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1 谁还没有点小脾气

    想到陆言深居然是吃醋了,林惜忍不住就笑了。

    她侧头看着闭目养神的男人,忍不住勾着尾指扣了扣他的掌心。

    还是不为所动。

    她干脆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侧头看向车窗外面。

    这一场雨下得有点急,自然也大,豆大的雨点从上而下,车窗一下子就模糊了,整个城市都蒙了起来。

    被压在手心的手突然抽走,陆言深眼皮动了动,一双黑眸露了出来。

    侧过头,刚才还勾着尾指撩拨他的人现在正看着车窗,月色落在她的脸上,他能够清晰地看到她微微扬起来的嘴角。

    有这么高兴?

    就因为见了那个韩进?

    想到这里,他又想起刚才的事情。

    操心这么多,自己都还是个要人操心的,偏偏操心她的人是他。想到这些,陆总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

    而一旁的林惜,仿佛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身旁的男人心情又不好了一点。

    林惜没留意到?

    她自然是留意到了,男人的目光那么的明显,车厢就那么点儿大,他一直盯着她,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只是就算感觉出来了,林惜也不想这么快就理会他。

    陆总吃醋啊,这可是难见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她嘴角的笑容不禁又大了一点。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公寓前停了下来。

    陆言深先下的车,雨还没有停,他撑了一把黑色的伞,绕过一旁撑在她的头顶。

    林惜刚下车,一阵风就吹了过来,还没有反应过来,陆言深就将她拢进怀里面了。

    几乎是抱着走的。

    这下了雨的夜晚更加的冷,林惜手脚一向都是冷的,刚才在车里面有暖气,但是才走了几步路她手就凉了下来了,只剩下一只被陆言深牵着的手还是暖的。

    陆言深收了伞,两个人走进去等电梯。

    这应声灯亮得很,她仰头看着陆言深,男人的眉目比外面的夜色还要冷,偏偏牵着他的手上是热的。

    “陆总。”

    她叫了他一下,趁着他低头的瞬间,抬手把那只冷的手贴了上去。

    下一秒,陆言深就把她的手拉下来了,一并握着:“你手怎么这么凉?”

    她本来是冰一下他的,现在被他这么厉声一问,林惜愣了一下,半响才开口:“我从小就这样。”

    哪里有从小就这样的,明显是身体不好。

    他低头看了她一下,视线落在她的衣着上,眉头直接就拧了起来:“下次出门,穿多一点。”

    林惜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她穿得不算少了,里面是一件浅粉色的羊毛衫,外面是一件短袖的修身毛呢,脚下穿的也是中筒靴。

    这个时候,她穿得算多了。

    “我穿得不少了。”

    没敢大声说,但还是有点不甘心。

    陆言深哼了一下,电梯门打开,有人走出来,他拉着她往边上站着。

    男人身上源源不断的热量,她有些依恋,借着他的大衣,别人看不清,忍不住靠了过去。

    进了电梯,就他们两个人。

    林惜的手终于暖了起来,陆言深也发现了,大拇指在她的虎口处按了一下:“改天带你去看看医生,调理一下。”

    他说得轻描淡写,却根本不容抗拒。

    林惜确实是在进去的那五年落下了不少病根,她以前可没有手冷脚冷的,但是进去之后,可能是太阴冷了,一到三四月,又冷又湿,她身体本来就娇,病了几次之后,气血就不行了。

    陆言深说的调理,自然是中医。

    林惜最怕喝中药了,听他这么一说,手一缩就收了回来了。

    谁还没有点小脾气。

    不过这回陆总没管她,陆总心眼也不大,还记着刚才的事情呢。

    “叮”的一下,电梯门开了,陆言深抬腿先走出去。

    他腿长,平时一步能走她三步,只是他向来跟她一起都是可以放慢步伐的。

    这一次他电梯门一开就走出去,长腿一迈,不过是几步,两个人就差了两三米了。

    林惜看着前面的身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有些好笑。

    她还有气呢,结果倒好,他气性还更大。

    还说什么包容她,都是甜言蜜语,骗人的。

    连忙抬腿追上去,进屋了两个人谁都没有主动说话,就好像憋着一股气一样,谁也不搭理谁。

    林惜把身上的外套脱下,刚才雨丝打过来,陆言深抱着她全挡了去,她倒是没怎么沾上。

    反观陆言深,黑色的外套好像铺了一层银丝,抬手一摸过去,全都是冷冰冰的水。

    心顿时就软下来了。

    山不过来,她过去呗。

    “陆总。”

    趁着陆言深刚往里面走,她连忙抬腿走过去,从身后把人抱住。

    陆言深回头睨了她一眼,没说话,手扒开她的手:“我去洗澡。”

    说完,他扔她一个人就在原地了。

    真的生气了?

    不该啊。

    林惜抿了抿唇,找了衣服,抱到客房去洗澡。

    她洗澡慢,出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在床上了。

    他手上拿着手机,显然是刚打完电话。

    林惜抬腿走过去,从另一侧上了床,抬手抱住他一边的手臂:“陆总?”

    他低头看过去,那双杏眸里面是讨好的笑意。

    陆言深心里好笑,面上还是默不作声。

    林惜见他还不说话,脸上的笑容有些僵,头微微一低,视线落在他拿着手机的手上,伸手把手机从他的手上抽出来,放到一边去,然后把自己的手放进去,勾着食指在人的手心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

    她写得慢,他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消消气。

    倒是会哄人,他手一动,直接就将她的手给包裹住了。

    林惜指节纤长,但骨架小,陆言深一只手就等同她两只手,一收紧就将她的手毫不露地包裹进去了。

    她顺势攀到他的身上:“陆总,你怎么在对面吃饭了?”

    陆言深哼了一声,“刚好有个饭局。”

    林惜挑了挑眼角:“不是说李总的饭局你不去的吗?”

    他昨晚提了一下,林惜听到他跟丁源打电话说行程,他当时就拒绝的,林惜听到了,提了一句,问他那个李总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然后就顺便问了问。

    “明知故问。”陆言深抬手就将人拎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低头就开始吻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