十分钟之后,开往m市的,一个只听过却什么都不了解的城市。

    丁源拿着手机,视线一直盯着车站里面的林惜。

    电话里面的陆言深没有说话,他的心就好像被人吊了起来放在烈日下一样,真的是又热又疼。

    他也不知道陆言深和林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明明一直在A市的陆言深却让说他这几天在T市,然后让他派两个人盯着林惜。

    明明上周见两个人的时候,还缠得跟藤蔓跟枝条一样,谁都离不开谁。

    可这一眨眼,才几天的时间,这林惜怎么突然之间就要偷偷跑路了?

    万伦的事情陆言深没说,可是他做秘书的,早就知道怎么做了。早在接到陆言深电话让人去将公寓打扫,林惜准备回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派人去联系万伦的人,第二天就把之前没有签下来的合约签了。

    万伦现在背靠着达思,荣衰全看陆言深喜怒,而陆言深的喜怒,显然是全看林惜。

    林惜现在整这么一出,丁源觉得自己的手心都是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开口:“把人捉回来。”

    已经用到“捉”这个字眼了,丁源浑身一颤,再看林惜,她已经过了安检了,不容他多想,连忙带着身后的两个人过去。

    林惜刚过安检就听到广播提醒要检票了,大概是因为不是周末,或者是她选的城市太偏了,一条队伍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然而刚轮到她的时候,丁源的声音就这样生生地闯了出来:“林小姐。”

    她手一抖,下意识地回头,看到丁源和他身后的两个男人的时候,林惜脸色一白。

    “丁——”

    她想开口掩饰,可是丁源已经开口:“林小姐,陆总找你。”

    “小姐,你还上不上车了?”

    售票员见她站在那儿不动,有些不耐烦。

    林惜早就在看到丁源的时候就知道是陆言深给自己设得套,那一瞬间,她心底闪过恐惧、愤怒、绝望。

    但很快,她就清醒过来了,陆言深显然已经知道了,她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她不想死,她就算是漫无目的地活着,也总归是要活着的,不为什么,这是林景对她仅有的一个要求。

    她压着翻涌的情绪,故作惊恐地看向丁源的身后,叫了一声:“陆总!”

    丁源愣了一下,以为陆言深真的过来了,他回头看了一眼。

    林惜趁着这一秒的时间,将票递了过去,直接就往汽车冲。

    “哎!你们干什么!买票!买票!”

    身后传来售票员愤怒的声音,林惜根本看了一辆车正准备开,她脸上一喜,连忙跑过去。

    不过几步路的距离,然后她的一只脚刚踏上车,身后的手臂就被人狠狠地拉了一下,整个人往后一推,被身后的丁源扶住。

    “林小姐,得罪了。”

    丁源刚才被林惜耍了,现在的脸色有些冷,不敢掉以轻心。

    这是车站,公共地方,丁源不是陆言深,生怕不小心把林惜得罪了,以后两个人和好了,自己受罪。所以他的脸色虽然是冷的,但是人对林惜却十分的恭敬,手上虽然紧紧地拽着她,却也不敢真的用力伤了她。

    林惜自然看出来了,她就是看中这一点,张嘴就叫:“救命啊!救命啊!我不认识他!救命啊!”

    丁源虽然是跟在陆言深的手下做过这么多年,许多事情处理起来都游刃有余,可但凡碰上林惜的事情,他到现在处理起来都是力不从心的。

    林惜一叫,他也有些慌了,“林小姐,你别叫了!我劝你还是听话一点,回去跟陆总好好道个歉。”

    丁源不了解事情,才会这么说的。

    可是林惜她知道啊,这哪里是道个歉就能够完的。

    她也知道,这一次逃不出去,林景的下场就是她的下场。

    一瞬间,那些爱恨都变得渺茫起来,林惜满心只有恐慌。

    她不管丁源的话,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手不断地扣着丁源在自己手腕上拖着的手:“救命啊!救命!”

    林惜长得好看,美女总是吸引人的,她这么叫着,好几个男人已经注意到了。

    而丁源拉着她,身后还跟了两个男人,林惜挣扎得这么厉害,男人看着怜香惜玉和义愤填膺立刻就出来了。

    有人出手上前:“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掳人?”

    美女面前,谁不想表现一下,只是没有人想当出头鸟。现在有人先出来拉开局面了,自然也有其他人站出来:“你放开这位小姐,我已经报警了,识趣的你们赶紧离开!”

    丁源活了三十多年了,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可他也深知,不能放林惜走。

    有人上前要将林惜和丁源拉开,丁源身后的两个人上前挡了一下,但是“帮忙”的人多,丁源显然应付不过来,林惜挣脱了丁源,下意识就跑。

    然而没跑几步,她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陆言深,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