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5 陆总,我错了

    听到她的话,陆言深回头看着她,脸色沉得跟压城的黑云一样:“你觉得呢?林惜,你觉得该怎么处置你?”

    她问他,他倒是把问题抛回来了。

    林惜抿着唇沉默着,陆言深的心思根本就不可测,问题抛到她的身上,难道她还会主动寻死吗?

    她不说话,他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林惜被他看得手心都是汗,好几次想要开口说“杀了我吧”,可又不甘心。

    但是能怎么样?

    她知道了他的秘密,她是林景的女儿。

    她一直不说话,他抬腿走过来,抬手扣着她的下巴:“我问你,你是哑巴了吗,林惜?”

    他的声音又冷又硬,除了四年前那一次在包厢里面,他质问她凭什么救她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过话。

    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林惜也不意外。

    外人总说陆言深是阿修罗,可是实际上,她认识陆言深这么多年了,她现在想起来才发现,陆言深对她最坏的时候,也就是当年跟她说把孩子打掉的时候。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越想越控制不住,越想越觉得委屈。

    想着想着觉得眼眶都是热的,抬头看着人没哭,眼睛却沁满了水,任谁看了都觉得可怜。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她被他关了一晚上,刚才又被他那样做了一次,整个人几乎都快撑不住了,现在他这么逼着她,林惜突然就觉得委屈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觉得委屈,这事情翻来覆去,根本就是个无解的。可是陆言深对她的处置跟她想的又不一样,他哪里是那种费时间跟她玩的人。换了别的人,要是被他捉到,他估计早就让丁源收拾了,哪里还会自己跟人折腾这么久。

    他说,林惜,是不是我说的话,你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林惜以前一直觉得自己不笨的,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智商可能真的有点低。

    由始至终,陆言深就没有说过要处置她。

    他闭口不谈那件事情,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她他说的话。

    他说过什么?

    两个人拉拉扯扯这么些年,她大概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他抱着她,完全没有一点预兆就说出来的三个字——

    我爱你。

    被砸开了一个口子的冰面一点点地破开来,底下的一切全部露了出来。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抬手抱了上去:“我错了。”

    “错了?我倒是没看出来,我觉得你还挺对的。”

    他冷哼着,一字一句,却也没有松开她。

    林惜被他吓了一整个晚上,精神上早就撑不住了,现在知道是自己想极端了,哪里还撑下去,厚着脸皮抱着人就亲了起来,低头看着人一双眼睛都是红的,“我错了。”

    “陆总,我错了。”

    见他不说话,她就一遍遍地说着。

    手腕突然一紧,感觉到被人拉了一下,林惜脸色白了白,挣开手又把人搂紧:“我爱你。”

    她说完,微微一用力,双腿就夹在了他的身上。

    “当不起。”

    他冷哼了一声,手却伸过去把人抱住。

    她用脸蹭着他,一遍遍地重复着:“我爱你,陆总,我爱你……”

    早就忘了,就在几分钟前,自己还一脸等死的表情。

    身上的人就像个树袋熊一样,挂上来了,扒都扒不掉,陆言深伸手抱着人,坐到床上去。

    那细腻的脸蹭在他的下巴上,他一开始还没有觉得有什么,蹭着蹭着就觉得不对了。

    没让林惜再撒娇,伸手一把将人拉了下来,手摁在她额头上,眉头直接就皱起来了:“坐着!”

    他说着,冷着一张脸就出去了。

    林惜不是真的笨,她是没想那么多,而且陆言深这个男人,深不可测的。当初他开口说爱她的时候,她心底是甜的,可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踩在云端的不真实,总是害怕自己哪一天掉下去了,才发现什么是假的。

    再加上林景的事情,她早些年就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纪司嘉的证据摆在跟前,还有那些录音。

    她不想多想,可是现实却容不得她多想。

    陆言深这个人,对她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当初说打掉孩子的时候就打掉。她从来都不相信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会这么残忍。

    说到底,她还是不相信陆言深爱自己。

    宠爱是真的,可是拿掉个宠字,她就分不清真假了。

    从昨天陆言深出现在她跟前的时候,她已经想好了各种的下场了。

    如她所料,他将她关起来。

    对陆言深而言,她手上有他想要东西,尽管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

    可是他一句不提林景的事情,林惜知道,是自己想岔了。

    如今看着他冷着脸出去,心一上一下的,知道这一次是真的把人惹毛了,甜言蜜语、糖衣炮弹都不管用了。

    林惜说到底还是有点女生的娇气,林景以前宠她,她想要什么,基本上一开口就有了。

    她会撒娇,也会看人脸色,知道怎么哄人,但是来来去去,其实也就是那么两招。

    要么在床上勾着他,要么就装可怜。

    装可怜她试过了,在床上……

    她有些头疼,后悔自己冲动,后悔自己没想清楚。

    乱七八糟地想着,陆言深推开门进来了,手不知道拿着什么,林惜只看了一眼。

    她现在满脑子是怎么让陆总消气,看着人走过来,她想都没想就抬手抱他:“陆总。”

    低头要亲人,却被一直手直接就挡开了。

    陆言深一只手扣着她的肩膀,直接就将人压回去了:“再乱动试试?”

    她以前一主动,陆言深多大的气都消了,现在……

    林惜脸色一僵,坐在真的不敢动了。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心底好笑,掰了药,递过去:“吃了。”

    林惜没转过来,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陆言深脸色一青:“林惜,你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她怔了一下,知道自己又想多了,连忙伸手接过,含了一口水仰头就吞下去了。

    完了,她才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着陆言深:“陆总,我吃的是什么药?”

    他冷笑:“毒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