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4 林惜确实长得漂亮

    邓瑞生和童嘉琳订婚才不到一个月,婚礼就安排好了。

    两个人的婚礼在十二月八号,A市已经完全进入冬天了,林惜怕冷,上身穿着短款修身的羽绒服,下身是带绒的牛仔裤。

    反观一旁的陆言深,一件黑色的大衣里面就只有一套西装,总共就穿了三件衣服,一对比,她就像是个熊一样。

    不过今年A市的冬天确实来得要冷一点,虽然还没有下雪,可是这几天都下雨,湿冷让人更加的难以忍受。

    邓家在A市的地位也不算轻,今天来的人大多数都是非富即贵,童家的亲戚来得不少,在他们看来,虽然陆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邓家也不算差。都是从政的,以后说不定会有什么地方能够求得上人,未雨绸缪总归是好的。

    还没开场,新娘跟新郎在门口迎宾。

    大概是因为怀孕了,童嘉琳今天只穿了一双带了一点点跟的单鞋,婚纱是情人设计的,自然是独特又抢眼。

    她跟陆言深刚从电梯出来,一眼就看到童嘉琳和邓瑞生了。

    不得不说,童嘉琳虽然到底还是浸润在大家族里面的,尽管今天的这一场婚礼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少过。

    就连碰上她跟陆言深,她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浅半分:“陆总,林小姐,谢谢你们能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别说在这样的场合了。

    陆言深是一贯高冷的,但是她不行。

    林惜也回了个笑,只是笑容未到眼底:“童小姐今天很漂亮,和邓先生很般配,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林小姐。”

    林惜点了点头,有人引她和陆言深进去。

    陆言深在A市的地位,自然是被安排前桌的。

    来之前林惜就想过会碰到陆家的人,但真的碰上许慧君的时候,她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跟她想象的倒是不一样,许慧君居然一脸温和地看着她笑:“林小姐。”

    林惜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幸好陆言深一直牵着她。

    大拇指在手背微微一按,无声的安慰让她镇定下来,也笑了一下:“陆太太。”

    许慧君笑着点了一下头,视线就挪到陆言深的身上:“言深,你都半年没回家了,真有这么忙吗?你看看,嘉琳都结婚了,你跟林小姐也该回家看看你爸爸了。”

    陆言深面无表情地应了两个字:“没空。”

    林惜在一旁抿着唇没有说话,这个许慧君并不是陆言深的生母,但在外人面前却装着衣服母慈子孝的样子。

    如果是几年前,她或许真的相信许慧君对陆言深有几分感情的。

    但现在,呵呵。

    童嘉琳是她塞给陆言深的,现在童嘉琳和邓瑞生结婚了,她看起来没有半分的不喜。可想而知,许慧君这个女人心思多深。

    陆言深说她笨,她也觉得自己有点笨,所以整个过程,不管许慧君怎么找她搭话,她都只是笑一笑,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其他的,多一句都没有说。

    将他们跟许慧君安排成一桌,一看就知道是童嘉琳特意的。

    她心里面不痛快,自然不可能给他们痛快。

    只是可惜了,许慧君在外人面前,总是一脸开明宽容的样子。林惜应付起来,倒不困难。

    “言深,听说你交了个女朋友。”

    她刚跟许慧君瞎扯完,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一个女人。

    林惜看了一眼,和许慧君长得有些像,她一下子就了然了。

    这是童嘉琳的妈妈,现在过来,一开口直指她,视线也并非友善。

    很显然,童嘉琳的这一件事,她多半是把罪往林惜的身上推了。

    林惜没说话,许慧君她应付一下倒没什么,这个许慧红,来者不善,还是交给陆总吧。

    陆言深从进场到现在,脸色就没有缓和过,一直都是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冷脸。

    这会儿看着许慧红眼神也是冷的:“童太太对我的女朋友很感兴趣?”

    他谁的面子都不给,不紧不慢,可却也是冷言冷语。

    许慧红以前一直都以为童嘉琳会嫁给陆言深的,这么多年了,都没有什么变故,却没有想到,就在五年前,突然杀出了这么一个叫林惜的女人。

    今天是童嘉琳的婚礼,她当然不是想要闹事的,只是平时陆言深护得紧,他又向来都是冷硬不吃的。虽然许慧君是陆言深名义上的母亲,但陆言深也丝毫不看在眼里,跟别说她这个根本就不搭边的大姨。

    她就是想要来看看林惜长什么样子,能让陆言深不惜跟陆博文翻脸,都要把人留在身边,还半分都舍不得委屈。

    早早她就看到林惜了,只是位置不对,林惜刚好是和她背对背的。

    这会儿走近了,许慧红才看清楚林惜。

    脸色变了变,脸上的笑有些讽刺:“这就是林惜吧?长得挺漂亮的,怪不得言深你护得这么紧,也是应该的,不然哪天别人就抢去了。”

    这不是明里暗里说林惜长得像狐狸精会勾人吗?

    林惜以前听比这难听十倍的话都听过,许慧红这一两句话算什么。

    她抬头看着对方,还回了个笑容。

    许慧红脸色顿时就有些精彩了,那笑容卡在一半,笑不下去,又收不回来。

    偏偏这个时候,陆言深还开口:“林惜确实长得漂亮。”

    就这么几个字,许慧红脸色都青了,看着陆言深又看看林惜,最后青着一张脸走了。

    该不会都是傻子吧?

    她话里面的讽刺没听明白?不然怎么一个笑,一个还说得这么淡然?

    陆言深和林惜当然不能是傻子,只不过是不想跟许慧红计较而已。

    他们今天也没想过来闹事,毕竟这婚礼上,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真出了什么事情,就算是出丑的不是他们,他们面上也无光。

    林惜还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不管许慧君跟她说话的时候,明里暗里多次提醒她童嘉琳跟陆言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多好多好,她都只是笑,然后问一句:“是吗?”

    许慧君也放弃跟林惜交谈了,看着自己姐姐气冲冲地走了,她心底冷笑:原本还以为是个花瓶,倒是个有脑子的。

    有脑子的林惜再也没有被人骚扰过了,手伸到桌子底下,捉着陆言深的手把玩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