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5 你以为我真的这么傻吗?

    陆言深说派了个人盯着,林惜愣是没看出来是哪个人。

    她虽然是不待见童嘉琳,但是也不是喜欢迟到的人。

    还差五分钟林惜就到了,倒是童嘉琳,约她的人是她,结果迟到的人还是她。

    不过林惜也不在意,她就是想知道童嘉琳的葫芦里面卖什么药。

    两个人刚坐下,童嘉琳就先开了口:“林小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童小姐不是说了吗,我来不来,于你而言,都没什么损失。”

    童嘉琳不过是客套,没想到林惜会这么说,她脸色僵了僵,但很快,她就恢复过来了:“既然林小姐来了,想必林小姐是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

    林惜但笑不语,童嘉琳眉头皱了一下:“林小姐?”

    林惜这时候才开口:“我比较想知道,童小姐今天让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童嘉琳脸色一冷:“既然林小姐这么说,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爸爸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你爸爸会出事和陆家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林小姐不想你爸爸死不瞑目的话,我劝你不要和陆言深在一起。”

    林惜冷笑:“童小姐真是好计谋,空口套白狼吗?别说童小姐的话没有半分的依据,就算是有,我也未必会离开陆总。谁不知道陆总和童小姐订过婚,童小姐你如今跟我说这些话,用心如何,用得着我说吗?”

    童嘉琳气得发抖:“证据我没有,你不信我,我也没有办法。陆家不是个简单的地方,林小姐,看在你当年为言深打掉一个孩子的份上,我还是提醒一下你,想自保,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儿吧!”

    听到她听到那个孩子,林惜的脸色有些发白:“当年那个孩子是怎么一回事,童小姐不知道吗?”

    童嘉琳冷笑:“林小姐还真的是天真,你以为只是我自己一个人,我有那样的能力让陆言深离开A市?”

    她说着,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水,才继续说道:“陆博文不会让你进陆家的,林惜,当年那个孩子,就是陆博文授意我打掉的!”

    “你们凭什么?”

    林惜咬着牙,任何事情她都可以忍,可是只要一想到当年的那个孩子,她就几乎要失控。

    “凭什么?就凭你想进的家门是陆家。”

    “我没想进陆家!”

    “醒醒吧你,林惜!陆言深他姓陆,他是陆家人!”

    童嘉琳看着她,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不等林惜开口,她又开口说了一句:“陆言深的一切都是陆家给的,你如果真的爱他,你就应该离开他!”

    林惜冷静下来,只觉得好笑:“童小姐现在是想走怀柔路线吗?”

    童嘉琳脸色一僵:“林惜,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很自私?”

    “我就是这么自私,你能怎么样?”

    真是好笑,以为演电视剧吗?

    还什么为了陆言深好就离开他,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除非陆言深亲口让她走,不然谁都别想她走!

    看着林惜嚣张的表情,童嘉琳拿着水杯的手一点点地收紧,看着她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这么对峙着,林惜慢慢地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十月份天气虽然说不是很冷,但也不至于人,可是她不知道怎么的整个人又热又软,还有蚂蚁爬心头的感觉。

    她一下子就意识到什么了:“你给我下药?”

    童嘉琳脸上的僵硬终于没有了,看着她笑得有些得意:“林惜,你什么都好,就是太仗着陆言深了!”

    仗着他爱她,所以就连来见她都是这么肆无忌惮的。

    林惜还是不明白她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童嘉琳只是笑,也不说话,她在等药效上来。

    她是故意迟到的,林惜等了她这么久,杯子里面的柠檬水都喝了一半了。

    她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她就是想她这一辈子都是陆言深的耻辱!

    林惜很快就不行了,那些躁动尚且可以忍耐,可是身体的无力感,却不是她能够忍的。

    童嘉琳显然也看出来了,笑了一下:“你看起来身体不太好,我扶你去休息一下吧。”

    商场的旁边就有一家五星级的酒店,林惜挣了一下:“别碰我!”

    可是她现在的力气不如童嘉琳大,自然是挣不开的。

    这时候,林惜看到陆言深派来的人了,她对着对方摇了摇头,任由童嘉琳扶着自己出去。

    一路上,她咬着牙,“童嘉琳,你到底想干什么?”

    童嘉琳知道林惜跑不掉了,她这时候倒也不怕告诉她:“想干什么?没什么,要是全国的人都知道你和邓市长的儿子开房了,你说,邓家能容你吗?陆家呢?陆言深呢?”

    林惜心底一寒,没想到童嘉琳这么恶毒。

    A市邓家到底是有个市长,陆言深再这么厉害,出了事,也不可能真的动邓瑞生。

    而她和邓瑞生如果真的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又被大肆宣扬出去了,她也就只有一条路走了。

    陆言深尚且能护着她不嫁给邓瑞生,但是以后,但凡别人提起她,都会在说陆言深眼瞎了,看上了这么一个女人。

    真是狠啊,这个童嘉琳!

    林惜咬着牙:“你就不怕事情查出来了,陆言深不会放过你?”

    童嘉琳仿佛听了一个笑话:“你觉得陆家是保你还是保我?”

    她倒是忘了许慧君和陆博文了,怪不得童嘉琳这么嚣张,想来是陆言深也把陆博文激怒了。

    林惜想起那一天陆言深抱着自己,说他的家庭很复杂。

    从前她没觉得哪里复杂,无非就是钱多了一点,权大了一点。

    如今她算是明白了,陆言深对陆家来说,不过是一个超控杆,他不能有自己的意识。

    这个陆博文,简直就是个变态!

    到了酒店,童嘉琳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林惜,你也不亏,邓瑞生也不差。”

    “童小姐这么说,为什么你自己不上?”

    童嘉琳冷笑:“邓瑞生哪里比得上陆言深?”

    林惜心底冷笑,她倒是看得清楚。

    只是,她哪里会让她这么如意。

    到了房间门口,林惜咬牙一把将童嘉琳推开。

    刚好陆言深派过来盯梢的人伸手将她一拉,童嘉琳没把人拉住,看着林惜和她身边的女人,有些气败:“林惜!”

    林惜咬了一下舌头,保持清醒,抬头看着她:“童嘉琳,你以为我真的这么傻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