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0 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见她了

    “嗯,中午吃什么?”

    他就应了一声,显然是不太想说这件事情。

    林惜看了他一会儿,也识趣地没有继续问下去:“火锅好不好?”

    这个时候天气冷,吃火锅最好了。

    但是陆言深向来挑吃,像火锅这样的东西,他一向都是不碰的。

    不过这些天冷,林惜不知道怎么就是很想吃,仰头看着他没再说什么,只是眼底的期盼却十分的明显。

    他低头看了她一会儿:“让丁源去安排。”

    听到他的回答,林惜勾着唇笑了起来:“陆总不是不吃火锅的吗?”

    陆言深低头睨着她,不紧不慢地说着:“我不吃火锅,我吃你。”

    “……”

    他表情认真,林惜被他看了没几秒钟就受不了了。

    “我突然不是很想吃火锅。”

    她连忙改了口,可是陆言深直接就打了个电话给丁源,让他定个吃火锅的位置。

    许慧红气冲冲地来找她,结果被陆言深几句话就吓得脸色苍白地走了。

    林惜虽然对童家的事情不怎么关注,更别说许慧红那边的事情了。

    今天中午听陆言深这么一说,她多少也猜到了,必定是许慧红的弟弟犯了什么事情,把柄在陆言深的身上了。

    林惜不得不承认,陆言深这个男人,未雨绸缪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昨天晚上事情发生之后,她也不是没有想到过今天童家会有什么动作,就是没有想到先找上门的是许慧红,而邓家,却没有一点儿动静。

    这其中,显然是邓家和童家没有达成共识。

    昨天童嘉琳才跟邓瑞生结婚,这婚礼都还没有完全结束,童嘉琳就出事情了。

    虽然邓家和童家都尽力地把消息封锁了,可是林惜跟陆言深刚进商场,大屏幕上放着的就是昨天童嘉琳在婚礼上出的事情。

    林惜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陆总?”

    他刚把大衣脱下来,抬头看着她,眉头微微一挑:“嗯?”

    她笑了笑,拿出手机把童嘉琳的事情拿给他看:“她要是看到,会不会被气疯?”

    陆言深冷嗤了一下:“她折腾不了多久。”

    林惜听他这么一说,就明白了,他这是要向童家下手了。

    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一点,抬手拉了拉他放在桌面上的手:“你要向童家下手?”

    他看着她,没说话,只是意思显而易见。

    林惜不赞成:“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见她了,陆总你还是不要这么——”

    她虽然不知道陆言深在做什么,但是明显,童家那边,陆言深短期内是还不想动的。

    可是今天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或者说是昨天晚上,其实他就已经决定动童家了。

    陆言深不是意气用事的人,她不知道他的计划,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但跟他一起这么久,林惜多少还是有一点感觉的,她不想陆言深因为自己而把计划提前了。

    他做事情向来都是有十足的把握才动手的,如果贸然动童家,别说陆家不同意,就是如今的邓家,多少也会拦着的。

    她知道的,陆言深还没有办法同事扛这么多人。

    他却知道她在想什么,抬手把洗好的杯子放到她的跟前:“童家那边丁源早就已经开始布局了,网已经下好了,不过是等着我抬手而已。”

    他很少解释这些事情,不过是知道她自己乱想,所以现在多说了一句。

    陆言深虽然说得明白,可林惜也知道,他把所有事情都布好局,却迟迟不动手,显然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现在却因为她而把这个时机抛弃了。

    她好多的话想说,她跟他在一起,从来都不想成为他的累赘。但也知道,他一旦决定的事情,她怎么说都没有用。

    抿了抿唇,林惜也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情了。

    索性这时候,她点的食材全都上来了,她把注意力落在那食材上,没有再纠结童家的问题了。

    陆言深做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尽。

    童家这些年盘根错节,其实也不是那么好扳倒的。

    他在一年前林惜回国,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童嘉琳是个疯子,她指不定还会闹出些什么事情,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先下手为强。

    童家一开始倒是没有发现陆言深的动作的,毕竟这几年确实捉的有点严。

    最先出事情的是童大伟三弟童大雄的一个儿子,童振明。

    童振明是典型的不学无术富二代,吃喝嫖赌样样都在行。

    童大雄就只有一个儿子,从小到大养起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前些年就出过几次事情了,可是童家有钱,也有关系,愣是压下来了。

    今年童振明吸完了毒之后开车,把一对母子给撞死了。

    这事情是今年四月份的事情,那对母子的家庭很普通,一家四口人,母亲和儿子死了,还剩下一个读初中的女儿跟一个普通职员的父亲。

    童家私底下赔了三百多万,童大雄拧着童振明跟那父亲和女儿磕头认罪,一脸悔不当初的样子。

    人死灯灭,可是活着的人还的继续活着,那家人也只能拿了三百万撤诉。

    这事情本来就完了,可是就在前两个月,童振明酒驾又出事了。

    这一次没有把人给撞死,倒是把人撞得半身不遂。这一次对方也是富足的,几百万虽然不算少,可比起一个人,倒不算什么。

    这事情双方斗了一个多月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具体的解决方案。

    丁源没做什么,就是把这两件事情翻出来,现在报纸上天天都在讲童振明的事情。

    有些“热心群众”算了算这些年来童大雄的收入,再结合他名下的财产跟童振明那五百多万的跑车一对比,童大雄就被弄进去了。

    这事情闹了一个多月,林惜天天看着,就跟看反贪电视剧一样。

    童大雄被捉的那一天,A市下起了第二场雪。

    一转眼,就到了一月中旬了,还有一个星期就过年了。

    林惜拿着平板正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刚从书房出来的陆总抬手就招了招人:“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