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3 嘴甜得跟抹了蜜一样

    看着眼前的童嘉琳,林惜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这么多天了,那一天的事情她都还有些后怕。

    但凡她跟陆言深疏忽一点,她的下场可要比童嘉琳惨多了。到时候陆言深要替她出气,也必定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如今看到童嘉琳,林惜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表情。

    童嘉琳也恨林惜,可是看到陆言深在她身边,就算是再恨,也得咬牙忍了下来:“陆总,林小姐,这么巧。”

    她脸色平静,但一双眼眸直直地盯着林惜,那里面的恨意太明显了。

    林惜冷笑:“是啊,真巧,童小姐。”

    都撕破脸皮了,还有什么好装的。

    童嘉琳咬了咬牙,难为她还笑了一下,然后低头从包包里面拿出请帖:“本来还想着可能要亲自到陆总公司跑一趟了,既然现在遇到了,就提前给你们了吧。我跟邓瑞生结婚,陆总和林小姐,可不能不来啊!”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接过:“童小姐放心,我和陆总一定会到的!”

    童嘉琳难得没有再纠缠:“既然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她真的就转身走了。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请帖,在陆言深的跟前扬了扬:“陆总,你会去吗?”

    他低头看着她,将问题丢了回来:“你会去吗?”

    她笑了一下:“去啊。”

    痛打落水狗,为什么不去啊?

    “嗯。”

    他应了一声,倒是丝毫没有被童嘉琳影响到。

    林惜被他牵着往前走,半响才发现他牵着自己进了精品店。

    林惜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陆言深:“陆总,你要买什么,需要——”

    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像陆言深这样身份的人,一份礼物都是别人一年是收入,有什么是需要过来买的?

    他倒是一点儿都不避讳:“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欠了我什么?”

    “欠了什么?”

    她没反应过来,被他牵着走到一堆毛线下面。

    林惜突然之间想到什么,她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淡了淡,却还是牵着他往外面走。

    刚出了精品店的门口,陆言深眉头一皱,低头看着她,显然脸色有些沉:“你想反悔?”

    她抬头看着他,有些好笑:“反悔什么?我又没有说不给你织,就是这店里面十几块的毛线,你愿意穿在身上,我都舍不得让你穿在身上呢。”

    舍不得。

    你说,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会说话呢?

    陆总点了点头,林惜一路上说着毛线,说要怎么买,他一路上都是心不在焉地应着。

    陆言深向来在外面都不怎么多话的,林惜也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

    直到上了车,他突然直接压了过来。

    她惊讶地看着他:“陆总?”

    “嗯。”

    他应了一声,抬手轻轻地抬着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下去。

    外面人来人往,他来来回回地吻着她。

    林惜被松开的时候,气都有点儿不顺。

    幸好这时候下着雨,车停在外面,没人会停在外面的。

    车还没有启动,暖气没开,她的一张脸却显示被熏了一样。

    陆言深看着她,最后才勉强克制住。

    怎么就能这么勾人呢?

    嘴甜得跟抹了蜜一样,尝了尝,越发的不可收拾了。

    车子缓缓地启动,林惜一回到公寓里面,都没有想明白陆言深突然之间在车上的冲动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陆言深提起毛衣的事情,她自然是要找毛线开始给他织的。

    回去的时候她捧着平板在沙发上找毛线,打算选些好的毛线,结果她刚找好,陆言深就告诉她不用选了,他让丁源去买。

    林惜怔了一下,估计丁秘书接到陆言深电话会被吓坏吧?

    丁源确实被吓到了,他帮陆言深买过不少东西,可就是没买过毛线啊。

    而且,他也不怎么会买毛线啊。

    陆总刚才什么说来着?

    明天买几团质量好的毛线送到公寓。

    几团是几团啊?毛线要粗的还是细的?颜色又是要哪样啊?

    丁源觉得这比帮自己老婆买姨妈巾都痛苦,于是第二天,丁源去专卖店,各种各样的毛线都买了几团。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林惜正做饭,门铃响了起来。

    陆言深在书房里面,今天又是周末,不该有人过来找他们啊。

    想了一下,林惜才想到是丁源。

    打开门,果然看到丁源站在门口。

    “丁秘书?”

    丁源笑了笑:“林小姐,这是陆总让我买的毛线。”

    说着,他往后退了一步,一退身,林惜看到他身后一大袋的毛线,嘴角抽了抽:“丁秘书,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这是要织毛毯吗?

    丁源脸色不变,“没事,林小姐,你要是一件毛衣织不完,可以织两件!”

    说着,他把那袋毛线拖了拖:“林小姐,你让一下,我帮你拿进屋子里面。”

    林惜站在那儿,哭笑不得地让开身。

    丁源把毛线放下,终于松了口气:“林小姐,毛线我送到了,有什么问题再打电话给我!”

    林惜点了点头,想起午饭时间快到了:“丁秘书要不留下来吃顿午饭?”

    丁源摇头:“我老婆等我回去吃饭。”

    都这么说了,林惜也不好意思把人留下来,只好点了点头:“那你注意安全。”

    这几天天气不好,今天虽然雨停了,可是天色不太亮。

    她刚把最好一道菜上碟,陆言深就从楼上下来了,视线落到那沙发边上的一大袋东西,眉头皱了一下。

    林惜这时候刚端着菜出来,他看了她一眼:“这是什么?”

    林惜看了一眼,眼底是止不住的笑意:“你让丁秘书买的毛线啊。”

    陆言深脸色变了变,没说什么,进厨房帮她把其他菜端了出来。

    林惜装好饭,放到他跟前:“丁秘书说了,一件毛衣用不完,就两件,陆总是打算以后的毛衣都我包了吗?”

    他抬头看着她,若有所思了一下:“嗯,这样不错。”

    “……”

    林惜算是没话说了,吃完饭把毛线整理出来,小山高一样的毛线,也亏得丁源拖上来。

    她这段时间没什么事情做,倒是有时间织毛衣。

    童嘉琳这段时间可谓风头劲得很,前些天传出那样的丑闻,然后又传出跟邓瑞生订婚,这才没几天,就传出她怀孕的事情了。

    林惜看了一眼手机,冷笑了一下,这下好了,她想不结婚都不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