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4 对,陆总最棒

    陆言深刚睡醒,一双黑眸里面少了几分平日的凌厉,倒是明明晃晃地映着她的一张脸。

    林惜倒也没有被人捉包的难尴尬,对着他的那一双黑眸看了一会儿,然后抬头对着他的下巴轻轻咬了一下:“长胡渣了。”

    她说着,手动了动,挣开他的手落在他的下巴上摸了摸:“嗯,更帅了。”

    陆言深看着她,眼底带着几分隐隐的笑意,伸手一把就将人拉到怀里面。

    一大早的,就这么撩拨人,他可不是什么客气的人。

    他一翻身,就将人压在了身下。

    林惜勾着他的脖子,倒是没有半分的畏惧,一双杏眸直直地看着他:“陆总,这房间,隔音不太好啊。”

    陆言深眼眸微微一沉,伸手开始脱她的衣服,头压在她颈侧一边亲着她一边开口:“我无所谓。”

    比口才,林惜比不过陆言深;比脸皮厚,她自然也是比不过他的。

    今天是年初二,外面热热闹闹的,想来是村子外嫁的女儿回来了。大人的谈话声、小孩子玩闹的声音,热闹得,让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的心底都跟着鲜活了起来。

    这个年之后,等着他们的,就将是一天比一天还要乱的不平静,这大概是他们今年最为平静的日子了。

    外面风呼呼地刮着,老旧的窗户被风拍得“哐哐哐”的响。

    那窗户就在床头的斜对角,可床上的两个人却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一样。

    那老旧的木床咿咿呀呀地响着,林惜咬牙忍得辛苦,她不敢叫出来,这屋子的隔音真的很不好,就外面有孩子在玩闹,要是被听去了,她连人都不敢见了。

    反观陆言深,他说无所谓,倒还真的无所谓,一下一下地磨着她。

    一双黑眸低头看着她,将她脸色全部都收尽眼底,见她咬着真的不开口,陆言深勾着唇角就笑了起来了。

    压下去一边轻吻着她一边挑着她受不住的点磨着:“真的不叫?”

    她忍不住瞪着他,好不容易才能开口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陆总,是,是想不,不出门了,吗?”

    这个时候,就算是怒目,也是娇艳的,更何况她不过是嗔怪。

    陆言深滚了滚喉结,低头压着她的唇:“那就别叫了。”

    他吻着她,上下都是狂风暴雨,林惜连外面的爆竹声都听不到了,满耳只有男人的呼吸声,还有自己那些接不上来的喘息声。

    这大冬天的钻被窝确实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但是这么一大番运动下来,林惜是又累又饿。

    两个人停战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时间一下子就转到了十一点多。

    早餐没吃,还被陆言深翻来覆去弄了一番,林惜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是这个地方又不比城市里面,还能够打个电话或者那个手机叫个外卖送来吃的。

    这屋子虽然说当初林景修葺了一番,可也还是简陋得很,做个饭都是要自力更生的。

    林惜饿得前胸贴后背,虽然舍不得陆言深这个大火炉,但也知道,自己在这么睡下去,估计午饭也不用吃了。

    指望陆总?

    别开玩笑了,陆总就算再差,也没有试过自己动手烧火做吃的时候。

    她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咬着牙拿着衣服开始穿。

    “做饭?”

    却不想陆言深抬手她的手臂压了下来,林惜的衣服穿到一半,不舒服,动了动,他抬手拉着她的衣服帮她穿了一脚保暖衫。

    穿好之后,他的手就这么压着她的腰,没松开。

    林惜有气无力地睨了他一眼:“做饭啊,陆总。”

    她说完,抬手想拉开他的手,可是他那手臂就跟镶死的铁棒一样,她怎么用力都没能把它给拉开。

    “陆总?”

    她用手指戳了戳他手臂,不言而喻地看着他。

    “吃面吃不吃?”

    家里面的冰箱都好几十年,早就已经坏了,不过现在的天气,倒是用不着。

    林惜倒是没多想,继续拉他的手臂:“我就是想起来下几个饺子做点面。”

    饺子是她年三十的那个晚上包的,弄了很多,一并带过来了。

    陆言深手终于松了松,却是自己先起来:“你再睡一会儿,好了我叫你。”

    说着,他人就起来了。

    林惜愣了一下,看着他利落地把衣服穿上,直到人拉开门走出去,她才反应过来刚才陆言深说了什么。

    陆总这意思是要他动手做面?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林惜捂着枕头就笑了起来,躺了两分钟,还是跟着起来。

    不是她看不起陆言深,她是真的怕他连火都烧不起来。

    这天气冷,林惜刚从被窝里面出来倒是不觉得,随便套了几件衣服,踩着毛毛鞋就跑去厨房了。

    陆言深听到她的脚步声,回头看着她,眉头皱了起来:“你起来干什么?”

    林惜却是愣住的,就那么几分钟的时间,陆言深已经把灶子里面的火给烧起来了。

    她抬腿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陆总,你还真的会烧饭啊?”

    他扭头看了她一眼,往灶子里面添柴,哼了一声,没回话。

    陆言深坐在一张十厘米高的小木凳上,和往日里面坐在那办公椅上的陆总是全然不同的。

    跟前的灶子烧得旺盛,火“噼里啪啦”的,却也映得人暖和。

    他伸手摸了一下她的手,火光映林惜的脸上,他看到她表情惊讶的表情,眉头微微一挑:“我可不止会烧饭。”

    他声音不紧不慢,还是往常的调调。

    林惜的思绪被他拉回来,低头亲了一下他的脸:“对,陆总最棒。”

    这农村里面,一边的个口有两个灶子,另外一边就是用来烧水的。

    等煮面的水差不多开了,另外一边的水也热了,陆言深让她去刷牙洗脸,林惜见他动作熟练,倒是什么都没有说,接着一勺热水就去隔壁的洗澡房刷牙洗脸了。

    面条和饺子都是现成的,水一热,不用等烧开,一起放下去,等水烧开,再等一两分钟,很快就好了。

    林惜洗漱完出来之后陆言深刚好弄好,端到桌子上,两碗饺子面条一阵阵的热气。

    “你先吃”

    他扔下这么三个字,自己才去洗漱。

    林惜看着跟前的面条,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

    君子远庖厨。

    她倒是没想到,陆总也是个愿意洗手作羹汤的男人。

    嗯,这陆总下的面条就是比别人做的要好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