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0 这是,吃醋了?

    0

    自从上一次吃饭之后,林惜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见韩进了。

    十一月的A市已经开始进入初冬了,韩进穿着一件浅棕色的长外套,推开门一身的冷气。

    他一边脱着外套一边看着林惜笑:“Silin今天这么有空?”

    她有些不好意思:“万伦的那些老东西又作妖了。”

    韩进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罗荣生,在林惜左边入座:“没事吧?”说着,他顿了一下:“这件事情阿生没说。”

    林惜知道他担心,倒也没有隐瞒:“B轮融资的消息透露出去了,那些老东西听到了,我也今天早上才接到消息。”

    确实,这段时间她也是接二连三的事情,万伦这边有罗荣生,她自然是放心的。

    韩进点了点头,一旁的罗荣生给他倒了热茶:“韩哥,你最近好像挺忙的?”

    “前段时间D市那边有个项目,我刚回来。”

    林惜一边翻着菜单点菜一边问着:“你们公司也是很的,我看你刚回国没几天就已经派去S市那边了,这两个多月,就没见你停过。”

    “是啊是啊!比我跟子立还要忙,好几次……”

    几个人都是朋友,一顿饭,大家吃得十分尽兴。

    九点多,林惜手机响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抱歉地看了看韩进他们,“我接个电话。”

    说着,她起身走了出去。

    是陆言深打来的电话,林惜跟她说过了,今天跟罗荣生他们吃饭。

    人刚走出去,罗荣生立刻撞了撞韩进的手臂:“韩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Silin现在跟那个陆言深好像挺好的。”

    韩进端起茶杯,在唇边抿了一口,头微微一低,谁都看不到他眼底的情绪。

    “你别管那么多。”

    罗荣生看了一眼王子立,王子立笑了笑,摇头,也示意他别管。

    “那得了,你们自己折腾吧。”

    罗荣生回国半年,国语说得越来越溜了。

    韩进抬手敲了敲杯子:“今天是怎么一回事?”

    “这事情,说起来,Silin还是挺——”

    “抱歉,我可能得先回去了。”

    两人正说着话,林惜突然推开门进来,脸上有些抱歉。

    罗荣生愣了一下:“这么急着走?”

    林惜有些讪讪:“陆言深刚好在这边有个饭局,他顺便过来接我回去。”

    她也没想到,陆言深刚好在这边,刚才电话打过来就说他五分钟后过来。林惜知道罗荣生对陆言深的印象不好,所以不想几个人碰面。而且之前的事情,也不好解释。

    听到陆言深的名字,罗荣生有些不太喜欢,没说话。

    韩进点了点头,却也起身:“正好,我也准备走了,有些累,一起出去吧。”

    罗荣生和王子立对视了一眼,最后罗荣生开口:“那你们先走吧,我跟子立待会儿去放松一下。”

    林惜笑笑:“辛苦你们了。”

    “辛苦什么,你又不是不发工资。”

    “走吧。”

    韩进拿过大衣,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包厢。

    “童嘉琳跟邓瑞生要订婚了。”

    刚进电梯,韩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林惜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是啊,就前天的事情。”

    他低头看着她,眉头皱了皱:“出了什么事情?”

    韩进一向敏锐,自然知道事情不简单。

    不是什么好事情,林惜三言两语就说了:“也没什么,她从前就对付过我,这一次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嗯,不过还要堤防一下,童嘉琳不像是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林惜笑了一下:“没事,起码这段时间她要闹不出什么。”

    这么大的一件事情,童嘉琳元气大伤,哪里还有精力再来搞她。

    说着话,电梯门就开了。

    林惜刚走出电梯就看到那个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了,面目清冷,一步一步地向着她,却又是坚定无比。

    她愣了一下,有些惊喜,想抬腿迎上去,但想到身边的韩进,还是克制住了。

    不过陆言深几步就到她跟前了,自然而然就牵过她,低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就抬头不动声色地看着韩进:“韩先生,又见面了。”

    韩进点了点头,抬头和他对视,也不输半分的气势:“陆总,好久不见。”

    简单的几句之后,陆言深牵着林惜就往外走了。

    走到酒店门口,林惜才看到下雨了。

    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下起了雨。

    陆言深这手已经从一旁门卫的手上接过雨伞,正准备打开,发现林惜看向一旁的韩进,他眼眸动了动:“车上还有一把伞。”

    林惜听他这么一说,连忙回头看向一旁正皱眉的韩进:“韩进,你等会儿,我们车上还有把伞,这么冷的天,别淋雨冷着了。”

    韩进听了她的话,笑了笑,断了往前走的念头:“那先谢谢了。”

    林惜被牵着的手一痛,她愣了一下,回头看到陆言深正低头看着自己,眉头动了动,刚想问怎么了,他已经开口:“走吧。”

    一如既往,听不出哪里不对,可林惜总觉得陆总有点不对。

    上了车,陆言深从车后拿了伞,递给司机:“拿给韩先生。”

    司机点了点头,撑了伞走到韩进跟前:“韩先生。”

    韩进接过伞,脸色有些凉:“帮我跟陆总说声谢谢。”

    司机点了点头,撑着伞跑回了车里面。

    韩进站在那儿,手里拿着刚才司机递给他的伞,看着黑色的轿车一点点地开远,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伞,脸上的表情有点阴沉。

    车子缓缓地开了起来,林惜收回视线,侧头看向陆言深:“陆总,你喝酒了?”

    他身上有酒气,但是不算浓。

    陆言深睁开眼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林惜想到刚才他掐自己的那一下,不禁皱起了眉,“你不舒服吗?”

    还是没说话,林惜知道他是有点生气了,就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她没做什么事吧?

    吃饭的事情跟他报备了啊,接到电话她马上就下来了。而且他刚才还跟韩进打招呼,看起来也不算是看韩进不顺眼。

    但是她刚才跟韩进说话,他好像不太喜欢。

    这是,吃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