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6 我在,别怕

    说着,她笑了一下:“童小姐,你有没有觉得,你自己也在发热啊?”

    童嘉琳一路上没发现,现在算是发现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惜:“你什么时候下的?”

    林惜嗤了一下:“你以为就你会下药,我不会吗?”

    她本来是想让童嘉琳出个丑的,倒是没想到,现在好了,作茧自缚,童嘉琳要自食其果了。

    “不可能,我——”

    童嘉琳现在也顾不上林惜的事情了,下意识想走,可是林惜哪里会让她走。

    林惜看了一眼扶着自己的女人:“把她拦住!”

    陆言深派来跟着她的人,不说怎么样,身手自然是有两下的。

    林惜靠在墙上,忍着身体里面的躁动,看着童嘉琳扯了扯嘴角:“童小姐,既然你说邓先生这么好,那就留给你吧!”

    “你要干什么!”

    童嘉琳毕竟发作慢,林惜也没下多大的分量,也就是想她出个丑。但是陆言深派来的那个女人力气大,童嘉琳挣不开,身上发热,有点唇干口燥。

    她看着林惜,一双眼睛都是红的:“林惜,你敢!我小姨不会放过你的!”

    “你觉得陆家还会要一个被人上过还上过新闻的女人?”

    听到童嘉琳刚才的话,林惜就猜到她必定是安排了记者待会儿来堵人了。

    只是可惜了,她棋差一招,没想到林惜会有那样的心思,更没想到她会把事情告诉陆言深,而陆言深让人过来看着。

    林惜已经受不了了,靠着墙一点点的往下滑,咬着牙跟女人说到:“开房间门,把她锁进去!”

    女人看了林惜一眼,见她稳不住,连忙抢了房卡开了门,一把就将童嘉琳推了进去。

    邓瑞生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酒店里面,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身体上的躁动了。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门边上大叫。

    他皱着眉,忍着难受走过去,看到门口的童嘉琳,脸色一青。

    一个小时前,是她将他约过来这边,说有个交易和他做。

    “林惜,陆家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她这么说,邓瑞生顿时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童嘉琳这是拿着他当枪使,如果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人林惜,陆言深指不定要怎么对他们邓家。

    底下的躁动已经难受得不行了,怒火和内火勾得他失去理智,上前一把将童嘉琳拉起来压在墙上就亲了下去。

    童嘉琳一惊,没想到邓瑞生已经醒过来了。

    她抬手推着他,可是男人的力气多大,她的力气多大?

    根本就推不开,那火热的唇落在身上,童嘉琳整个人都是软的,忍不住就叫了出来:“嗯——”

    尽管这样,还是死死忍着:“你敢,敢碰我!”

    听到她的话,邓瑞生只是冷笑,抬手直接就将她身上的衣服撕了下来:“你就看我敢不敢!”

    “啊——”

    男人粗暴的进入,童嘉琳知道自己自食其果了。

    看着在自己身上一下下动着的男人,她咬着牙,总有一天,她要加倍还给林惜!

    还不死心。

    林惜被扶起来的时候已经没什么意识了,童嘉琳是下了心思要害她,下的药哪里简单。

    幸好陆言深派来的人是个聪明的,开了间房,连忙给陆言深打电话。

    正在开会的陆言深看到手机上的来电,眉头一动,直接就接了起来。

    下一秒,他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话都不说直接拿着手机就跑出去了。

    是的,跑的。

    正在讲解着PPT的经理只觉得后背渗了一层层的汗,僵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出。

    丁源一看就知道林惜出事了,他代陆言深说了一句先散会,也匆匆地抬腿出去了。

    陆言深赶到酒店的时候,林惜已经在浴缸里面泡着了。

    看着林惜的人间他来了,连忙退了出去。

    紧跟着的丁源看到出来的人,眉头一皱:“林小姐出了什么事情?”

    女人把事情说了一遍,丁源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情多亏你了。”

    丁源是没想到,童嘉琳这么狠毒的心思,把邓家拖进来,是算准了陆言深动不了邓家是吧?

    可惜了,她算错了,要真的动了林惜,别说邓家,童家只怕陆总都去撬。

    想了想,丁源赶紧去安排后面的事情。

    童嘉琳打的好算盘,现在她把自己折进去了,他们就送她一程,让她当个邓太太。

    房间里。

    林惜的意识一时清醒,一时模糊。

    水是温的,她要放冷水,可是陆言深派来的人说不行。

    那温水泡着,她更难受了,整个人本来就是滚烫燥乱,现在更是意识不清。 “林惜?”

    有人在叫她,林惜花了两秒的时间才认出是陆言深的声音。

    她睁着眼,想看清楚人,却只看到一个轮廓,他的手碰上她,她就控制不住缠了上去。

    “陆总——”

    她叫着他,那娇软里面是委屈跟难受。

    陆言深抬手一把就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将人抱了起来,低头一边吻着她一边安抚着:“我在,别怕。”

    “我难受——”

    这个天杀的童嘉琳,不知道哪里来的烈性药,林惜从来都没有这么渴望过。

    她庆幸自己昨天晚上吧事情跟陆言深说了,不然今天她真的就把自己赔进去了。

    “嗯——”

    她现在整个人哪里都是敏感的,他碰她一下她都受不了。

    陆言深本来想亲亲她,让她准备好,不然难受。

    可是林惜哪里忍得住,不是陆言深她当然是咬着牙努力忍着啊,可是现在陆言深来了,他就在她的跟前,她转过身就去抱着他坐在他的身上。

    “陆言深。”

    她分不清,到底是梦里面,还是现实。

    这一场躁动,林惜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从浴室出来,陆言深原本以为下去了,却没想到刚把人放下没多久,她又喊着难受。

    一次又一次,童嘉琳这简直是要人命!

    童嘉琳是想要人命,她为了能拍多一点劲爆的照片,特意给两个人都下了猛药。

    林惜给她下的药虽然有点意动,可哪里比得上邓瑞生,她哭着求他停下来,邓瑞生只是冷眼看着她:“童嘉琳,这是你应得的!”

    算计他?

    真的以为他邓瑞生这么容易算计吗?

    两个人还没有完事,门突然一阵动静,哗啦啦的,一堆的人拿着相机冲了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