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8 陆总,没关系的

    他低头看着她,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陆言深先动了动,“林惜。”

    “嗯。”

    他压低头,凑到她的脖子间。

    两个人靠得这么近,林惜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每一下呼吸。

    热的、湿的。

    他没说话,只是抱着她紧了一下。

    跟个小孩子一样。

    林惜心顿时就软得跟海绵一样,忍不住抬手摸着他有些刺的头发。

    男人的头发长得快,她上一次说头发长了,陆言深没过几天就去把头发剪了,现在头发又长出来了,毛毛的,软软的。

    她突然想起许慧君说的话,不禁撇了撇嘴:“陆总,听说你跟童小姐青梅竹马啊?”

    陆言深抬头看着她,眉头一挑:“听谁说的?”

    她伸手挑着他的下巴,“你说呢?”

    明知故问,还能是谁说的。

    他抬手拉着她的手,压着她就倒在了一旁的枕头上:“她说你就信?”

    胆儿挺大的,居然敢拿手指挑他。

    林惜哼了一声,抬手按住自己的衣服,不让他的手伸进来:“不信啊,这不是等着你说吗?”

    眼角微微挑着,眼底的笑意却怎么都压不住。

    明显是存心的。

    陆言深最受不了她这个样子了,抬手将她压在衣服上的手拉开,手伸了进去。

    大手有点热,指腹间的薄茧划过她身上的每一寸,林惜觉得痒痒的,直直到心头里面去。

    “嗯??”

    再这么下去,陆总又蒙混过关了,她连忙压着他的手,学着他平日逼问她的样子。

    陆言深看着她,黑眸微微发沉:“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哟,拐着弯不回答呢是吧?

    林惜直接就把那放在自己衣服里面的手拉了出来,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侧过身直接背对着他:“不早了,陆总我们该睡觉了。”

    动作行云流水,剩陆言深一个人半压在那儿,手还保持这之前的姿势。

    这脾气来得也有点快了吧?

    谁惯得的啊?

    得了,他自己惯的。

    没两秒,陆总就把人掰过来了,拉开被子直接扯着她的衣服就往上拉:“抬手。”

    她倒是配合,睡衣被脱掉,里面什么都没有。

    大手直接就落在她的胸前,他压下来亲她,那衣服有些凉,林惜动了动。

    陆言深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自己一只手就把衣服脱了。

    林惜躺在那儿,直勾勾地看着男人的身上的线条,一双眼睛微微勾着,倒是一点儿都不害臊。

    陆言深被她看得心头发热,身下更热,低下去重新吻她:“林惜。”

    他总是喜欢这样,说事情之前呢,先叫一下她的名字,然后停一下,亲她一会儿,才开口:“你脾气是不是越来越大了?”

    “有吗?”

    她抬手勾着他的脖子,脸上的笑意哪里还看得出来,就那么十几秒前,这人还在闹脾气呢。

    陆言深一边脱着自己的裤子一边看着她,微微嗤了一声:“说变就变。”

    她心中一动,松了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指腹按了一下他的下巴,然后勾着食指从他的颈线一直滑下去,沿着那好看的线条一路向下,最后在小腹的顶端停了下来,仰头看着他,眼睛圆澄澄的:“比不上陆总。”

    一边说着,手一边往下,最后意有所指地停在某处。

    陆言深闷哼了一声,低头看着她,眼底像漩涡一样,吸得她转不开视线。

    这小妖精,简直要上天了。

    他也空了一只手,将她的手直直按了下去,然后压在她的耳边沉沉地开口:“让你变一下?”

    林惜脸顿时就烫了起来了,手下意识地缩了缩,却被他扣得紧。

    “我不要。”

    她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他整个人直接就压了下来,暴雨一样的吻落下来,全都是在她没办法承受的地方。

    林惜的浑身都是软的,手被人拉着哪里还有反抗的机会。

    但是陆总哪里是眼皮子这么浅的人,觉得气候差不多了,这菜能端上来下口了,他哪里还管那餐前小甜点。

    “嗯——”

    他整个人沉下来,林惜觉得自己气都喘不过来。

    陆言深松了一下,她默契地把手勾上去,紧紧地攀附着。

    “不要?”

    还记着她刚才的话,他一边磨着她一边在她的耳边问着。

    林惜看着他笑:“真小气。”

    声音又轻又软,就好像羽毛一样,被风吹着,在人的心上撩得浑身都痒。

    这个时候的林惜,一张脸,哪里都是勾人的,这么看着人,陆言深脸上微微一沉,动作也重了起来。

    她眉头不禁一皱,差点没忍住叫出声音来。

    “我跟童嘉琳不熟。”

    冷不丁的,男人低沉压抑的声音传来。

    林惜迷迷糊糊,半响才反应过来,心底好笑,又觉得感动,张嘴开始亲他。

    她其实不过是想要转移话题而已,偏偏他就当真了。

    还说她笨呢,有时候他自己还不是个笨的。

    眼睛、鼻子、嘴巴、脖子,一下下的,最后重新返回落在他的耳畔:“就算,嗯——是,青梅竹马,你,也,也是我的!”

    说话都艰难,却还非要撑着说。

    偏偏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娇娇软软的,根本就是鼓励着身上的人。

    又上又下,林惜觉得自己好像在一波波的海浪上面飘着,就没有停下来过。偶尔一个巨浪拍过来,她整个人都是空白的,只是下意识地攀紧了身上的男人,仿佛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冲走。

    灯光下,身下的人微微眯着眼,脸上灿若桃花的红,那两瓣小唇就好像娇艳欲滴的花蕊一样。

    她隐忍着不想叫,手紧紧地捉着他的双臂,陆言深能够感觉到那指甲掐进自己皮肉的疼。

    他现在是清醒的,又不是很清醒。

    怎么就有这样的人呢,一颦一笑,好像全都是专门为了让他欢喜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惜手紧了紧,让自己往陆言深的身上又贴近了几分,喘着虚弱的气息在他的耳边开口:“陆总,没关系的。”

    她一边说着,落在他后背的手还轻轻地抚着。

    动作不重,却仿佛千斤坠一样往他的心头压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