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8 我等你回来

    林惜是被惊醒的。

    大半夜,酒店外面漆黑一片,里面也是伸手不见五指。

    她坐起来,整个人迎面的一阵冷意,一旁的陆言深紧跟着就起来,开了夜灯,低头看着身旁的她。

    昏黄的灯光下,她的一张脸白得分明。这么冷的天,额头却还是渗出了一层薄汗。

    陆言深眼眸一深,开口叫了她一下:“林惜?”

    她低着头,捉着他的手收得十分的紧:“我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换了从前,她要是做了噩梦,早就往他的怀里面去钻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自己一个人咬着牙忍着。

    下巴微微一暖,陆言深抬手将她的脸抬了起来,低头,视线直逼着她:“什么噩梦?”

    他追根究底,她双眼通红。

    林惜抬头看着他,却始终没有开口。

    半响,向来说话连起伏都不多的男人突然叹了一口气,松了手,将人压到怀里面:“怕什么,觉得我护不住你?”

    她摇着头,却还是不开口。

    她自然不敢跟他说自己梦到了什么,一件事情就能噩梦连连,如果说出来,陆言深保不定不会让她待在身边的。

    林惜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胆小,可是人总是有个接受的过程。

    这就好比女人减肥,你总不能一口气就减十多斤,凡事总是要一步一步来的。

    她是害怕,那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经过这些事情。

    房间里面沉默了下来,半响,她才听到男人开口:“林惜,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都是言出必行的,我说了让你留下来,就不会送你走。但是——”

    他说着,停了一下。

    林惜有些慌忙地抬头看着他,他脸色有些凉,一双黑眸里面全都是不容置喙的强硬:“你如果再碰上这些事情瞒着我,我就只能食言一次了。”

    陆言深活了这么久,为数不多的几次食言,也就是在林惜的身上。其中最大的一次,无非就是告诉她,两个人绝无可能,结果到头来,主动将人拉回来的,却是他。

    林惜相信他说到做到,被他这么一吓,哪里还有刚才的故作坚强,人抱着他断断续续就把刚才的梦说出来了:“我梦到我们没逃出来,车子被撞上了,你——”

    她说不下去了,可是话都到这里了,哪里还需要说下去。

    “梦而已。”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跟自己想的一样,凉的。

    这一次的事情确实吓到她了,事发突然,就连他都防不胜防。

    想到这里,黑眸一冷,脸色如那窗外的夜色一般的寒峭。

    “我知道,我只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我会习惯的。”

    她断断续续地保证着,哪里还有从前撒娇时的轻快狡黠,柔弱又娇软,却偏偏又带着无比的强硬,非要在他的心中劈开一片天地。

    他没说话,只是伸手将人抱紧。

    昨晚惊醒了一次,第二天林惜醒来的时候已经快正午了。

    陆言深已经不在床上了,房间将近五十平米,挺大的,她看下去,有堵屏风,挡住了另外一边的,她看不到陆言深是不是在那儿。

    她把衣服穿好,先在房间里面找了一圈,发现陆言深没在房间里面,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先去洗漱。

    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陆言深不可能就这样提前离开的。

    刚好,她从浴室洗漱完出来,陆言深就推门从外面进来了。

    林惜松了口气,连忙走过去:“你出去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还是热的。

    “刚醒?”

    她点了点头:“刚洗完脸,我还在想你去哪儿了。”

    “丁源过来了,他先接你回去A市。”

    她脸上的笑容一僵,“那你呢?”

    他低头看着她,手扣着她的腰低头亲了她一下:“我还有事。”

    林惜自然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情,昨天那批人没有成功,在A市没有发现陆言深,这两天必定是还有动静的。

    A市是陆言深的地盘,他盘根错节那么多的关系在那儿,要在A市动陆言深不容易。

    这中途被陆言深NZ镇,离A市不算远,但也有200公里,陆言深的手再长,也不可能伸到这里来啊。

    在NZ动手明显是最合适了,陆言深一直都查不到李森背后的人,这一次是引蛇出洞的好时机。

    她一想也就想明白了,都让丁源过来了,陆言深却还是不走,饶几个弯,她就想到他想干什么了。

    “我也想留下来。”

    她知道自己有些任性,可是昨天那样惊心动魄的一幕,她现在想起来,都还是心有余悸的,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象,如果——

    他眉头皱了皱,手落在她的唇上按了一下:“听话。”

    说得温柔,却又无比的强硬。

    林惜抿了抿唇,抱着他的手死死的收着:“你什么回来?”

    “不出三天。”

    平日里面,他一出差就四五天,三天时间不算长,但是放在这样的时候,别说三天,就算是三个小时,林惜都觉得有点难捱。

    可是他态度强硬,她在纠缠下去,就真的任性取闹了。

    “陆总要好好的回来。”

    “嗯。”

    他捏了一下她的手,一抬头,就对上她又哭又笑的眼眸。

    心头微微一颤,就听到那娇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我等你回来,睡我。”

    她贴着他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得又慢又清晰。

    还真的是,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陆言深也笑了,手抚上她的脖子,低头狠狠地吻了下去:“等我。”

    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林惜吃了午饭之后就跟着丁源的车走了,陆言深一个人留在了酒店里面。

    上车的时候她倒是连头都没有回,他门口看着她上车,眼底的情绪深邃,身旁的两个人保镖对视了一样,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林小姐一走,陆总整个人就冷得跟外面的寒风一样。

    林惜一上车,脸色也凉了下来。

    丁源回头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他自然知道她不想走,但是李森的动作太明显了,背后之人却一直都揪不出来,陆言深这么做也虽然不是上上策,但也是无计可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