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2 那我好好奖励你

    他确实不想去的,但是她突然说要跟韩进他们吃饭,他就临时过去了。

    刚进包厢的时候,那里面的人看着他,仿佛见了鬼一样。

    还不是见下雨了,故意绕过去顺便接她的?

    就这个没良心的,还揶揄他。

    想着,他张嘴在她下唇咬了一下。

    林惜被他咬得多了,也不是真的疼,就是有点小性子,他刚咬,她张嘴跟着他又在他唇上咬了下去。

    黑眸微微一凝,扣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陆言深往后一靠,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执起她的右手把玩着:“说说你在英国的事情。”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也低着头看着她,眼底里面一片黑,倒是看不出什么来。

    收回视线,她捉起刚才被自己拿掉的手机按着,结果有密码。

    她动了动,把手机递上去,陆言深手一摁,把手机解锁又递给她。

    “陆总想知道什么?”

    她就不知道她在英国的事情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他都知道,她在英国的事情,他能不查个底朝天?

    只是他这么一问,哪里是有心想问在英国的事情,无非就是想问韩进的事情。

    “学校的事情。”

    他捏了一下她的指腹,林惜哼了一声:“疼。”

    陆言深微微松了松手,没再按她,只是用大拇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她的手背。

    林惜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她就是不如他的愿,“没什么事啊,你知道的,我那时候把你给我的钱全都捐了,全身上下就那么十几万二十万不到。英国的消费那么高,我每天不是上课就是去做兼职。”

    她没说错,她确实是每天来回在学校和兼职的餐厅。

    “你和罗荣生、王子立是同班同学,你们熟悉很正常,但你跟韩进,显然没什么关系,再者,他的工作那么忙,你们关系倒是不错。”

    终于绕到这儿了,林惜不禁勾了勾唇,还是不急不躁的。退出了什么都没有的相册,她想找个游戏玩玩,结果全都是一本正经的程序,好不容易翻到一个游戏,她手一顿,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那是她前几年带陆言深回去乡下的时候用他手机下载的一个游戏,这么多年了,他手机都换了,没想到这个游戏还在。

    一时之间,林惜觉得心口好像被什么填满,她本来还想逗几下他的,这个男人强势又小气,占有欲那么强,看了谁都觉得跟她有那么点不太对的发展势头。

    可是现在,看到那个游戏。

    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抬头直直地看着他,把手机递了上去:“陆总,你也有时间玩吗?”

    陆言深什么人啊?

    我爱你说的那么直白,这么一件事情他哪里会藏着。

    只看了一眼手机,视线就挪回她脸上了:“没时间玩,但是你喜欢。”

    他直勾勾地看着她,没有半分被看破的窘迫,更没有遮掩,大大方方的。

    林惜抬手把手机放好,动了动,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把自己拉了上去,和他平视着,低头亲了他一下:“陆总,别生气了,好不好?”

    温声软语的,这美人计真的不要太明显,但是陆总显然看破了也抵挡不住啊。

    手扣着她的后脑狠狠地就吻了下来,深的、浅的、轻的、重的,好半响,他才松开她:“以后离韩进远一点。”

    她被他亲的一张脸就好像是四月芳菲的桃花一样,刚被雨水洗过,好看的不可思议。

    声音也是软得跟水一样:“好。”

    “吃饭叫上我。”

    “好。”

    温柔又顺从。

    陆言深突然就笑了,在她的唇角吻了一下:“这么乖?”

    她也笑,笑起来的时候眼底里面的他都是温柔的:“我一向都乖。”

    也是。

    “那我好好奖励你。”

    “好啊。”

    他没再说话,低头直接用行动压住了她的挑衅。

    本来回来就已经不早了,两个人又这样闹了一通,入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陆言深将人抱上床后,自己却睡不着。

    头顶上的灯光暖暖的,照着侧头睡着的林惜的脸上,一张好看的脸温婉得让人心头发热。

    他想起她笑起来的样子,跟一只小狐狸一样,好看又精灵。

    他可能是真的有点小气,一点儿都不想她看着别人笑得那么开心。

    抬手压了压眼睛,陆言深关了灯,将人搂到怀里面。

    算了,她爱笑就笑吧。

    这种天气最适合睡觉了,林惜半睡半醒了很久,就是不愿意从被窝里面出来。

    陆言深从书房出来看人还没有起来,眉头皱了皱,抬腿回了房间。

    房间没有开暖气,林惜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面的,就只有一双眼睛,睁着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他过去直接就将人从被窝里面捞了出来,林惜冷得下意识往他怀里面钻。

    他早看穿了,林惜光长年龄不长记性,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老是赖床撒娇。

    以前刚在一起的时候,冬天她起床都是咬着牙起来的,现在,更是能赖就赖。

    伸手把人拉开,把衣服放到一旁:“快换衣服,出去吃午饭。”

    林惜怕冷,被他这么拉出来,有些不满,听到他说中午出去吃饭,以为他约了人,也不好意思再赖床了。

    昨晚的一场雨,现在都还在飘着雨丝。

    她收拾好自己已经十点半了,陆言深也已经穿好衣服,在沙发上看财经报纸。

    林惜走过去,碰了碰报纸,“我可以了,陆总。”

    她今天一身的粉白色,一张鹅蛋脸十分的显年轻。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再穿多一件衣服。”

    “我穿了三件了!”虽然那件打底只是背心。

    他慢条斯理地放下报纸,抬头看着她:“我帮你?”

    林惜脸色僵了僵,最后只能去加了一件白色的毛衣。

    出门的时候,林惜觉得,陆总还是挺对的。

    这天气,冷得渗人。

    林惜原本以为是和别人吃饭,结果只有他们两个人。

    吃了饭,她是想着回去上网看看钢琴,想买架回来,平时练练也好。

    想她长这么大,唯一喜欢就是弹钢琴了,也真是,没什么追求。

    但陆言深说要想逛逛,这一逛,倒是碰上了熟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