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2 遇到陆总之后

    这些话,陆言深倒是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

    回国到现在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她也刻意不去问这几年,他也没怎么问过,只除了那一天问过韩进的事情。

    她哪里会不想他,可是那时候,只要一想到他这个人,心口又酸又疼。

    他们两个人当初也算是和平分开的,没有像别人那样狗血的大吵大闹,弄得不欢而散。

    可就是因为这和平,越发的让人难受。

    他不挽留,她没有留下的理由,这种无能为力才最让人绝望的。

    那几年里面,她也有过想要回来看看他的时候,紧紧是看一眼,她也想回来的。

    但每次都克制住了,她没什么好的,唯一好的就是还有几分骨气,说分开的时候就分开。

    现在被他旧事重提,倒是勾起她当初的难受。

    大拇指在她的眼睛周围来来回回,末了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想了想,陆言深低头开始吻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他的吻有些轻,还慢,一下一下的,十分的分明。

    他满身的酒气包裹着她,林惜等了好几分钟,才等到他的吻停了下来。

    陆言深没再吻她之后,倒是把人抱着,手扣得紧,她有些哭笑不得:“陆总?”

    “嗯。”

    他倒还是会应着她,就是不撒手。

    林惜倒是没想到陆言深喝醉了会是这样的,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总算把人收拾好扶到床上。

    陆言深这一回是真的喝醉了,人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林惜洗了澡出来,掀开被子往里面钻。

    她只是简单地给他擦了个身,身上的酒气还没有完全消去,可他整个人就好像一个火炉一样,林惜下意识地就往他的身上靠过去。

    这一折腾,都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第二天林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前两天雪才停,外面的天色不算太好。

    她刚一动,身边的男人的手一紧,她人就被他压着往怀里面扣了。

    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洗了个澡又重新回到床上。

    林惜转身看着他,刚睡醒,脸上的表情还有些呆,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是十分的明显:“陆总,昨晚的事情还有印象吗?”

    她仰着头看着他笑,就好像是逮到老鼠的小猫一样,有些得意,又有些按捺不住的急迫。

    陆言深压低视线落在她那一张一合的唇瓣上,因为刚睡醒,这冬天又有些干,林惜的嘴唇不算很润,却粉粉的,好像引着人却给她上点光彩一样。

    他喉结微微动了动,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记得。”

    一边说着,那原本是在她后背上的手往下挪了挪,最后停在她丰润的臀上。

    他眼神有些散漫,林惜被他看得心头微微一颤,这大清早的,有点太刺激。

    那大手的手心好像带了火把,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他的手,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林惜哪里比得过陆言深的手。

    她本来还想笑笑他昨天说的那些话,现在才想起来,陆言深哪里是会把这些事藏住的人。

    他就连表个白,都是那么直接干脆的。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在自己的耳边响了起来:“林惜,我后悔的事情不多,在你身上我就后悔了两件了。”

    昨天其实他不算醉得完全没有意识,会说那些话,不过是因为想起韩进说的话。

    他知道韩进是特意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不痛快。

    要是当年他们两个人没分开,那个孩子现在都能打酱油了,林惜更不过说认识韩进那个男人。

    他现在都记着韩进昨天晚上说的话,什么他这样将林惜拖下水,有没有想过林惜的感受,有没有考虑过林惜的安全。

    他真的是讨厌透了韩进昨天晚上一脸指责的表情,要不是昨晚丁源拦着,他早就打人了。

    这会儿林惜问起来,他心还是不平。

    林惜倒是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干脆,想了一会儿,抱着他往他的胸膛里面蹭着开口:“但遇到陆总之后,我一件后悔的事情都没有。”

    她知道他后悔的是什么,所以先开口就把话都堵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抬手就把人拉上来,低头就亲了下去。

    什么话都让她给说了,还真的是比小棉袄还要贴心。

    大早上的,外面冷得让人哆嗦,可是这被窝里面,两人热火朝天的。

    被子下的两个人正死死的缠着,林惜紧着一口气,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来了,偏偏他一下一下狠。

    他怎么能不狠呢?

    一大早上的,她就说着甜言蜜语勾着他,勾得他浑身上下都是痒的,也就在还有这样,才能够让他缓和几分。

    “陆总——”

    她咬着牙哼着,想要让他适可而止。

    可是陆总什么事情都知道适可而止,唯独在这一件事情上。

    结束的时候,她浑身怏怏地被他抱着。

    那原本有些干的唇瓣如今又艳又红,就像是那早春开在枝头上的桃花一样。

    两个人在公寓里面待了两天,过了年三十,初一的早上才开车去J市。

    初一的高速上没什么车,避开了高峰之后,两个人不到三个小时就到J市了。

    只不过到兰溪村还得废点时间,车子停在村口的时候刚好是下午两点。

    初一村名都还在家里面,没出去走亲戚,林惜刚下车就听到小孩子的声音。

    她一别四年再回来,心情却比早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平静。

    这时候陆言深下了车,走到她的身侧牵过她:“走。”

    她扭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抬腿跟着他走进去。

    今年的冬天更加的冷,林惜的手却是暖的,两个人一步步地往里面走,正在闹着的小孩都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打了招呼又开始清洁,忙完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

    林惜从外面刚烧完水,陆言深提着几床被子进来,只睨了她一眼,就自己拿着被子进去房间了。

    她跟着他进去,靠在一边上,不禁笑了起来:“陆总,你倒是一回生两回熟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