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1 你有没有想我?

    陆言深从书房出来,手上还拿着手机,脸上的表情很淡,林惜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心情不太好。

    听到他叫自己,她也没说什么,起身就走了过去,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仰头看着人,眼角吊着几分笑意:“陆总,眉头皱这么紧,想长皱纹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手上去抚着。

    他低头看着她,被陆博文那个电话撩起来的火一下子就灭了。

    其实陆言深不算是生气,只是因为童家的事情,陆博文有所察觉了。

    刚才在电话里面,陆博文虽然没有明确的说些什么,可是他那一句“你是姓陆的,别以为陆家出事了,你能够独善其身”就足够说明了,陆博文察觉到他在做些什么。

    童家的事情确实是有些打草惊蛇了,但凡碰上林惜的事情,他总是有些不太理智。

    明明林惜跟丁源两个人都劝过自己,却偏偏还是想要尽快将童家拿下来。

    但事情也不算是完全暴露了,起码他对林惜的态度明眼人都看在眼里面。刚才的电话,陆博文也不过是想要打乱他的阵脚而已。

    他平日对林惜这么紧张,如果真的出了童嘉琳那样的事情,他还不拿童家来开刀,像陆博文那个老狐狸,指不定就会怀疑了。

    这件事情也算是因祸得福,他烦躁的是顾沁。那到底是他的生母,就算是从来都没有相处过,可是血脉相连。

    但她现在在陆博文的手上,陆博文也知道顾沁是个很好的筹码,他藏得紧,好几次他的人差点儿就找到顾沁了,但是没过几天,他们找过去,已经人去楼空了。

    这一次对童家下手,陆博文不知道会对顾沁做些什么。

    那是他的生母,他不是真的冷血无情。

    林惜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陆言深现在有些烦躁,还有说不清楚的低沉。

    这个男人向来都不动声色的,但是她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他眉头动一下,是高兴还是生气,她还是能够觉察出来的。

    她的话就好像是被扔进潭水里面的石子一样,溅起几分涟漪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好半响不说话。

    她又动了动,托着她的大手也跟着动了动,掌心微微用力,将人往自己的怀里面搂了搂。

    林惜落在他眉眼上的手指往下移了移,最后落在他的薄唇上:“陆总啊——”

    眼底的笑意已经浅了几分了,那指腹有些凉,跟他唇上的暖热形成鲜明的对比。

    顿了一下,她又接上去:“就算是长皱纹了,你还是最帅的陆总。”

    微微低着眼眸,视线落在他的薄唇上,松了手,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很轻的一下,就好像是那绒绒的毛吹过来一样。

    陆言深心底好笑,将人抱着上楼进了卧室,放到床上,他才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开口:“今年回去J市吗?”

    他抬手将身上的毛衣往一旁一扔,因为没有去公司,他难得穿得比平时随意了很多,周身的冷意也削减了许多。

    他低着头看着床上的她,林惜抬头看着就在自己上方不到半米距离的人,愣了一下,才开口:“陆总回T市吗?”

    过年了,就算是平时闹成什么样子,总归是要回去维持一下嘴表面的平和的。

    他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将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脱了下来:“陪你回去J市。”

    他说完,转身就进了浴室。

    林惜半躺在床上,看着陆言深消失在浴室的身影,好半响,嘴角的笑意都没有消下去。

    这春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公司已经开始放假了。

    林惜本来就没什么事情做,就等陆言深忙完两个人就动身去J市了。

    至于陆言深为什么不回去T市,林惜是不会问的,有些事情,他不说,她要给他足够的空间。

    今年春节是在一月二十四好,达思在二十号就已经完全放假了。

    陆言深二十号这天还有一个应酬,他平日去饭局一向都很克制的,倒是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喝得有些多了。

    丁源把人带回来的时候,他周身的冷气,寻常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林惜一看到他,连忙伸手将人扶到身上,“丁秘书,谢谢你了,我煮了——”

    “不用麻烦了林小姐,司机在楼下,我先回去了。”

    这都十一点多了,丁秘书是有家室的人,林惜自然不好意思留着人。

    她其实没见过陆言深真的喝醉过,陆言深这个人,自制力十分的惊人,很多时候就算是喝醉了,他凭着自己毅力,也还是能够端出一副完全没有醉的清醒样。

    像今天这样,一句话都不说,面无表情地往人身上靠的情况,倒是少见。

    她知道他今晚是最后一个饭局,见的都是不简单的人物,喝酒是逃不过去了,所以她早就已经备好了醒酒汤了。

    林惜好不容易将人扶到沙发上,喂陆言深喝了醒酒汤,想要帮他擦身体,却被他突然伸手拉住。

    人喝醉了,力气倒是不小。

    她没有注意,一下子就被他拽着往怀里面带。

    很浓的酒味,林惜闻到了白兰地的味道,眉头皱了皱,手撑在他的胸口上试探性地叫了一句:“陆总?”

    抬起头,才发现他一双黑眸正紧紧地看着她:“林惜。”

    他开口叫她,声音比平时要暖几分,尾音低低的,落在她的心上,一下子就软下来了。

    她抬手摸了摸他的眉眼:“我在这里。”

    “你有没有想我?”

    他手突然放到她的后背上用力往怀里面一扣,力气大,她被他紧紧地摁在胸膛前,一半的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

    林惜觉得好笑,却还是应了一声:“想。”

    两人天天都见面,还要问想不想,倒是没想到,陆总是个这么腻歪的人。

    “有多想?我看你过得挺好的,每天忙得怕是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阴测测的,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不甘。

    林惜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了,她本来是以为陆言深喝醉了撒娇,现在一听,才知道这人喝醉了,不知道怎么想到从前的事情去了。

    他问她想不想他,是在问她分开的那几年想不想他。

    就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林惜觉得眼睛都是被泡在水里面的,死死忍着,才忍着没有哭出来。

    仿佛知道她现在的感受,脸上突然一热,大手的大拇指突然落在她的眼角,带着薄茧,仿佛要落到她的心底去一样:“别哭,你一哭,我就忍不住想把你捉回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