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3 那我对你而言,又什么?

    林惜在仓库里面被关了一晚上,那盒白菜猪肉饭没让她熬到半夜就冷得不行了。

    她前几天晚上就没有睡好过,现在被陆言深捉住了,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睡眠突然就好了起来。

    她不知道陆言深要怎么对付自己,但也总比前些天小心翼翼和不知所措要好得很。

    可是实在是太冷了,她直接就被冷醒了,打了个喷嚏,手脚都是冰凉的。

    大半夜,陆言深却根本没睡。

    他已经盯着那屏幕很久了,从林惜被关进去到现在,将近十个小时了。

    看着她蜷缩在地上,冷得唇色发白。陆言深勾唇冷嗤,抬手却把一旁的椅子砸了下去。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了,太阳升起来之后,仓库里面总算暖和一点。

    她没力气,靠在器材边上,坐在地上一直看着头顶上的窗户。

    阳光从那儿小小的窗户打进来,她眯着眼睛能够看到空气中的尘土。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机会看到太阳了,陆言深已经关了她一个晚上了,她知道,最快今天,最晚明天,陆言深就会过来找她谈了。

    “哗啦啦”

    铁门又被卷开,昨天的两个男人出现在她的跟前。

    林惜眉头挑了一下,两个人走到她的跟前:“林小姐,陆总要见你。”

    你看,她多么了解他。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再了解他,也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

    现在,轮到她这个棋子登场了。

    林惜没说话,昨天虽然扭到脚了,但显然没有伤到筋骨,休息了一晚上,现在倒是好了很多,虽然还有些疼,却没昨天那么难受了。

    她拉着身后的器材站了起来,跟着两个男人走了出去。

    还是昨天的那一辆车,她被推着上去。

    林惜知道,接下来的生和死,都在陆言深的一念之间了。

    她闭上眼,告诉自己别害怕,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原来在生死面前,人真的会恐惧的。

    二十分钟不到的车程,她想得最多的是自己会怎么死去。

    车子停下来,是一栋别墅,只是显然不是之前林惜第一次见到陆言深的地方。

    两个人带着她进去,开了门,又领了她上楼。

    林惜又一次被关了起来,只是这个地方比那仓库好太多了,起码有床有被子,她就算是饿,也不至于冷。

    她在床上坐着,想等陆言深过来,可是陆言深一直都没有来。

    林惜昨晚没有吃饱,早上又没吃早餐,整个人饿得发晕,只强撑了一个小时不到就受不了,人摔在床上直接就睡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房间的气氛不对,她一惊,坐了起来,就看到陆言深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正直直地看着她。

    她不期然地撞进他的眼眸里面去,整个人都是一颤,手脚顿时就冰冷了起来。

    林惜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她根本就镇定不下来。

    抿着的唇一直在发颤,坐了起来,这么凉的天气,不过几秒的时间,她的后背却渗出一片片的汗水。

    陆言深从她醒来之后一直盯着她,见她坐了起来,他嗤了一声,抬手按了手上的遥控器。

    电视屏幕上瞬间接入画面,林惜看过去,脸色发白。

    这还不算,很快,她听过的录音,生生地插了进来。

    林惜觉得自己的手脚都是软的,她看着陆言深,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你想怎么样?”

    “嘭”

    听到他的话,陆言深扬手就将那遥控器往电视屏幕上一砸。

    林惜没有想到他突然之间会有这个动作,整个人都被吓呆了。

    等她稍稍回过神来,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抬腿走到她的跟前,手捏着她的下巴,抬着她的脸,逼着她看着他。

    他的指腹微凉,捏着她的下巴,好像要将她的下巴捏碎一样。

    林惜整个人都是发抖的,抬头看着那一双黑眸,手指越发的凉。

    “林惜,对你来说,我是什么?”

    他看了她半响,才扔出这么一句话。

    她怔了怔,没想想到他一开口问的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反应过来,她突然之间就笑了,只是那笑容里面没有半分的笑意,只有无尽的讽刺:“那我对你你而言,又什么?”

    到了这个关头,她突然什么都不怕了,抬头直直地看着他。

    陆言深甩了手,力气太大,林惜直接被他摔在床上。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直接就压了下来。

    他就好像是一个猛兽,没几下就将她身上的衣服撕扯下来。

    林惜怔怔地看着这变故,直到身下一阵干涩的疼痛,她才皱了一下眉,下意识地叫:“疼——”

    陆言深冷笑:“你也会疼吗?”

    他说着,硬逼着往她的身体里面挤进去。

    她掐着他的手臂,他冷了她一个晚上都没哭出来,这个时候却忍不住哭出来了:“陆言深,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这样,林惜倒宁愿他给自己一刀捅死了更加的干脆。

    她叫他全名的时候屈指可数,更多的时候只是叫他“陆总”。陆言深已经习惯了她这样叫自己,她叫他“陆总”的时候,眼睛会笑,笑得他心口都是软的。

    哪里像现在这样,叫他“陆言深”,那咬牙切齿着带着痛、带着不甘,甚至是带着恨。

    一想到她默不作声地就想逃,陆言深冲撞的力气越发的大。

    林惜觉得自己要被他撕开来了,他不亲她,不碰她,就这样撞着,比任何的时候都难受。

    她痛苦,他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难受,陆言深。”

    她实在是太难受了,陆言深对她再坏,也从来都没有在这样的事情上面让她痛苦。

    他虽然也性急,却每一次都是先将她的情绪调动起来,他才会真的开始。哪里像现在,他甚至话都没有说一句,说进来就进来。

    陆言深是狠了心要让她痛苦的,可是真的到了她掐着自己的手臂哭着叫他的名字说难受的时候,动作却比意识还要快,自己先缓了下来。

    他又想起那一年她发烧,抱着他说难受,可怜兮兮的,就跟现在这样。

    心头的火灭了一大半,他看了她一眼,低头咬她的唇。

    用了力气的咬,不知道是怪自己心软还是怪她心狠。

    “还跑吗?”

    他咬完,才开始亲她,原本狠厉的动作缓了下来,林惜才慢慢地有感觉。

    唇瓣上的疼痛,还有他低头压在自己脸上问的话,她觉得又痛苦又愤恨,用力推了陆言深一把:“我为什么跑,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