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4 你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她的话音刚落,陆言深猛的一用力,原本落在他胸膛上推挡着的双手也一下子软了下来。

    林惜整个人都是颤抖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耳边只有男人的呼吸声,还有身体里面的那一下下。

    就好像是突然之间被引爆的炸弹一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算是有几分意识。

    陆言深也是一松,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一百六十多斤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林惜甚至有些喘不过气。

    谁都没有开口,好像谁开口谁就输了一样。

    空气里面明明该是甜腻的,却因为两个人不太好的神色仿若紧绷的弦一样。

    也不知道多久,陆言深终于动了一下,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林惜,是不是我说的话,你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她怔了一下,陆言深已经转身走了。

    房间里面又剩下她一个人,身上的衣服被陆言深弄得一片凌乱,身下更是因为刚才他突然的闯入而疼。

    她动了动,咬着牙一步步走到浴室里面去,试了试有热水,也不顾上那么多,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先洗个澡再说。

    她已经快两天没有洗澡了,虽然没有洁癖,可是刚才还被陆言深做了一次,她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身上的汗水。

    林惜从浴室出来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她看着被陆言深用遥控器砸裂的电视屏幕,有些走神,

    她以为自己了解陆言深的,可是他今天的行为却让她完全懵了。

    陆言深很愤怒,可是到头来,也没有真的把她怎么样。

    他到底想干什么?

    林惜想不通,陆言深把那些视频和录音都摊到她的跟前,却什么都不问,甚至连一句关于林景的话都没有提过。

    他在房间里面呆了不到一个小时,总共就说了那么几句话。

    她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却问她,他对她来说,是什么?

    她说难受,他却反问她也会疼吗?

    还跑吗?

    林惜,是不是我说的话,你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答非所问,咬牙切齿的愤怒,更像是她平时做错了什么事情不小心把他惹毛了。

    她觉得有什么一闪而过,却怎么都捉不住。

    陆言深想做什么,就好像是一个迷。

    她想不通,头疼,身体难受,干脆就不想了,拉过被子,干脆就将自己塞了进去。

    她昨晚冷得睡不着,刚才又被陆言深折腾了一通,她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场。

    而房间外面的陆言深,人站在阳台边上,手上的烟烧了一半,视线看着远处,却没有半分的焦点,脸色青冷得让人发寒。

    这别墅是陆言深早几年买下来的,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为了吓唬林惜,他特意绕了这么一圈,结果呢?

    看着缩在被子下面睡得跟猪一样的人,陆言深气得笑了。

    她刚洗了澡,闭着眼睛,眼睫毛长得跟两把小刷子一样,他低头靠过去,能够闻到她身上和自己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这沐浴露还是当初林惜选的,一阵奶香味,他一开始用的时候讨厌极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让丁源就把他住的地方都全换了这沐浴露。

    他发现林惜有一种能力,总是能让他一次又一次地打破自己的底线。换了第二个人,像这次这样二话不说就逃,哪里会这么简单就解决了,他不把人关上三天三夜都下不了这口气。

    亲口告诉她的爱她,结果到头来,就凭着那两份破东西想离开他。

    也不知道是什么脾性,在他跟前半分亏都舍不得吃,现在被人摆了一道,还傻乎乎地按着别人的套里面钻。

    也就她这么笨,不会撒谎还非逼着自己撒谎。

    看着睡得一脸安逸的脸,陆言深真想抬手把这张脸给掐肿了。

    可真的下了手,却连动作大点儿都不敢。

    下唇上的伤口十分的明显,是他刚才气急的时候咬的。

    咬的时候觉得她活该,现在看到了,却觉得后悔,这么好看的双唇,他怎么就给她咬了个伤口呢?

    抬手过去碰了碰,指腹下的唇有点干热,主人浑然不觉,他忍不住用大拇指按了按。

    还觉得不够,他被她折腾了一天一夜,挠心挠肺的。

    陆言深动了动,大手直接就落在那张瓜子脸上。

    掌心上的触感十分的明显,嫩嫩的,她长得白豆腐一样,还弱,平时他用了一点儿力气,红印子马上就出来了。

    想到这些,又忍不住笑了,憋了一晚上的气,莫名其妙就没了。

    一直没动静的林惜终于动了动,陆言深收回手,却没动,坐在床边就这么看着她。

    窗外的阳光正猛,她昨晚睡不好,他昨晚一晚上都没睡。

    林惜是被渴醒的,动了动,才发现自己被人扣在怀里面。

    是熟悉的气息,她刚醒,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耳边传来男人沉闷的声音:“别动。”

    她惊了一下,下意识地抬手要把人推开,结果对方早就料到她会有这个动作,闭着眼睛一抬手,陆言深直接就将她的一双手扣住了。

    林惜又气又怕,看着那缓缓睁开的黑眸,下意识地缩了一下。

    陆言深看着她,眼底还是冷的,“又闹什么?”

    她愣了一下,喉咙有些发热,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诚实地开口:“我口渴。”

    可能是刚睡醒,声音有点不真切。

    他冷哼了一声,松了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林惜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躺在那儿没敢动,手捉着自己的衣摆,视线一直看着他。

    “等着。”

    他下床的时候睨了她一眼,脸绷着十分的吓人。

    林惜僵了一下,看着他走出房间外,只觉得两个人现在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喝。”

    陆言深没一会儿就端了一杯水进来了,估计是怕她不够,水壶都拿进来了。

    水是温的,林惜端过水杯,顾不上那么多,仰头就喝了一大杯。

    她伸手又倒了一杯,正想仰头喝第二杯水,林惜猛然一惊。

    怪不得觉得熟悉,两个人现在,就好像是当年刚开始的时候。

    她眉头皱了皱,心不在焉地喝着水。

    完了,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她看了半响,才开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