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6 我不怕的,陆总

    要是往常,林惜这个时候必定是笑着跟他说:“是啊,我就是妖精变的,陆总现在才发现吗?”

    可是如今,她脸上没有半分的笑意,只是抬手摸了摸他的薄唇,“我要是妖精变的,陆总你可就惨了。”

    她脸上的笑容很淡,说着,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是想找我爸爸留下来的东西吗?”

    她说得很平淡,语气里面没有责怪。

    陆言深看着她,黑眸沉沉:“嗯。”

    他总说她笨,可是对着他,她却半点笨都看不出来。

    也不知道怎么看出来的,亏得她忍到现在才问。

    这一次陪她回来,除了要找林景他留下来的东西,他还有另外一个打算。

    只是看着怀里面的林惜,他第一次犹豫了起来。

    从前他做事情哪里会有犹豫的时候,现在,他都想了好几天了,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她说她不是妖精,可怎么就迷惑得他快理智都没有了呢。

    真是惆怅。

    林惜叹了口气:“我爸爸估计是不想让我知道,他走的时候都没有提过半分你所说的东西,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知道。”

    他早就知道林惜什么都不知道了,想来这是林景对她最后的保护了,如若不然,林惜还能不能活到碰到他都是个问题。

    林惜见他脸色有些沉,也知道这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了。

    她努力想着林景生前有没有提过什么特别的地方,想了很久,都想不到,只好问他:“这旧房子你找过了吗?”

    陆言深点了点头,并不多言,显然是什么都找不到。

    从接到那些视频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半年的时间了,林惜什么都不问,但她的心里面还是有些好奇的。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斟酌着问出了口:“陆总,你要找的是什么?”

    黑眸微微一动,他低头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言深才开口:“林惜,我送你出国一段时间。”

    林惜眉头一皱,想都没想,直接就开口:“不好。”

    陆言深四年前就提到要送她出国了,从前她不知道,现在她也不知道,但她知道,这个年过后,陆言深必定是很多事情。

    她知道自己是个累赘,可是还是不想离开。

    “我不想出国,我出去三年了,那时候那么恨你,可是我每一天都还是在想你。”

    她抱着他,声音有些低。

    这段时间两个人过得太好了,陆言深骤然之间提出分离,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

    林惜在他跟前,向来都是能屈能伸的。

    撒娇的时候又娇又俏,讨便宜的时候一脸的精灵,打起苦情牌来,也是让人狠不下心来的。

    她这还没有说几句话呢,陆言深的犹豫一下就被她跟拦腰斩断了:“哭了?”

    把人拉出来,倒是没哭,只是眼睛红了。

    她抬头看着他,陆言深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紧了起来:“算了,你不想出去就算了。”

    他话音刚落,她就抬手将他抱住:“陆总,我知道,这个年后,必定是不安稳的,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你的累赘的。”

    他抬手擦着她眼角的眼泪,嗤笑:“倒是没见过你这么娇气的累赘。”

    他就才放了一句话,她顿时就哭了,要是他再说多几句,岂不是要水漫金山?

    这人,越发的会拿捏人了。

    林惜有些讪讪,拉着他的手,一根根地将自己的手指从他的指缝顺进去:“我只想陪着你。”

    真心话。

    她说得无比的认真,眼底的笑意和脸上的笑意都收了起来,一双眼睛虽然是红的,却无比的坚定。

    好像什么把心捉住了一样,陆言深眼眸一深,应了一句:“嗯。”

    手微微收紧,他低头开始吻她。

    那吻重就好像外面下着的雪一样,林惜仰头承受着,没一会儿就喘不过气来了。

    陆言深对他的事情还是绝口不提,要找什么也不说。

    林惜知道他有送自己出国的打算之后就没有再问这件事情了,她虽然好奇,但也知道,有些事情,真的是知道得越多,越危险。

    她现在这个样子,将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不用怕自己会无形中泄露什么。

    两个人是在初四这一天早上离开的,初三的时候林惜去看了看妞妞。

    几年过去之后,妞妞已经上小学了,听说妞妞的哥哥考上了重点高中,在镇上上学。

    几年没见,妞妞倒是拘谨了许多,只是她走的那一天,妞妞还是想四年前的那一天一样,在她的车子后面跑了许久。

    分别总是不好受的,不过这一次,总是比从前好许多,起码她知道她和陆言深不会再分开了。

    这场雪下得大,走的时候还是下着的。

    车里面开了暖气,林惜眯着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迷迷糊糊的,被陆言深叫醒的时候,眼睛还是眯着的,侧着头看着陆言深:“陆总?”

    陆言深脸色很冷,侧头看了她一眼,言简意赅:“后面有车子跟着我们,你坐好扶稳。”

    这样的时候,他还是说得十分的有条不紊。

    林惜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脸色也冷了一点,看了看后视镜,后面真的有一辆车子跟了上来。

    她尽管做好心理准备了,可真的碰上这样的事情,还是没办法控制的害怕。

    脸上的神色紧紧地绷着,手冷得很。

    膝盖上的手突然一暖,林惜怔怔地看着一侧的男人,他正在加快车速,没也侧头看她,只是说了两个字:“别怕。”

    男人的声音低沉醇厚,好像有顶天的力度一样,林惜伸手捉了捉他的落在自己手上的手,不过一下,她便放开:“我不怕的,陆总。”

    只要在你身边,什么都不怕的。

    她刚说完,车子突然之间转进了超车道。

    林惜手捉了捉扶手,陆言深已经收回了手,全神贯注地看着前面的路况。

    年初四返程的车不算多,但是下了雪,路不好走。

    林惜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在高速上,车子开得本来还快,却还要甩身后的尾巴,开起来自然是没有什么章程的。

    “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