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3 陆总真棒

    林惜看着手机上还是童嘉琳的来电,眉头一皱,有些烦躁。

    这都已经是她掐掉的第五个电话了,她倒是锲而不舍,一遍又遍。

    冷笑了一声,她这一次倒是没有把电话挂了,按了接听键,直接开口:“童小姐。”

    “林小姐。”

    “童小姐,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关系,用不着你来我往了。”

    上一次在晚会上的事情有目共睹,童嘉琳不是个简单的,她懒得跟她虚与委蛇。

    童嘉琳虽然有几分呆滞,但也直接说了:“林小姐的父亲是叫林景吧?”

    “童小姐,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就没有必要说了。”

    一想到当初她趁乱把她压到手术室把她和陆言深的孩子流掉,林惜就恨不得拿把刀捅死她。

    可是她知道,童家不是简单的,早就在之前她就了解过童家了,要不是不好动手,她早就想动童嘉琳了。

    她是锱铢必报的人,想当初林璐那样子对她,她有心软过?

    她是被林景养得娇,可不代表她是那种见谁不好都可怜一下的人。

    电话那端的童嘉琳被林惜三番两次的话堵得脸色发青,但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到底还是忍住了:“林伯父的事故,想必林小姐也有所怀疑吧?如果林小姐想知道,我想我们可以见个面。”

    林惜可不认为童嘉琳会这么好心,她不过是抛出诱饵,等着她这一条鱼上钩而已。

    可惜了,几天前她才因为这件事情跟陆言深闹了一通,她现在自然不可能想之前那样,一听到是林景的事情自己有控制不住自己。

    不过童嘉琳想玩什么把戏,林惜也知道,自己拒绝了这一次,想必也还会有下一次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童嘉琳这么直接地出招,她倒是好应付一些,要是换了她不声不响的时候,倒是难应付。

    一时间,林惜脑海里面闪过各种念头,最后还是决定按兵不动:“童小姐,我不太明白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相信林小姐还是明白的,就在你愿不愿意去明白而已。我知道林小姐不太想跟我多说,我也不废话了。明天下午三点,在世贸四楼的蜜语,如果林小姐感兴趣的话,可以来一趟,当然,你不来,于我,也没什么损失。”

    说完,童嘉琳就把电话挂了。

    她在电话里面说的轻松,然而挂完电话,却还是有些拿准。

    跟林惜交手好几次,童嘉琳也发现了,林惜不是个没脑子的,当初如果不是她钻了个空子,说不定她和陆言深的孩子现在都已经上幼儿园了。

    不!她绝对不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她有些急切地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林惜看着已经被挂断通话了的手机,脸色有些冷。

    林景的事情陆言深不说,显然这件事情的牵涉过大,她知道了必定是不安全。而童嘉琳她为什么也能够知道?

    她想了许久,唯一想出来的无非两个方向:一是林景当年的事故和许慧君有关系,童嘉琳作为许慧君的侄女,可能无意中知道了;二是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和童家有关系的,童嘉琳是童家人,说不定童嘉琳在调查她的时候顺便提了一下林景,就把这桩陈年旧事挖出来了。

    可是林惜想不通的是,虽然陆家和童家都不是简单的家族,但也不至于让陆言深讳莫如深。

    想不通,林惜不想了。

    但不得不说,童嘉琳的这一通电话告诉了她一件事情:童嘉琳被逼急了。

    她跟童嘉琳交手次数不算多,但也不少了,她吃过两次亏。

    第一次是因为陆言深和她分开的空档,她趁机害了他们的孩子。

    第二次是两个多月前,她刚回国,陆言深步步逼近,她借着这个机会,压了她一把。

    其实严格点算,她在童嘉琳手上会吃亏,都是因为陆言深的态度。

    而就在不久前的晚会上,童嘉琳被陆言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打脸。再久一点儿,陆博文和许慧君过来A市的时候陆言深当场拒婚。

    算起来,她和童嘉琳,还没算得上谁输谁赢。可最近陆言深的动作,显然是把童嘉琳逼急了。

    想到童嘉琳跳脚的样子,林惜就忍不住笑了。

    终有一天,她会连本带息让童嘉琳还回来的。

    陆言深晚上回来的时候,林惜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他身上有酒气,隔着一两米,林惜就闻出来了。

    十月底的天气冷,陆言深进门的时候已经把外套脱了,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身上的线条凌厉好看。

    林惜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笑:“陆总,喝酒了?”

    他是喝酒了,但没喝多,饭局上,总不可能一杯都不碰的。

    见她在远处睨着自己笑,陆言深哪里会猜不到她在想什么,腿一动,伸手直接就将人扣到怀里面。

    “啊——”

    林惜刚来得及发出急促的尖叫,她嘴就被那微凉的唇瓣给堵住了。

    红酒的味道瞬间在她的口腔蔓延开来,明明没几分酒气,可是她却觉得自己也跟着醉了。

    林惜抬起手,勾着他的脖子顺从地被他吻着。

    腰上的手就好像是一块烙铁,一会儿在左侧,一会儿在右侧,一会儿移到上面,贴着她挺直柔软的腰背来来回回。

    她整个人都是软的,好半响,他才松开她,低头睨着她:“有烟味吗?”

    她被他吻得浑身发烫,眼睛蒙蒙的一层水汽,仰头看着他,开口的声音有些低:“没有。”

    说完,又忍不住抬手从他两边的口袋摸了进去。

    除了一台手机,什么都没有。

    他说戒烟,还真的就是戒烟。

    林惜忍不住勾起了唇,抬头微微允了一下他的唇:“陆总还真的是说到做到。”

    陆言深眼眸动了动,拉着她的手,往下,微薄的唇边贴在她的耳边:“今天我忍下了四根烟。”

    她一开始还没有从他的话中反应过来,还是笑着的:“陆总真棒。”

    他低头直勾勾地看着她,眼底的笑意有些热,林惜一下子就想起什么,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连忙松了手,从他的怀里面跳了出来,“不早了,陆总快去洗澡!”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把身上的领带扯了下来,才抬腿转身进去浴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