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3 她心疼得很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抬手就把手上的被子拆了出来,往床上铺了两床,剩下的两床他直接就拿出来放在床上,显然是用来盖的。

    “我烧了一大锅的水。”

    陆言深有洁癖,一天不洗澡就难受,林惜特意搞完清洁就马上烧水,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下来,自己先洗澡,等一下再烧一锅水,给陆言深洗澡。

    他走过来,抬手搂着她低头亲了她一下:“嗯,晚上吃什么?”

    这问题,好像他们能有什么吃的一样。

    仿佛猜到她想什么,陆言深下一秒就开口:“隔壁王先生说他们家昨天杀了三只鸡,等一下给我们端几盘过来。”

    说着,他顿了顿:“我把你的红包发了五个给他们家的孩子。”

    她还担心陆总这高高在上的人不知道发红包,倒是没想到他还是挺上道的,来之前林惜给他说过一次。

    两个人虽然没有真的扯证结婚,可是在王伯伯他们眼里面,他们两个人是夫妻,所以过年回来,见到小孩,自然是要给红包的,更别说王伯伯他们这么照顾她们。

    林惜抬手拉着他的下巴,陆言深顺着她的力气低头,她微微一踮脚,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个吻:“奖励你的,陆总。”

    “奖品不太够。”

    他抬手扣着她,没让她立刻离开。

    大概是因为离开了A市,陆言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眉眼间难得松散。

    她抬手推了推他:“陆总,得寸进尺可不是美德。”

    “我向来没什么美德。”

    他是商人,比起美德,更在乎的是落到手上的真实利益。

    林惜说不过他,比力气又比不过,还愁着怎么办,这时候正好有人在叫他们:“林惜?陆先生?”

    是隔壁王伯伯的声音。

    陆言深终于松了手,林惜跳开来,看着陆言深挑着眉得意地笑了一下。

    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陆言深睨着她,意味深长地扔下一句话:“这里的隔音可能不太好。”

    说完,他就不管林惜迅速涨红的一张脸,走了出去。

    因着陆言深下午的那一番话,林惜晚上上了床之后裹着一床被子自己缩在一旁装睡。

    陆言深去洗澡了,两个人在外面绕了一圈回来,林惜手脚冷得跟冰块一样。

    她自己一个人在被窝里面躺了十几分钟了,还没觉得暖起来。

    这时候正巧陆言深推开那木门走进来,他里面穿着一身睡衣,外面套着那黑色的长外套,一进来,林惜就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

    她下意识地动了动,抬头看着他一步步都走过来,坐下,上来。

    陆言深一直都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林惜被他看得浑身有些发紧。

    手上的被子被他一拉,她下意识地拉紧:“陆总——”

    微微拖着的尾音,眼底里面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哀求。

    下午惹人的时候倒是大胆得很,这会儿倒是知道求饶了?

    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陆言深抬手就将被子拉了开来,另一只手将她一拉,两个人就在同一个被窝里面了。

    他浑身都是热气,如果换了平日,林惜一定会忍不住把人凑过去的。

    可是现在,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人,手脚死死地克制着,没敢往那温暖的热源上凑。

    陆言深嗤了一声,将另外的一床被子又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然后躺下,将人用力一拉,拉到了怀里面。

    “陆总——”

    林惜有些颤颤,意思不言而喻。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你不冷?”

    冷啊,可是这不是下午被警告了吗?她现在不夹着尾巴做人,待会儿就得惨了。

    而且陆言深说得对,这屋子的隔音确实不太好,两家人又靠得紧,要是情难自禁被听到了,那真的就是前所未有的尴尬了。

    他冷哼了一声,“过来。”

    她摇头,还是不动。

    “再不过来,信不信你明天下不了床?”

    他说得倒是淡定,可是林惜却听得心头只颤。

    惹不起,惹不起。

    她之后把自己挪了过去,那热气往自己的身上扑,她眷恋的不想走,抬手抱着人,讨好地亲了一下:“陆总,我好累。”

    “倒没看出来你累,下午的时候不是还挺有劲儿的吗?”

    “不,我是真的累,我还很困。我要睡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嘛。”

    她抱着他的手臂,闭着眼睛讨好地求饶着。

    陆言深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头顶上的灯光是暖黄色的,落在林惜的脸上,衬得她那巴掌大的小脸更加的温婉。

    那睫毛又长又翘,因着那主人的紧张而一颤一颤的,一下下的,就跟刷子刮着他的心一样。

    陆言深勾了勾唇,抬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睡吧。”

    林惜听到他的话,微微一惊,睁开眼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陆总?”

    “精神很好?”

    她连连摇头,闭了眼睛这一次真的就开始酝酿睡意了。

    累的人,何止是她。

    陆言深也没想过今天晚上碰她,坐了五个多小时的车,当然是累,特别是后面两个多小时的路,不好走,车子颠得厉害。

    两个人睡得早,不到十点就睡了,第二天起来也不早,天色已经完全亮了,林惜伸手摸到手机一看,已经九点多了。

    陆言深昨天开了五个多小时的车,她知道他累,不然也不会睡到这个时候都没有醒。

    昨天晚上就是跟他闹一闹,陆言深一路上脸色不太好,期间接了一个电话,后来他直接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陆家那边在闹他。

    童家那边,自从童大雄出了事情之后,童大伟就意识到不对了。

    不过陆言深这半个月收了手,童家又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

    林惜知道,这年过完,陆言深必定是有一番大动作的。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心疼得很,却也知道,她能做的不多,不拖后腿就很好了。

    手落在那眉眼上,新的一年又来了,倒是没想到会回来这里。

    手腕被捉住,下一秒,那紧闭的眼皮下露出一双深黑的眼眸:“在干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