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2 林惜,谁给你的胆子?

    “跑去哪儿?”

    他的声音很淡,不紧不慢的,不熟悉的人只以为他真的只是在单纯地问她去哪儿。

    可是只有林惜知道,光是那一双黑眸里面的阴鸷,就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他的视线就好像钉子一样,紧紧地扣在她的身上,她站在那儿,动弹不得。

    林惜手脚都是僵硬的,耳边有刚才出手帮忙的人过来问她有没有事,她回过神来,抬手就将上前问她的男人一推,转身就跑。

    陆言深看着那拔腿就跑的人,眼底的寒凉越发的浓郁。

    丁源远远地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地看向林惜,已经被两个男人逼着她一步步地往后退。

    林惜才跑了没几步,陆言深的人就把她堵住了。

    两个男人不紧不慢地将她逼着往后退,她一步步地往后退,手和脚像是僵了一样,脚下的步伐一片凌乱。

    她今天穿的是板鞋,却还是绊了自己一脚,没站稳,人就摔在了地上。

    抬起头的时候,陆言深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了。

    他挑了一下嘴角,那脸上的阴郁让她下意识地想跑。

    可是她无处可逃,周围都是陆言深的人,她就像是一条已经被兜进网里面的鱼,就算那网还没有收,她也游不出去了。

    “林惜,谁给你的胆子?”

    如果是一周前,林惜必定是勾着他的脖子笑嘻嘻地告诉他,是他给的胆子。

    他们有过很好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可是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如今她亲手打破了,原形露出来了,他连眼角都是冷的。

    她抿着唇,手心处是刚才摔倒时摩擦到地板的疼,火辣辣的,却始终比不过她现在的心口疼。

    她偷偷地跑,也不过是想要自欺欺人,告诉自己,都是自己想太多了。就算陆言深害死了林景,可是他始终是爱她的。

    但是今天,他就站在她的跟前,平静无波的脸上是暴戾的寒冷。

    伪装被撕开,她只觉得自己无比的可笑。

    当初他伤她这么深,他不过是轻易地说了一句“我爱你”,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扑回去了。

    她没动,陆言深也没动。

    周围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清走了,一小片的地方,就好像是一个刑场,林惜在上面,不知道头上的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带走。”

    半响,陆言深才吐了两个字。

    林惜被一把拽了起来,两个男人压着她,她也没有反抗,甚至一句话都不说。

    丁源看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两个人又闹什么别扭?

    陆言深身高体长,压着林惜的人只在一开始的时候将她拉了起来,就没敢再动她了。

    林惜是自己走的,可是她的脚崴了,她走得慢,看着前头一步不停的男人,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他现在绑了一根绳子在这水泥地板上拖着走。

    摩擦得让她生疼。

    她默不作声,抿着唇,脸色白得有些惨。

    丁源看着,视线往已经上了车的陆言深方向飘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走到林惜的跟前:“林小姐,你待会儿对陆总服个软吧。”

    他也是操碎了心,林惜闹这么一出,接下来好几天达思都草木皆兵。

    听到丁源的话,林惜凉凉地笑了一下:“谢谢了,丁秘书。”

    她要是服个软就行的话,还用得着逃吗?

    商务车的窗户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里面暗得很,林惜坐在后座,左右手各坐了一个男人。

    别说她脚崴了走不掉,就算是没崴伤,她也跑不掉。

    事到如今,林惜倒是有种认命的淡然。

    她闭了眼,靠在座椅上假寐。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下来,林惜被推着下了车,看着跟前一片荒废的木板房,她还是害怕地双腿一软。

    “林小姐。”

    身侧的男人提醒着她,她抿着唇,忍着脚上的痛一步步地跟着前面的男人往前走。

    “卡塔”的一声,仓库的铁门被哗啦啦地拉开,林惜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的人将她一推,她被推了进去。

    “哗啦啦。”

    门又被关上。

    仓库很大,周围堆满了器材。

    三四米高的仓库,窗户之后又二十厘米左右的宽长,她就算能爬上去,也逃不出去。

    她不知道陆言深想做什么,或者是先将她关起来,好将她的意志都消磨了,然后审问起来比较容易。

    陆言深连她的手脚都没有绑起来,可想而知,他自信她逃不出去。

    林惜找了个空地坐了下去,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仓库外面的天色一点点地暗了下来,本来就已经有些暗的仓库,现在已经有点难视物了。

    太阳西斜之后,仓库里面的气温也降了下来。林惜虽然穿了长袖打底和一件外套,但也还是挡不住这晚上骤降的温度。

    十月中旬的A市已经开始进入秋天了,白天有太阳的时候还不明显,一到晚上,气温一下子就能降四五度。

    林惜一开始还没有这么冷的,可是她已经在这仓库里面坐了一整个下午了,又冷又饿还渴,手心上的伤口时不时疼着,脚上的崴伤处也疼。

    她不得不承认,像她这样的人,没几天,她的意志就完全消磨掉了。

    “哗啦啦”卷皮的铁门被打开,有人按亮灯光,林惜一直埋头在自己的膝盖里面,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被灯光一刺眼,整个人都警惕起来。

    来人是今天押她进来的男人之一,对方将手上的饭盒往地上一放,看了她一眼:“林小姐。”

    叫了一下,他又拉着门走了。

    林惜知道自己应该有骨气一点儿,不吃陆言深的东西。

    可是在这个又冷又空旷的仓库,她又冷又饿,心底的恐慌漫无边际,没有哭出来,按林惜的人生经历,已经算很坚强了。

    她盯着饭盒看了将近两分钟才拖着自己走过去将饭盒拿起来,里面的饭少得可怜,简单的猪肉白菜。

    林惜从小就挑食,后来在监狱里面只管果腹,这些年出来条件好了,挑食的毛病又出来了。

    不过她蹲过五年的监狱,这会儿虽然心里面酸涩,却也还是拿着筷子一点点地往嘴里面送。

    而另一边,陆言深视线紧紧地盯着那屏幕里面的林惜,冷哼了一声,摸了根烟低头就点上。

    好话谁不会说,真到了关键时候,她却连半分的信任都不肯给他。

    戒烟?

    去特么的戒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