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6 陪我,好不好?

    林惜知道不是毒药,抿着唇没说话。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身上的衣服,脸色又沉了:“衣柜里面又衣服你是瞎了吗?”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不敢说话,伸手接过他拿过来的衣服,抬腿想要进去浴室换,想了想,还是算了。

    陆总现在就跟个地雷,谁碰炸谁,她还是谨慎一点吧。

    这一次是她的错,什么都不说,说跑就跑。

    见她当着自己的面就换衣服,陆言深绷了一天的脸终于松了下来,看着她忍不住就笑了,伸手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低头在她的耳朵上狠狠地咬了一下:“林惜,是不是碰上纪司嘉,你就容易没智商?”

    她刚把身上的衣服脱了,还没有来得及穿上,陆言深突然就从身后抱了过来。

    耳朵吃痛,她“嘶”了一声,刚想喊疼,听到他的话,心口颤了颤,连忙开口:“对不起。”

    现在都是知道认错了,一动不动的,倒像是他欺负人一样。

    陆言深心底有气,又不知道怎么撒,手捉着她胸前的两团狠狠地掐了一下,拉过被子将人裹住,伸手抢过她手上的衣服,“抬手。”

    林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抬起双手,衣服被他拉着手套了进去。

    小时候林景也帮她穿过衣服,只是那会儿还小,林惜在记忆里面已经记得不清楚了,如果不是陆言深突然之间的这个行为,她都忘了。

    心口软得一塌糊涂,被关了一夜的委屈也没有了,转身伸手就将身后的男人搂住,低头靠在他胸膛前,蹭了蹭:“陆总。”

    “呵。”

    他冷嗤了一声,她抬起头,眼眶烫得发红:“对不起。”

    陆言深低头看向她,一双黑眸里面冷意褪尽,深不可测里面却明晃晃地映着她的脸:“低烧,不难受?”

    他没有接她的话,林惜听了他的话,越觉得自己过分,勾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不难受。”

    顿了一下,她低了低头,闭着眼睛又补充了一句:“抱着陆总,我不难受。”

    陆言深的喉结滚了滚,明知道怀里面的人撒娇装可怜一套一套,甜言蜜语信手拈来,可是听到她这么说,心口还是忍不住发软。

    看来男人也喜欢听好话的。

    “睡一会儿。”

    语气软了下来,拉开被子,陆言深将人抱到了枕头上放下。

    林惜抱着他脖子,没松手,一双杏眸直直地看着他:“陪我睡,好不好?”

    蛮横中带着几分哀求。

    陆言深看了她一会儿,最后还是认命地上了床。

    他当初是这么招惹上这么一个小祖宗的?

    林惜这一觉是这么多天来最踏实的一觉,两个人昨晚都没睡好,在阳光大好的时光里面,竟然就这么抱着睡了整整五个多小时。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下去了。

    林惜被饿醒的,手碰到落在自己身前的手,她心口好像被什么烫了一下,忍不住拉开他的指缝,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地嵌进去。

    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长骨节坚硬,不像她,一双手柔若无骨。

    刚扣进去,大手一动,直接就将她的手包裹在手心里面。

    林惜怔了一下,身后的已经传来男人的声音:“头还疼?”

    说着,他另外一只手已经贴上她的额头了。

    也不知道是吃了药还是因为睡了一觉,反正她现在除了饿,一切都是好的。

    说到饿,林惜还没有说什么,肚子就已经叫了起来了。

    她有些讪讪,“我饿了。”

    陆言深动了一下,坐起身,拿过手机拨了个电话。

    林惜知道他是叫人送吃的过来,她跳下床去洗了一把脸。

    可能是睡了一觉,脸色好了不多,比早上她洗澡照镜子的时候好多了。

    起码不吓人。

    出去的时候陆言深没在房间里面,她看着一地的碎片,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干出那么蠢的事情。

    “出来。”

    她还在想怎么说这件事情,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门口站着,飘了她一眼,叫她出去。

    林惜连忙抬腿走出去,看到桌面上的烟灰缸,愣了一下,抬腿冲上去从身后将陆言深抱住。

    陆言深正在打电话,林惜突然跑过来就抱着,本来还想说几句的,结果扔了一句“再说”就把电话给掐了。

    林惜现在才发现他在打电话,其实她刚才是看到烟灰缸上的烟头才冲动的。

    她知道陆言深最近已经不怎么抽烟了,却没想到因为她这一次闹的事情,抽了一堆的烟头出来。

    林惜虽然有些娇气,不过该认错的时候态度还是很好的,这次的事情虽然来龙去脉不清楚,但她也猜到是自己错了。

    陆言深生气也是应该的,他生气了她就哄,反正也不是没有哄过。

    就是没想到,人在打电话。

    好像弄巧成拙了,林惜有些讪讪,连忙松了手:“吃的什么时候到?”

    陆言深回头看着她,没拆穿,不紧不慢地扔了几个字:“待会儿。”

    说了跟没说一样。

    他抬腿走到沙发上坐了下去,一只手撑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手机扣在大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林惜看了一会儿,还是抬腿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她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他们两个平时本来就没什么话题,现在因为她逃跑这件事情,现在更是尴尬。

    林惜坐在那儿,犹豫了半响,还是开口:“陆总。”

    他睨了她一下:“嗯?”

    他知道她想问什么,他给过她机会问的,结果没问,人就跑了。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他。

    想到这里,陆言深的脸色又沉了沉。

    见他脸色发沉,她到嘴边的话又回去了。

    “叮咚。”

    正好,这时候有人按门铃。

    林惜松了口气,连忙起身:“我去拿。”

    这边是别墅区,陆言深不是会网购的人,这时候摁门铃的,就只有送吃过来的。

    林惜提着一大堆吃的进来,放在餐桌上摆好,刚想回头叫人,陆言深已经走过来了。

    吃饭的时候陆言深一向都不说话的,林惜本来就心虚,一顿饭吃得前所未有的沉默。

    陆言深以前虽然也没话说,可是也没像现在这样,绷着一张脸。

    林惜看不习惯,吃完饭之后,硬着头皮开口:“陆总,我吃撑了,陪我散个步,好不好?”

    她做了错事,现在看着他一脸小心翼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