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7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嗯。”

    林惜松了口气,连忙走到玄关处穿鞋子。

    陆言深这别墅林惜没来过,她虽然在A市生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这边还有这么一处别墅区。

    这十月下旬晚上的风是凉的,林惜穿的不算少,可是她的手脚一向都是冰凉的。

    以往陆言深出门必定是牵着她的手,如今……

    她看了一眼走在前头的陆言深,好几次想要伸手过去牵他的手,可是手还没有伸出去,她就有些怕了。

    她知道,自己这一次确实很过分,陆言深气生得大一点儿也是应该的。

    就是不知道,陆总的这把火,得烧到什么时候,毕竟她能用的办法都用上了,对方还是无动于衷,她实在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

    A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住进别墅区里面的都是有钱人,有钱人什么都有,就是没什么时间。

    别墅的风景不错,虽然已经秋天了,可是A市不算是北方地区,放眼望去,灯光下还是一片绿色。

    像他们这样慢悠悠地散步的,还真的没几个。

    天色如墨,可是别墅区的灯光好,照明透亮。

    陆言深人高体长,他走一步相当于她走两步路。

    他从前显然是放慢了脚步等着她走的,现在没故意等她,林惜一开始还追他的,后来算了,两个人就隔着那么一米多两米不到的距离走着。

    灯光在将他的影子拉长,林惜对陆言深无计可施,心底有点惆怅,也有些憋屈,自己也是无从发泄。

    看着陆言深的影子,她眼睛动了动,跟小时候踩着林景的影子一样,一脚脚地踩着。

    她以前生林景气的时候也是这样,小小的一个人走在林景的后头,下了狠劲踩着他的影子。

    想到从前,林惜忍不住学了小时候。

    陆言深虽然一直都自己往前走,但是耳目却一直留意着身后的人。

    走了几步发现身后的人低着头踩着他的影子,玩得不亦乐乎。

    三十岁的一个人了,还跟一个孩子一样。

    他看着,心底的怨气好像一下子就没了,停在那儿,不动声响地等着她自投罗网。

    林惜不知道陆言深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她本来看到影子不动的时候有些奇怪,但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走了没几步,头直接就撞到跟前男人的怀里面。

    陆言深常年锻炼,身上妥妥的八块腹肌,她额头撞上去,一下子有种撞在搬砖上的硬朗。

    林惜忍不住抽了口气:“嘶——”

    一边抬手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抬头,发现陆言深正低头看着自己。

    月色下,男人的脸色不动,看着她却是眉目温和。

    她心口一动,伸手直接就这么抱人抱住,仰着头勾着唇笑:“陆总,你这是姜太公钓鱼吗?”

    他冷哼了一声:“鱼可比你聪明多了。”

    知道他是在反讽自己蠢,林惜有些讪讪,却还是硬着头皮撑下去:“陆总,你冷吗?”

    说着,不等人反应,脸就使劲地往男人的胸口上揉:“我冷,你抱抱我。”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三十岁的女人,怎么还会撒这么幼稚的娇?

    他有些嫌弃。

    但嫌弃归嫌弃,手却还是抬起来将人抱住。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林惜看着陆言深脸上嫌弃的表情,身上却突然一紧,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陆总,你怎么这么好啊。”

    花言巧语。

    陆总很嫌弃,却还是忍不住勾起唇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回去了。”

    林惜刚才低着头,没看到他嘴角边的笑意,只听到他冷冰冰的一句“回去了”。

    话一落,抱着她的手也松了下来。

    她心也跟着松了下来,只是下一秒,身侧发凉的手被大手紧紧地收入手心。

    男人的手心滚烫,烧得她心头都是热的。

    陆言深没再说话牵着她,往回走。

    林惜也没说话,任由陆总牵着自己往回走,只是被牵着的手忍不住勾着食指勾了勾对方的掌心。

    陆言深感觉到她的小动作,低头看了她一眼。

    林惜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怎么了?”

    他手紧了紧,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她的指节,林惜终于不敢在放肆了。

    凡事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两个人出去消食消了将近一个小时,林惜下午睡了饱觉,人精神得很。

    陆言深回去之后就进了书房,她知道他应该是忙公事,自己在客厅里面看电视。

    然而电视剧看不下去,她看着那屏幕的画面,一不小心就想到那几个关于陆言深的画面。

    真的是折磨人。

    她有些烦躁,站起身,看到桌面上放着的香烟盒。

    林惜拿过来看了一眼,里面还有两根香烟。

    她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可以说是烟瘾戒得差不多了。

    但是她确实是凡,这件事情关于林景,也事关陆言深。

    陆言深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把东西摆在她跟前,她知道,林景的死或许和陆言深有关,但绝对不会是她想的那种有关。

    她的好奇心不算重,如果这件事情不是事光两个男人都是她爱的,林惜或许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把东西扔了。

    之前她自乱阵脚,现在她冷静下来。纪司嘉这样做,显然是有什么好处,他从这件事情能得到什么好处,林惜想了很多,除了减刑,她什么都想不到了。

    能让纪司嘉减刑的,这件事情分明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她显然是被人当枪使了。

    想到这里,林惜只觉得一阵心惊。

    抽了根烟,她下意识地放在嘴里面,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陆言深正一步步地靠近。

    林惜把烟盒一放,将打火机拿了起来,夹着烟正打算低头点上,手上的打火机和嘴里面的烟下一秒就被人抽走了。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到陆言深,有些心虚:“陆总,我——”

    只是尝尝味道,信吗?

    陆言深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将打火机和烟往一旁的垃圾篓扔了进去,低头看着她:“想抽烟?”

    他语气平淡,脸色却阴沉。

    林惜心下一个咯噔,事情不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