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5 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陆言深刚出来,就看到人低头,一边吃着面条一边眉开眼笑。

    那氤氲的水汽趁着她的脸,白里透红的一张脸里面嵌着一双看着他发亮的眼睛。

    仿佛春风拂面一样,平日里面冷硬的一张脸也软了下来:“很开心?”

    她也不掩饰,抬头看着他,眼睛都是弯的:“开心。”

    黑眸微微一沉,陆言深只应了一声:“嗯。”

    这林惜也不知道怎么长的,都说女人三十岁开始老,她却半分都看不出来。小小的一张鹅蛋脸,除了最基础的护理,什么化妆品都没有抹,这样的素面朝天,仰着头笑着看人的时候,就好像是二十出头的女生一样。

    鲜嫩得让他,食指大动。

    真的是狐狸精变的。

    从出狱到现在,五年的时间,林惜只回来过三次。

    第一次是她用柔弱将陆言深拐回来的,第二次是他说分开,她心如刀割,一个人回来的。

    而现在,是他主动提出来陪着她回来的。

    去年回国的时候,林惜就让人将她妈妈的墓碑重新修了一下。

    当时忙着万伦的事情,她没时间回来监工,后面和陆言深说开之后,她提过回来的,但是陆言深让她等等。

    这一等,没想到等到这新年了。

    这大冬天,上山一点儿都不容易。

    林惜穿得不少,可是体质如此,手一出门没几分钟就自动冷了下来。

    陆言深牵着她的手还好一点儿,另外一只手完全是跟冰块一样。

    今年闹了洪灾,这山有一面倾泻了,就刚好是林惜上去的路,这路比往常要难走很多。

    墓碑修葺过之后好找得很,银白色的墓碑,好几平米的范围被修好,墓碑正正地写着是她妈妈。

    只是可惜了,她妈妈的照片她一张都没有,林景到断气的时候都没有把照片给她。

    这是她最不明白的地方,但她知道,她的爸爸很爱她的妈妈。

    冬天本来就没什么花能活的,这农村地方就更加不用说了。

    林惜就拿了一些吃和烧纸,她把篮子放下,陆言深帮她把吃的拿出来,她在一旁烧纸。

    “妈妈,好久没有来看你了。你看见一旁的陆总了吗?是不是可帅了?嗯,可帅了,他现在是你女儿的了。我过得很好,之前跟你说的不算数,今天说的才算数。他可爱我了,早餐都不让我做。我爸爸以前是不是也是这么宠你的?估计是了,我发现陆总越来越像爸爸了,都快把我当女儿养了……”

    她在一旁絮絮叨叨,陆言深在一旁听着,在心底好笑。

    倒是一点儿都避讳,什么话都往外说。

    也算她有点儿良心,知道他宠她,不是个小白眼狼。

    林惜说了将近十分钟,才啰嗦完,侧头看着蹲在自己身旁的陆言深,伸手眼巴巴地看着他:“陆总。”

    陆言深眉头一皱:“不舒服?”

    她讪讪地笑了一下:“腿麻了。”

    他默了一下,自己先起身,然后才伸手将人拉起来。

    林惜是真的腿麻了,他用力将人拉起来,她整个人就被他搂到怀里面。

    这半山腰的,风就好像大巴掌甩在脸上一样,怪疼的。

    陆言深摸到她的手,跟自己想的一样,冷冰冰的。

    大手将她跟前的双手包裹起来,林惜没动,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了下去,看着眼下的墓碑,缓慢地开口:“妈妈,你要保佑他好好的。”

    “我会好好照顾林惜的。”

    两个人同时开口,靠得又近,林惜听得一清二楚,怔了怔,突然就笑了:“陆总,你可是跟我妈妈保证了,记着你今天说过的话。”

    “嗯。”

    他将人抱紧了一下,没说什么,也没有问她什么时候走。

    今天的天气确实不好,听说过两天要下雪,现在都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可是这天气还跟早上刚起床一样,灰蒙蒙的。

    站了几分钟,林惜回头往陆言深怀里面蹭了蹭:“陆总,我们回去吧。”

    上山容易,下山难。

    林惜看着突然停下来的男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对方已经在她的跟前蹲了下来了。

    “上来。”

    她也没客气,搂着他爬了上去。

    天色越发的暗,看着像是要下雪了。

    林惜几年前,她第一次带陆言深来的时候,她是大早上自己偷偷上来的。

    他找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山脚下了。

    而现在,他陪着她上来的,然后背着她下去的。

    想到这里,林惜都还觉得跟做梦一样。

    忍不住开口叫着他:“陆总。”

    “嗯。”

    “陆总。”

    “嗯。”

    ……

    她一声声地叫着,他也不厌其烦地应着。

    这漫天的风声,两个人的一应一答就跟走进这山林的突兀一样,可是那缠绵却比这大冬天的寒冷要滚烫。

    林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在被窝里面卷着了。

    外面是小孩子的吵闹声,她抬手揉了揉眉心,下意识地找陆言深。

    房间的木门关上了,她看不到他是不是在客厅里面。

    这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她很不习惯,连忙穿了衣服就下床。

    刚推开门就看到坐在那木凳上的陆言深,他在想事情,没留意到她走过去。

    林惜抬手抱着他,陆言深感觉到一阵暖气,还没看到是林惜,自己的身体就先一步做出了接纳的动作,将人拢到怀里面抱着。

    他不知道坐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了,陆言深整个人都是冷的。

    她使劲地往他的怀里面挤,陆言深低头看着不断往自己怀里面拢的人,眉头一动:“林惜。”

    她双手抱着他,整个人刚从被窝里面,就像是一个小暖炉一样。

    陆言深紧紧地将人抱着,低头亲了她一下:“饿了?”

    她摇了摇头,脸贴在他的脖子上,那细腻的皮肤摩挲着他的大动脉,林惜能感觉到那里的脉动。

    她手指动了动,紧着,“陆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她说完,仰头看着他。

    刚好这时候,陆言深低头看好她,一双黑眸直直地看进她的眼底。

    半响,她才听到他开口:“林惜,你是不是妖精变的?”

    能勾人,还能把他的心思琢磨的七七八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