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2 她自己就主动贴上来了

    “戒吧?”

    “嗯。”

    林惜想到刚才两个人的对话,忍不住又笑了一下。

    以前怎么没发现陆言深这么可爱呢,她可能是没好好看清人。

    丁源觉得陆言深今天的心情不错,因为他说话明显说多了一点,往常就只有“嗯啊、就这样、挂了”的对话,今天难得听到陆言深居然在电话里面说了两个完整的句子。

    林惜和陆言深应该是和好了,今天真的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丁源自己都跟着兴奋了起来。

    可是一想到刚才陆言深说的事情,他又兴奋不起来了,这一次的事情有点棘手。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他们查不到蛛丝马迹。

    那个视频是纪司嘉给的,但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纪司嘉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去查,查最近纪司嘉接触的人,却没有查到任何相关的。

    他也想到纪司嘉会把视频给林惜唯一的好处就是减刑,但是他已经让人盯了一个月了,也没有听到任何风声说要去活动纪司嘉的。

    纪司嘉的这一条线索断了。

    而录音笔的那一边,他是查到谁寄的,然而那个人也不知道是谁让他寄的,他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看到一个包裹,然后有人发信息给他说让他把包裹帮忙寄了,会给他一千块的跑腿费。

    轻轻松松得了一千块,谁不做啊。

    而那个信息的号码,追查过去,是被木马入侵了。

    线索到这儿直接就断了,还是什么都查不到。

    挂了电话,陆言深将手机放下,视线落在电脑上拷贝出来的音频和视频,脸上一片的冷意。

    是谁,就连林惜都带进来了。

    陆博文不可能,他这些年一直都以为当年的证据被销毁了。而许慧君更没有机会动手,他的人一直都盯着。

    童嘉琳也不可能,她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突然之间,就好像有人下了一张大网,他和林惜都被网进去了,而对方想要做什么,他一时之间,还毫无头绪。

    糟心的事情,想得头都疼。

    想抽烟,却想起半个多小时前林惜巴巴地看着他让他戒烟。

    笑了一下,打火机和烟盒直接就被他扔到垃圾篓里面去了。

    陆言深起身抬腿回了房间,床上的人睡得正熟。

    林惜有一点好,就是无论到哪儿,都没有认床的习惯。

    不像他,有时候出个差,也就是累的时候才会在沙发上睡几个小时,平时根本就睡不着。

    他认床。

    可是好像只要她在,不管在哪儿,他都能跟着睡着。

    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自己好。

    陆言深本来是不困的,坐在床边看着林惜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竟然也有了几分睡意。

    最后干脆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还没将人抱住,她自己就主动贴上来了。

    这个习惯不错。

    林惜醒来的时候才发下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床上,她睡了一个多小时,精神好了很多。

    陆言深睡得熟,遮阳的窗帘拉紧,房间里面的光线并不是很亮,她凑得近,还是一眼就看到他眼底的黑眼圈了。

    想到这几天的事情,她有点想扇自己两巴掌了。

    真是随便折腾,结果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倒是陆言深。

    想想也是,陆言深平时本来就是个心事重的人,碰上她这样拖后腿的,估计当时都气得半死吧。

    想到自己当时居然还以为陆言深要杀人灭口,林惜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这一笑,陆言深就醒了。

    刚睡醒的眼眸少了几分凌厉,声音也是哑哑的:“笑什么?”

    她没说,只是抱着他的脖子往他的胸前蹭了蹭:“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公寓那边?”

    “现在几点了?”

    林惜看了一下手机:“四点多了。”

    “收拾一下,出去吃个饭,晚上回公寓那边吧。”

    林惜点了点头,这边别墅没什么人,交通也不太方便,她不太习惯。

    达思。

    今天达思的高层都明显地感觉到陆总的心情不错,前几天那如同台风过境一样的低气压,大家都觉得有种劫后余生的感恩。

    这种感觉丁源最为明显,想到那天在汽车站陆言深的眼神,他现在都止不住发颤,也不知道林惜哪里来的胆量,闹出这么一件事情。

    他这么一个局外人听了,都觉得好笑。

    居然会觉得陆总会杀人灭口?

    林惜怕是小说看多了吧,这是说杀人就能杀人的社会吗?

    当然,这些吐槽丁源是不敢说出来的,跟在陆言深身边这么多年,他也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惜是陆总自己能够损的人,他们刚说一句不是,下场就惨烈了,他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现在两个人和好了,丁源也可以松了一口气了,把前几天查的李森的事情说了一下,他在一边默默地等着。

    “你说他最近没有跟谁接触?”

    “没有,除了那个女星,没有别的新面孔的人。”

    陆言深眉头一皱,这件事情,李森是不敢明目张胆做的,但是事情查到李森的头上了,显然是有人示意。

    只是丁源查不到那个人,陆言深脸色一沉:“你先出去。”

    丁源点了点头,“好的,陆总。”

    风平浪静。

    而另外一边。

    童嘉琳已经摔烂了第三个杯子了,这是限量版的杯子,一套好几万,她有钱,自然不心疼,只是一旁的保姆看着心疼。

    童嘉琳听说林惜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要离开陆言深,她还挺高兴的,要知道,敢这么惹陆言深,下场不会太好。

    却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

    那边就说两个人已经和好了,两天的时间就和好了,童嘉琳气得肺都快爆炸了。

    那一天酒宴被林惜和陆言深那样落了面子之后,童嘉琳一直憋着一股气,她非要整死林惜!

    原本以为不用自己动手,陆言深自己收拾的,结果两个人就好像过家家一样,说吵架就吵架,说和好就和好。

    她咬着牙,将最后一个杯子都摔了。

    一旁的佣人心口一颤,大气都不敢出。

    童嘉琳看着那破碎的杯子,半响,似乎想到什么,蹬蹬蹬转身上了二楼,拿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看着手机上童嘉琳的来电,林惜眉头一皱,直接就掐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