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7 我还以为不是你

    看到人,童嘉琳尖叫了一声:“啊——”

    邓瑞生最快反应过来,伸手拉过被子将人盖住,但转念一想,这些不就是童嘉琳安排的?

    想到这里,他动作越发大,身下的童嘉琳受不住,忍不住就叫了出来。

    丁源在门外听着,脸色是冷的,心底却忍不住腹排,这童嘉琳怕是万万没想到。

    “滚出去!”

    邓瑞生拿起一旁的台灯直接就砸向拍照的人,丁源听到里面的动静,打了个手势,那些人连忙退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

    邓瑞生看了一眼床上的童嘉琳,冷笑了一声:“童嘉琳,这回是你自己招惹上来的。”

    床上的童嘉琳动了动,想要下床,却发现自己的双腿都是抖的。

    她把衣服穿好,邓瑞生已经收拾好从浴室出来了,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送我回去!”

    邓瑞生哼了一声,伸手就将人拉了起来。

    童嘉琳没站稳,直接一摔,邓瑞生不想抱她,她人就摔在了地上。

    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抬头看着邓瑞生,气得整个人都发抖:“你,你——”

    “你什么?我对你的投怀送抱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这样恶毒的女人,谁娶了谁倒霉。

    然而事情根本就容不得邓瑞生控制,他没想想到,自己活了三十三年,有朝一日,会被童嘉琳这样的一个女人害得有苦说不出。

    两个人刚拉开门出去,一大批记者就围了上来。

    邓瑞生下意识地松开童嘉琳,可是童嘉琳站不稳,他一松手,她怕摔倒,手紧紧地看着人。

    邓瑞生脸色已经黑了下来了,那些闪光灯不断地打过来,他抬腿踹了一个人。

    “邓先生,请问你——”

    “邓先生,你这样——”

    “滚开!”

    “童嘉琳你放手!”

    “啊,你们别过来,邓瑞生!”

    场面一片混乱,丁源收回视线,给陆言深打了个电话。

    房间里。

    林惜在床上睡着了,童嘉琳那药下得猛,林惜哪里本来前两天才低烧,虽然吃了药好了,可是身体也不算好,童嘉琳这一剂药下来,她不知道要几天才能缓过来。

    看着床上的人,陆言深脸都黑了:“盯着媒体,两天内,别让人压下去。”

    童嘉琳想干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既然她那么闹得人尽皆知,那就让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就好了。

    林惜这一觉,一睡睡到晚上九点多。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在公寓里面,是个陌生的地方,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在酒店里面。

    想起几个小时前的事情,她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叫陆言深:“陆总?”

    开的是总统套房,房间大的很。

    陆言深在接电话,是邓瑞生的电话。

    无非是想别把邓家拖下水,陆言深想起那一次林惜落水的事情,冷笑一声,刚想开口,林惜的声音就传来了。

    这一下,他更加没有耐心了,直接就扔了一句话:“陆某何德何能,邓先生想太多了。”

    一句话,显然是不愿意松口了。

    邓瑞生抬手就把手机扔了,邓奇峰看着他,眉头一皱:“陆言深不愿意松口,你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听到邓奇峰的话,邓瑞生脸色一僵:“爸,我不可能娶童嘉琳的!”

    那样的女人太恐怖了,偏执又变态。

    邓奇峰脸色也冷了下来:“你以为你有选择的余地吗?童家就算比不上陆家,但也不是我们能够随意碰的!”

    “我不会娶童嘉琳!”

    扔下一句话,邓瑞生转身就走了。

    他真是恨得,将童嘉琳杀了!

    酒店里。

    林惜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喑哑不清。

    偌大的房间,没有人应她,她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以为自己认错人,那人根本就不是陆言深。想到这里,她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陆言深从从阳台进来,看到她惨白的脸色,眉头一皱:“哪里不舒服?”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怔了一下,摇了摇头,下一秒,她整个人就抬手上去将人死死地抱住了:“我还以为不是你,我要吓死了,陆总。”

    陆言深伸手将人抱住,一抱才发现不对劲,连忙将人拉开,抬手摸上了额头:“发烧了。”

    说着,他弯腰将她重新抱到床上去。

    林惜没动,一直拉着她。

    她真的是有些后怕,如果今天哪一个环节出了点差错,她的下场都好不到哪儿去。

    童嘉琳下的药药效那么猛,她就算是跑出去,没跟邓瑞生在一起,但就她当时的情况,意识全失,哪里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刚才醒来,没有见到陆言深,还以为下午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不是他,她想到自己抱着人直接缠上去,自然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幸好,是他。

    一阵阵的后怕,她现在有点像小时候生病了扒着林景不让他走时的任性,拉着陆言深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陆总,你别走。”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心头又冷又热,既开心她这么依赖自己,又心疼她这么害怕。

    可怜兮兮的,哪里还有昨天晚上那个小人得志的样子。

    可想而知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吓到她了,想到童嘉琳,陆言深的眼眸一沉,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低头看着她,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我不走,去给你倒杯水。”

    她摇了摇头:“我想回去。”

    磨了一下午的声音,她说话都有些难受。

    陆言深心刺刺的疼,将人抱了起来:“我们回去。”

    他知道她在陌生的环境怕,虽然低烧,但也不算太严重,回去再吃药也行的。

    两个人回到豪庭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林惜一整个下午没吃东西,可是没什么胃口,就喝了几口粥,吃了药,又睡过去了。

    看着又一次睡过去的林惜,陆言深直接拨了丁源的电话:“拍到照片了?”

    显然,第一批人是他们安排的。

    “拍到了。”

    丁源自己知道了事情都愤怒,更别说陆言深了。

    果然,下一秒,他就听到陆言深冷若冰霜的声音:“发上去,再添一把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