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9 陆总的意思是,钱不是问题

    陆言深说等着,林惜知道,他后面必定是还有动作的。

    这件事情童嘉琳也算是自食其果了,林惜没有半分的同情,就冲着童嘉琳三番四次向她下死手,她也不可能同情得来。

    而她也没有那么时间去同情,万伦最近出了点事情,之前林惜压过一次,现在那些老股东又闹起来了,无非就是罗荣生坐在那个位置上,手上没有半分的股份,他们自然是不满的。

    这几个月万伦转型,正是关键的时候,A轮融资是靠韩进的,但B轮是万伦凭着实力去争取的。

    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刻,那般老东西闹起来,很明显是心怀不轨。

    林惜手上没有钱,她所有的钱都砸到万伦里面去了。

    如果有钱,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

    不过她没钱,陆总有钱。

    陆言深早上有个重要的客人要见,倒是很早就起来了。

    林惜接到电话的时候陆言深就已经走了,倒是没想到丁源会亲自过来万伦一趟。

    丁源是陆言深身边的人,他来一趟,万伦的股东都在想陆言深想做什么。

    也不怪他们会这么想,陆言深的手段,他们是知道的。

    这群老股东早些年的时候或许还有让万伦越走越高的想法,但随着这几年赔钱赔得越来越多,他们就开始盘算着怎么把万伦卖出去。

    正好这段时间万伦的转型成效不错,前段时间也有人打听想收购万伦,就几个月的时间,出价比林惜回国前还就多了整整十个亿。

    林惜现在拿着万伦大部分的股份,他们手上有股份,也做不了主,更何况,现在家具行业不景气,这几个月看起来万伦似乎转型得不错,但难保接下来资金缺口问题。

    现在万伦还市值二十五个亿,他们凭着手上的股份,分下来的钱也不少,所以都动了心思,于是几个人一合计,就找麻烦了。

    可是丁源过来了,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丁源也不避开人单独找林惜说,当场就面无表情跟林惜开口:“林小姐,陆总的意思是,钱不是问题。”

    林惜坐在首位,想笑,到底还是没有笑出来。

    丁源敢这么大大咧咧地说这句话,想必就是陆言深授意的,无非就是想说给在场心怀鬼胎的人听的。

    林惜也假装淡定地点了点头:“我知道的,麻烦丁秘书跑一趟了。”

    “林小姐客气了,文件我送到了,我就先回去了。”

    林惜点了点头,让人送了丁源出去,回头看着台下的八个股东:“既然李伯伯觉得万伦应该在这个时候接受收购,那这样吧,我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十的价格私人购入您手上的股份,您觉得怎么样?”

    林惜自然看出来,这一件事情领头的人就是李左。

    李左今年刚好六十,是当年跟着林景一起打拼下来的人,却没想到,三番四次先一步想要抛弃万伦的人也是他。

    林惜刚回国的那一趟,李左就已经以长辈的身份压过她一次了,这才多少天,他又出来闹事。

    既然李左要撕破脸皮,林惜自然不会给他面子。

    李左脸色一僵,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林总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担心你罢了,现在万伦——”

    “现在万伦什么情况我有眼睛看!而且李伯伯刚才没听到吗?陆总都说了,钱不是问题,如今万伦二轮融资,您觉得万伦的潜力就只到二十五亿吗?还是李伯伯觉得,就连陆总会拿不出那二十多亿?”

    她背后有陆言深,这跟她刚回国的时候已经是另外的景象了。A市谁敢得罪陆言深的,今天林惜把李左揪出来,他答应不答应,往后都是得罪陆言深的。

    李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六十多岁的人了,该是安享晚年,偏偏还想在那个位置上争一争,现在争不过来,就想另起炉灶?

    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啪!”

    林惜把刚才丁源送过来的文件狠狠地往桌面上一摔,看向罗荣生:“阿生,把资料发下去。”

    罗荣生起身拿过资料,见是复印件,于是一个股东发了一份。

    林惜坐在那儿,面容清冷,压得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冷了下来:“各位叔叔伯伯好好看看吧,李伯伯你儿子的公司两年前就开始从万伦这里挖客人了,上一次我没有掀开来说,是看在我爸爸的份上!您是跟着我爸爸一起把万伦打拼下来的,现在万伦正一个个难关地突破往前走,你还要在后面下绊子,您还真的以为我林惜不谙世事吗?”

    她说完,冷冷地扫了一眼李左,李左六十多岁的一个男人,风风雨雨哪里没有见过,却还是被林惜这一眼扫得僵了一下。

    林惜给过李左一次面子了,这一次哪里还会姑息:“各位叔叔伯伯,我敬重你们是和我爸爸一起走过来的,所以前几年的万伦亏空的事情我没有去翻查,有些事情,我不追究,并不代表我不知道。”

    她说着,顿了一下,落在心思各异的股东脸上,不紧不慢:“我做事情比较直接,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你们想让我答应收购,无非是想要钱,万伦现在收购估价是二十五亿,如果各位叔叔伯伯担心将来万伦熬不过去,今天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我给出市场价还要高百分之十的价格购买你们手上的股份。”

    说完,林惜冷笑了一下,“这个机会就只有一次,今天过后,如果各位叔叔伯伯再提收购这件事情,我就不介意,将两年前万伦的账好好地查一查!”

    前几年万伦乱得很,他们在其中浑水摸鱼,塞了多少人进来,做空了多少账,她不查,不代表她真的不知道。

    李左是被拎出来杀鸡儆猴的,林惜这调查资料往桌上一扔,他的心思谁不知道。

    会议室一片的冷寂,原本还闹着的人,全都闭了口。

    半个小时后,会议室的人一个个散去。

    林惜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罗荣生过来给了她两个大拇指:“Silin,厉害了!”

    她笑了笑,看了一眼王子立:“你们这段时间辛苦了,待会儿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不介意叫上韩哥吧?”

    林惜自然是没有意见:“当然不介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