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0 你是王,我只会听令于你

    他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的视线直直地落在她的双眸里面,脸上的表情很大,可是林惜却觉得,那是他从未这样的认真过。

    她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直直地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果然很快就听到那低沉醇厚的声音一句句地传来:“林惜,一开始的时候,我承认,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和你有肉体关系。你知道的,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被人下了药。在你之前,我其实没碰过别的女人,甚至觉得女人是个麻烦。后来那天之后,我让人调查了一下你。你对我来说,是个弱者,我很容易掌控你。我一直跟你强调不要爱上我,其实也是在警告我自己,不要爱上你。我的家庭很复杂,很多事情我没有办法向你去解释,对你而言,你知道得越少,越是安全。你说得没错,我们两个人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开始我就知道了,我也提醒过来。我知道你很早就对我动心了,你也猜到我那时候是喜欢你的。但是很显然,那些感情只能到喜欢,我也只能让它到喜欢。”

    他说着,停了停,突然低头亲了她一下:“后来你告诉我你怀孕了,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把孩子打掉,对你对我而言,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是你不知道,看着你说好,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时,我已经后悔了。我后悔了,所以我回了一趟T市,我要确认,我能够让你安全地在我的身边。但是童嘉琳钻了这个空子,她把你押进手术室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自诩聪明,却还是算漏了女人的妒忌和疯狂。

    “后来你离开,我知道你把我给你的东西都卖出去了,你卖出去的,我都全部买回来了。孩子的事情是我亏欠你的,那时候我还以为是你自己要打掉的。我见你的态度那么坚决,我这边的事情又很复杂,我不想将你拉进来。其实那时候我还不觉得有什么,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很固执,甚至是有些偏执。我一开始是以为我没有办法容忍曾经是我的东西落到别人的手里面,直到我后来在公寓里面看到你给我织的毛衣。我知道你是织来给我的,可是我没让你织完,你就走了,你也没有带走。我知道,你大概是不要了,你其实很聪明,林惜。”

    她的试探小心翼翼,每一次前进一点,都是不动声色的。她就像是最优秀的猎人,有足够的耐心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可是唯一不好的是,她太懂得审时度势了。

    他但凡露出一点抗拒,她就会往后退。

    他们两个人的那一年,就好像是两军交战一般。

    但是她很不幸运,她先爱上他的,所以她输得一塌糊涂。

    他说着,突然笑了一下:“你有时候狠心起来,比谁都狠,说走就走,一走就是四年。这四年里面我想过很多次将你捉回来,可是我又害怕。林惜,从我十二岁以来,我就没有过害怕的情绪了,是你,让我害怕的。我害怕我会害了你。你可能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但是我真的爱上你了。我从来都没有试过让一个人在我的身边像你这样的,可是只要是你,好像你做什么事情,我都觉得无所谓,只要你对我笑,只要你叫着我的名字,我就可以容忍你的一切,包括你的任性,你的矫情,你的愚蠢。”

    她抬头看着他,眼睛早就已经红了一片了,听到他的话,忍不住低声反驳了一句:“我哪里蠢了。”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你不蠢,是我的错。”

    是他太自负了,却忘了,感情里面,从来都没有所谓的理智的。

    一边是她的父亲,一边是她爱的他,换了他,或许也很难选择。

    她只是太过自卑而已,他为什么就非要逼着她选择呢?而且事情到今天的局面,那些对她造成的无形伤害,全都是他当初的时候给的。

    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她呢?

    她又不是不爱他。

    “是我的错,对不起。”

    他说了好几段话,林惜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提起从前,坦诚而直率,没有半分的隐瞒,怎么想就怎么说;也没有花言巧语,平铺直叙,却直直地勾到人的心里面去。

    他说他一开始只想和她有肉体关系;他说他也觉得他们不是两个世界的人;他说他当时的感情只能到喜欢……

    看啊,这就是她爱的男人啊。

    林惜从来都没有这么骄傲过,因为自己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他会包容她的愚蠢和矫情;会教她将欺负她的人一点点欺负回去;会低下头跟她承认他错了。

    平日里面多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啊,可是在她这里,他好像只是她的恋人,他们是平等的。

    哦不,或许他们并不平等。

    他给她的太多了,她能给他的,除了自己的身体和爱,再也没有什么了。

    想到这些,她觉得自己的心头烧得从未有过的热。

    “林惜。”

    大拇指落在她的眼睛上,一点点地擦干了眼泪。

    声音还是一日既往的不咸不淡,却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到她的心口里面去:“我们不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我会给你营造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你是王,我只会听令于你。”

    她看着他笑,眼泪却怎么都停不住:“陆总,你以前没有这么多花言巧语的。”

    真的不怕男人花言巧语,最怕就是平日里面耿直的男人花言巧语,说起情话来,真的扛不住。

    他低头亲她,下巴落在她的肩膀上,沉沉的,笑声如拉响的大提琴乐声般悦耳:“跟你学的。”

    “噗哧”

    她也笑了,抬手紧紧地抱着他,头往他的胸口拱进去:“我爱你。”

    “嗯。”

    一如既往的简洁,却从未有过的心安。

    从林景出事之后,她从一个十八岁的娇娇女生生成长成一个处事不惊的成年人,她以为再也不会有人将她捧在手心里面了,可是现在,他告诉她,他会给她营造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而在这个世界里面,她是王,就连他,都要听令于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