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5 你也别想痛快

    两个人来的不算早,坐下来不到十分钟,现场的灯光就暗了下来,显然是要开场了。

    平心而论,童嘉琳长得不算差。

    但是相由心生,估计是人心里面想得太多阴谋诡计了,她的一双桃花眼看起来有点奸诈,面相有点凶,少了几分柔和的美。

    邓瑞生长相虽然算不上帅,但也是个端正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倒也是十分的般配。

    林惜坐在前面的座位,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不远处的后台有点小骚动,好像有个女的在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被人带走了。

    仪式过后,两个人开始敬酒。

    童嘉琳端着酒过来,脸上看不出一分的不愿意。

    林惜喝了杯酒,原本以为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的,结果婚礼平平顺顺,什么事情都没有,她也不想待了。

    看着童嘉琳到了下一桌,她勾了勾陆言深的手心。

    一旁的男人感觉到她的动作,没有说话,确实微微低了低头。

    她微微仰起头,凑到他耳边:“陆总,差不多我们走吧?”

    “嗯。”

    他应了一声,将手上的红酒喝完。

    酒是好酒,桌子上的菜也都是好菜,不过林惜和陆言深都没什么心思吃。

    林惜就在开场的时候用了点汤,这时候八点多,离场还能跟陆总在外面吃一顿好的。

    不过现在离开倒还不行,起码等差不多敬完酒。

    等了五分多钟,林惜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拉了拉陆言深的手:“我想去个洗手间。”

    他偏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皱着眉:“肚子疼?”

    她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喝了杯红酒。”

    她最近肠胃不太好,而且这几天又下雨,肠胃功能有点紊乱,来之前没吃什么,刚才敬酒她不想被人诟病,也喝了一半。

    “我陪你去。”

    她摇了摇头,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这个时候陆言深陪着她去,在场的人会怎么说?

    “我没事,今天这样的场合,她自己都脱不开身,哪里有空整我。”

    酒店到处都有监控,童嘉琳真的要下手,在今天的场合闹出了事情,别说陆言深不放过她,童家和邓家都不会放过她。

    陆言深眉头不可见地蹙了一下,用力按了按她的手背:“带上手机。”

    她点了点头,起身离了席。

    从厕所格子间出来的时候,林惜已经有点发软了,看来真的是急性肠胃炎。

    宾客都在前面,这厕所这边就她一个人,她倒是不急。水是温的,用水洗了洗脸,确认自己的脸色没什么问题,她才出去。

    “林小姐。”

    只是刚出洗手间,就有个侍者在等着她了。

    林惜下意识地往厕所退了一步:“你想干嘛?”

    她手已经开了手机的锁,一旦对方有动作,她就给陆言深打电话。

    自从那一件事情之后,她直接就把陆言深的号码设置成紧急拨号了。

    对方没有动,还站在那儿,态度倒是友好:“新娘有些话想跟你说,麻烦林小姐跟我走一趟。”

    一听到是童嘉琳,林惜眉头直接就皱了起来:“不好意思,麻烦你告诉她,陆总在等我,我没时间,也没兴趣听她讲话。”

    “新娘说,事情是跟陆总有关的,她让你不用担心,她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

    林惜拿不准童嘉琳到底想干嘛,但是有点脑子的,都不会在今天这样的场合闹事。

    童嘉琳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她今天要是没有随了她的愿,指不定哪一天她还是会找她。

    与其再给童嘉琳一个害自己的机会,还不如先把主动权拿在手上。

    这么想着,林惜还是点了点头:“带路吧。”

    侍者点了点头,仿佛也知道她不放心,一直都在前面带着路,偶尔回头看她一眼,确认她跟上去了,再继续往前走。

    这洗手间离更衣室和化妆间很近,走了不到二十秒就到了。

    “林小姐,到了。”

    说着,那侍者就退了下去。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陆言深发消息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她想了想,还是回了一条信息过去。

    门没有关,林惜抬手一推就开了。

    童嘉琳在里面吃东西,看到她进来,抽了纸巾擦了擦嘴角,脸上的表情是冷的:“林惜,你很得意吧?”

    林惜站在门边上,手还是放在门上,没有让门关上:“你找我来想说什么?”

    童嘉琳冷笑了一下,抬腿走向她。

    房间就只有她们两个人,林惜倒不怕童嘉琳会对自己做什么。

    她一直盯着她,所有她抬起手的时候,她很快就抬手挡开了她的手,“童嘉琳,你不要以为,你和邓瑞生结婚了,这件事情就算完了,我劝你还是识趣一点,不然到时候,就算是跪在地上求陆言深,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件事情当然没有完!”她说着,又逼近了一步,林惜忍不住抬手挡着,结果她童嘉琳不知道怎么就摔在地上了。

    她皱了一下眉,反应过来知道童嘉琳是什么意思,不禁好像:“童嘉琳你以为这样,就能够陷害我?”

    地上的童嘉琳冷笑:“能不能可不是你说的!”

    说着,她抬手把桌上的杯子一扔,“嘭”的一下,玻璃杯碎在地上,她在那儿冷冷地看着她:“林惜,你也算是了解我,我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我就今天不痛快,你也别想痛快!”

    “你疯了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居然——”

    林惜脸色一顿,视线落在童嘉琳的身下,那血一点点地流下来,在那白色的地板上十分的明显。

    她下意识地想走,结果门刚好被人推开。

    进来的不是谁,正是邓瑞生。

    “林小姐?”

    邓瑞生愣了一下,视线落在童嘉琳的身上,脸色一变:“怎么回事?童嘉琳,你怎么——”

    他话还没有说完,许慧红已经推门进来了,看到一滩的血,直接就尖叫了起来:“啊!琳琳!琳琳——”

    “是她,妈,是她,四年前我把她的孩子害死了,她现在要害死我的孩子!她刚刚逼着我把药吃下去了,啊——好痛,好痛,快,送,送我去医院!”

    “怎么一回事?”

    这时候许慧君也进来了,林惜被逼到一旁,她冷眼地看着童嘉琳的自导自演,勾着唇冷笑了一下。

    “是你!是你这个狐狸精害琳琳的对不对?我——”

    许慧红的巴掌还未落下,她人就被陆言深拉到了怀里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