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79 这样的话,我只说一次

    林惜是被饿醒的,睁开眼睛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昨天晚上她本来想哄人的,结果闹过了,现在浑身就好像许久没有运动的人跑了一千五百米一样,双腿是算的,人是软的。

    陆言深没在床上,这房间不是昨天关她的地方,显然是主卧,大得很。

    她发了两秒的呆,连忙下床洗漱。

    别墅里面备着都是她常用的东西,沐浴露是她一直用的牌子和类型,洗面奶也是她一直用的,梳妆台上有她用习惯的护肤品跟化妆品。

    还别说,陆总还挺细心的。

    想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陆言深刚打完电话进来,本来打算叫人起床,一推开门就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人。

    他眉头动了动,抬腿走过去。

    林惜摸完护肤乳,从镜子看到身后的男人,回头看着他:“陆总。”

    他应了一声:“饿不饿?”

    她点了点头:“饿。”

    怎么可能不饿,被折腾了一晚上。

    “吃的送过来了。”

    听到吃的,林惜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起身跟着他走了出去。

    东西应该是刚送过来,还热得很。

    林惜饿得很,坐下来低头就吃。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才低头吃东西。

    他吃东西向来都是慢条斯理的,林惜早之前吃东西也是斯斯文文的,后来进了监狱五年,哪里有那个时间慢慢地吃东西。

    她本来就饿,没一会儿就吃饱了。

    完了抬起头,陆言深才吃了三分之二。

    平时两个人都是差不多时间吃完的,陆言深现在还没吃饱,可想而知她刚才吃得有多么急。

    林惜有些讪讪:“我饿。”

    他睨了她一眼,将一盅汤移到她的跟前。

    林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炖汤烫得很,她舀着慢慢一口一口地喝着。

    两个人吃了饭,外面的阳光好的很,陆言深没说话,但她知道,他是等着她开口。

    就算是和好了,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

    林惜想了想,挪了挪,靠近他几分,才开口:“一个月前,纪司嘉见了我一面。”

    他不冷不淡地应着,“嗯。”

    她看了一下他的脸色,见病没什么变化,才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他当时让我联系一个人,但是我不觉得他会那么好心,所以就没管他,他给我的联系号码我也没要。可是后来你带我去一个晚会上,就是我们车子被人撞的那个晚上,有人把那U盘塞到我手上,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后来他突然之间塞了就跑,刚好你出现了,我有点慌就藏起来。”

    她说着,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其实那时候你在车上问我,我已经打算把那个U盘给你的,谁知道后来出了那样的事情。”

    她自然知道事情里面有陆言深,但是起码到那时候为止,她还是愿意相信陆言深的,所以想着把U盘给他,却没想到,一场意外,被李森横插一脚,她当时坦白的勇气就没有了,结果一拖,自己没忍住。

    都怪她,控制不住自己。

    他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伸手捉过,像以前一样把玩着。

    “嗯。”

    还是一个音节的回复,林惜又靠近了一点,两个人现在之间不过半臂的距离。

    她微微仰头看着他:“半个月前,有人给我寄了份快递,就是那录音。我一开始以为是纪司嘉寄过来的,可是我托朋友帮我查了,不是纪司嘉的人。”

    如果两样东西都是纪司嘉寄过来的话,她自然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可是她让罗荣生帮忙查了一下。

    寄录音的人和纪司嘉没有任何的交集,也没有任何的接触。

    两样东西,两个不同的来源,林惜才会想多的。

    再说了,他们两个人的开始本来就很不正当,她虽然娇气,却不代表她不明白。她是林景手心上的小公主,可是对别人来说,她顶多是个长得好看的女人而已。

    人都是视觉动物,无论男女。

    陆言深一开始会对她有兴趣,无非就是她的外在。

    虽然觉得有点肤浅,但也不得不承认,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不是因为外在就只能是另有所谋了。

    陆言深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么肤浅的人。

    所以她一想就想偏了,想偏了就不可收拾。

    视频和录音都交代了,就差逃跑的事情了。

    林惜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看着他好几次张着嘴,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

    她说的,陆言深自然都知道,他要查这些事情,不就是动动嘴的事情。然而自己查到的,跟林惜自己交代的,哪里能一样。

    三件事,交代了两件。

    他神色莫辩地睨了她一眼:“还有呢?”

    林惜被他看得心底发虚,但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总是要坦白认错的:“你知道的,当初我很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后来我怀孕了,你——”

    说到这里,她脸色变了变。

    手上吃痛,抬起头,陆言深的脸色有些阴郁。

    林惜一惊,试探性地叫了他一下:“陆总?”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嗯,继续。”

    那个孩子,他自然是知道,林惜多么在乎。

    童嘉琳,呵,总有一天,他会以牙还牙的。

    见他脸色恢复正常,她才继续开口:“你让我打掉孩子,那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孩子。你知道我很早就爱上你了,可是你的态度太明确了,我们在一起不到一年,你一共明确地警告了三次,让我不要爱上你。我想了很久,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不得不承认,纪司嘉他极大地打击了我。如果没有那五年的牢狱,我可能还不愿意相信,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我一直以为自己长得好看,虽然有时候有些矫情,但也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她难得不好意思,低着头,看着他捏着自己的手,勾着唇笑了一下:“但是纪司嘉和林璐他们两个人那样对我,我出来后,甚至有些自卑。然后你又是这么高端的人,我总觉得,我和你是两个世界的。当初你跟我说你爱我,其实我很吃惊,太突兀了。我一直以为,你对我,最多就知道喜欢。”

    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告白,她被纪司嘉那样摆了一道,整个人已经是惊弓之鸟了。

    她说完,忐忑地看着他。

    将自己的内心全部剖白出来,林惜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心底是有气的,他自然也猜到她为什么会跑。

    无非就是不信他,无非就是不相信他爱她。

    他知道,可是现在从她的嘴里面听她一字一句地说出口,他却觉得心头好像被什么扎了一样。

    有点疼。

    想到自己之前还因为这件事情跟纪司嘉有关系而愤怒非常,他第一次有点怪自己。其实他完全可以阻止这件事情发展成这样的,却偏偏要她一个人去选择。

    她那么笨,他还不护着她。

    陆言深松开了捏着她的手,林惜怔了一下,下一秒,她就被他抱了起来,然后分开腿两个人坐在了他的腿上,面对面地低头看着她:“林惜。”

    她还没有缓过神来,有些呆滞:“啊?”

    “你听着,这样的话,我只说一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