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7 她早就算计好了

    “下次看到她就走,不用管她,你只要不敢单独跟她在一起,吃不了亏。”

    林惜看着他,有点不赞同:“我这一次也没吃亏啊。”

    陆言深拿着她的手放在嘴里咬了一下:“记住没?”

    他懒得跟她说那么多,童嘉琳那个人,这一次要不是被逼急了,指不定就真的弄出什么事情来了。

    也得亏了林惜这一次聪明,会拿手机录音,要不然,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他压着,他们不占理,童家跟邓家两家人一起压下来,他要保住林惜,也是一件吃力的事情。

    他本来不想这么快动童家的,现在看来,这童家不能再留了。

    林惜吃痛,看着自己手背上的牙齿印,瞪着眼睛看着他:“陆总,你还真的咬啊?”

    “让你长点儿记性。”

    他松了手,靠在背椅上。

    林惜看他闭了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这个男人狠心起来是真的狠心啊,她的皮肤本来就白,他这么咬了一口,那上面的牙齿印都快渗出血来了。

    这件事情没这么容易过去的,不过林惜才不管,童嘉琳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就算陆言深放过她,邓家都未必愿意放过她。

    这么一想,林惜倒有点儿乐了,这童嘉琳确实是被逼急了,这又一次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了。

    医院里。

    童嘉琳刚从手术室推出来,刚清宫完,脸色白得很,她偏偏拉着邓瑞生:“陆言深跟林惜呢?”

    邓瑞生本来就憋了一股的火,现在听到她一醒来就问这两个人,顿时就爆发了,捉起她床头的东西就往地上扔:“童嘉琳,你要疯就自己疯,别拉着我邓瑞生陪着你!”

    “你干什么!”

    许慧红一进来看到的就是邓瑞生砸东西的场面,冲过去直接就把邓瑞生拉开了:“琳琳失去孩子已经很伤心了,你这是干什么,瑞生?”

    听到许慧红的话,邓瑞生突然笑了起来:“她伤心?你看看她哪里伤心了?刚从手术室出来没有多久,她就问我林惜和陆言深!她看着像伤心的样子吗!?”

    这时候邓奇峰和童大伟就进来了,童嘉琳看到许慧红的时候坐了起来,只是没等她开口,童大伟上前抬手就对着她打了一巴掌:“你看看你干的什么事情!”

    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可是哪里需要调查清楚,童大伟哪里会不知道童嘉琳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事情,童嘉琳又不是第一坐了。

    以前倒是没什么,她收拾的人都是陆言深看不上的,现在对付林惜,明知道陆言深护着人,她还非要跟林惜过不去。

    怀孕了,跟邓瑞生结婚了,还不安分。

    童大伟被童嘉琳气得都快吐血了,偏偏许慧红是个疼女儿的,见童大伟打了童嘉琳一巴掌,上前就跟童大伟闹。

    整个病房,闹哄哄的,直到护士过来警告,两个人才消停了一点。

    邓瑞生真的没想到童家,除了童大伟,就没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

    他看着许慧红和童嘉琳,大声一喝:“够了!你们童家的宝贝千金我们要不起,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就对外宣布我们离婚。”

    邓奇峰想说些什么,邓瑞生却半分面子都不给,直接说道:“爸,你要是再压着我跟她在一起,你就等着邓家遭殃吧!”

    陆言深不是个简单的,就算是他脱离了陆家,他本身也不是个好惹的。

    早就在几年前,他已经派人去查过陆知行了,可是什么都查不出来,他是陆家人的身份也瞒了这么久,显然陆言深的关系网很强。

    大概在童家看来,陆言深也不过依仗陆家,然而这十几年来,陆言深在A市,哪里有提过一句陆家,可是他一出现,哪个不要敬畏几分的?

    这样的身份地位,真的以为就一个达思的董事长这么简单。

    邓奇峰到底还是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见童大伟要说话,他先一步开口:“瑞生说得对,今天才婚礼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事情,可见他们两个人明显是气场不和。当初是我想岔了,我们邓家会给嘉琳补偿的,至于以后,等事情的风声过去了,就对外公布离婚吧。”

    “邓——”

    童大伟还想说些什么,邓奇峰已经转身走了。

    正在这时候,邓奇峰的手机刚好响了起来,童嘉琳流产的事情也有结果了。

    接完电话,邓奇峰脸色有些发青,看着自己的儿子:“叶家的二女儿你认识?”

    邓瑞生想了想:“见过几面,不算认识。”

    邓奇峰脸色缓了缓,却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一次童嘉琳流产,是她在水里面下了药!”

    邓瑞生脸色一僵,“这么说,这件事情跟童嘉琳没关系?”

    “不见得。”

    童嘉琳的性格,今天晚上的事情,显然多半是她做的。

    林惜看了一眼陆言深:“那个叶佳欣是什么来头?”

    陆言深把手机一扔:“叶家的二女儿,两年前刚留学回国。”

    她想了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脸色有些不好:“这个童嘉琳太变态了,我说她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情,原来她早就算计好了。”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将人拉到怀里面,“现在知道了?”

    林惜觉得奇怪,扭头看着他,挑了挑眉:“陆总,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他冷哼了一声:“童嘉琳早就知道叶佳欣会动手了,甚至请帖都是她发的。”

    听到他的话,林惜脸色一僵:“童嘉琳是不是有病啊?”

    为了把她拉下水,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牺牲了。

    陆言深不想聊这些事情,看到童嘉琳今天躺在地上一地血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两个人四年前的那个孩子。

    他低头吻着她,那吻有点轻,跟陆总平时的风格有点不太像。

    林惜怔了一下,回头看着他:“陆总?”

    “嗯。”

    他应着她,显然有点不太想说。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她不可能感觉不出来的,转过身抱着他:“陆总?”

    她说着,亲了他一下,没问什么,只是一双看着他的眼眸已经把什么都问出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