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99 他当然得护紧一点儿

    深夜。

    陆言深少有的失眠,从林惜回来之后,他已经很少失眠了,今天晚上倒是例外。

    身旁的林惜倒是睡得熟,刚才被他折腾了那么久,现在估计是在她的耳边放个响雷,她也未必能够起得来。

    他不喜欢开暖气,晚上的气温低,房间里面没有暖气,林惜怕冷,他就才坐起来没几分钟,人就往他身边挪了。

    就好像是婴儿在找妈妈一样,身体就是往着他的身上拱,一只手动来动去,仿佛在捞着什么。

    他知道她想捞什么,林惜已经习惯了抱着他一只手臂睡觉了,这会儿他人作了起来,她手上空了,腰上什么都没压着,铁定是不习惯的。

    看着她手捞来捞起,他忍不住就想笑了,抬手伸了过去。

    果然,刚碰到他的手,她一把就将他的手臂拉过去了。

    陆言深没想到她睡着了都这么大的力气,整个人被她拉着,差点儿就往她的身上压下去了。

    幸亏他动作快,手撑在了她身前的床上,把自己给撑住了,才没有往她的身上压下去。

    看着她睡得安详的脸,他认命地躺了下去,侧过身,将人拢进了怀里面。

    “陆总。”

    睡得跟猪一样的人突然叫了他一下,陆言深还以为自己把人给吵醒了,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嗯?”

    她没再说话,他微微起身,偏头过去,发现刚才不过是她说的是梦话。

    也不知道梦到什么,这睡着了都知道叫她。

    你说着林惜到底是什么变的呢,怎么就连做个梦都会讨他欢心呢?

    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会撒娇,却小心翼翼的;能生气,却也只是闷气;也是叫他陆总,但语气里面的恐惧比欢喜要多。

    怪不得从前他不喜欢她,一点儿都不讨人喜欢,一天到晚看着他,就跟他会把她吞了一样。

    也不想想自己,瘦得跟竹竿一样,他就算想吞,也怕消化不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撒起娇耍起脾气来真是不分地点也不分时间,可每一次,都让他欢喜。

    就好像刚才,她该是看出来他在想四年前那个孩子的事情了,硬是转移了话题。

    别说,他一开始还真的没反应过来,要不是她最后抱着他来了那么一句:陆总,没关系的。

    她总是这样,好像总是能有办法让他开心,就是说一句话,都能让他心口发软的。

    整个人都是软的。

    想到这里,陆总忍不住把怀了的人抱紧了一下。

    许慧红说他把人护得紧,他当然得护紧一点儿,宝贝儿啊,要是被别人抢了,他哪里去找第二个林惜?

    这个世界上,大概就只有这么一个林惜,会哄他开心,会勾得他心头发痒,会让他爱得心甘情愿。

    这不,大半夜睡不着,想抽根烟,想到她让自己戒烟,连打火机都不敢碰一下。

    却是甘之如饴呢。

    林惜一睁开眼,窗外的天还是阴沉沉的。

    她以为还早,结果一开时间,都已经八点多了。

    陆言深推开门,运动完洗了澡,身上还穿着家居服:“不起来了。”

    她想起了之前他直接把人从被窝里面挖出来,林惜下意识的拉紧了被子,看着他眼睛动了动,没回答他的问题:“陆总不去公司吗?”

    他没说话,直接把人抱了起来:“跟我去一趟公司。”

    不想去。

    可陆言深直接就将她拽了起来,抱着人放进了浴室:“给你二十分钟收拾好。”

    “……”

    专制啊你陆总!

    林惜被陆言深带去了公司,她没事干,就带了毛线过去织毛衣。

    她本来还在想陆总发什么疯,黏人巨婴可不是陆总的人设。

    直到许慧红冲进来,她才算是明白。

    “陆总——”

    丁源没把人拦住,看着陆言深有点不敢说话。

    陆言深扫了他一眼,挥了挥手:“端杯水来给童太太。”

    “不用了,我今天是来找林惜的!”

    林惜已经把毛线收好了,看着来势汹汹的许慧红,脸上带着几分冷笑:“童太太找我,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陆言深已经走到她身边了,丁源也让人端了热茶过来:“童太太。”

    许慧红看了一眼,冷哼一声,直直地看向陆言深:“言深,你母亲怎么说也是我的妹妹,我们陆童两家是打断了骨头肉也连着的,你现在为了一个外人要拦着我?”

    陆言深脸色不变,一双黑眸却是冷得渗人:“外人?童太太可能没搞清楚,我只是姓陆而已。”

    许慧红没想到他会这么不给情面,脸色一青,也懒得再跟陆言深说了,视线狠狠地剜向林惜:“一个多月前,是你给琳琳下药的?”

    秋后算账?

    林惜愣了一下,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童太太还真的是帮亲不帮理啊。”

    她小小的教训,就让她冲过来找她算账。

    那童嘉琳干的事情呢?

    许慧红今天听童嘉琳说是林惜陷害她的事情,早就气得没什么理智了,这会儿林惜还这么顶撞过来,她视线落在一旁的热茶上。

    天气冷,那热茶是热腾腾的,这会儿正冒着热气。

    她想都没想,弯腰就将那热茶拿起来泼向林惜。

    林惜早就注意到了,她往一旁一侧,刚好陆言深拉着她,她顺势倒在陆言深的怀里面,躲过了那热茶。

    陆言深将人微微拉到身后,上前一步看着许慧红:“童太太,去年许厅长在H州挺流连忘返的。”

    他一句话,许慧红脸色就白了下来:“陆言深,你这是想干什么?你为了一个女人,要伤了我们两家人的情分?”

    陆言深脸色凉薄:“情分这个东西,你说有,它不一定有。但是我说没有,就一定没有。”

    这么说,明显是不给情面了。

    许慧红气得整个人都是抖的,可是她到底还是顾忌着陆言深刚才说的话,抬手指着陆言深,半响才挤了一句话出来:“你,你等着,这事情我铁定告诉你爸!”

    说着,她气冲冲地走了。

    林惜看着她的背影,转头看向陆言深,不禁皱起了眉:“陆总,你爸爸那边——”

    “没事。”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风淡云轻的。

    林惜还想问下去,见他不想说,只好转移话题:“你早就知道她要来找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