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09 我害怕

    林惜是下午的时候到A市的,A市没下雪,只是天气也好不到哪儿去,天气阴沉沉的,就跟她现在的天气一样。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丁源也不敢说些什么,将人送到公寓的楼下,丁源就功成身退了。

    不过离开三天左右,公寓里面倒不算多脏,林惜回去直接蒙头就睡。

    陆言深要以身犯险,她不能说不,也不能陪在他的身边。

    因为她说过,她不会成为他的累赘的。

    但是自己一个人安全回来了,林惜的心却没有安定过。

    晚饭是随随便便吃了一碗面,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她躺在床上想早点睡。

    想让时间快点儿过去,睡觉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了。

    可是现在,她睡不着。

    林惜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情绪了,彷徨、烦躁、慌乱,她下意识想要做点什么来缓解自己这样的情绪,可是又不知道做些什么。

    喝酒?

    不行,万一喝醉了,陆言深回来了呢。

    抽烟?

    也不行,她答应了跟他一起戒烟的,他十几二十年的烟瘾都戒了,她就那么几年,还不能戒吗?

    想了千遍万遍,都不知道做些什么。

    林惜最后没办法,只能够去书房看书,却也看不进去。

    折腾到大半夜直接在书房里面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差点儿感冒了。

    要是让陆言深回来知道她感冒了,指不定一顿骂。

    一起床,她就忙着煮姜汤,找药吃,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人窝在被窝里面出了一身汗,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面沉沉的一片,她按着手机看了看时间。

    一眨眼,竟然就到下午四点多了。

    这几天她不能联系陆言深,这一天一夜她熬得十分的痛苦。

    她无聊地翻着手机,手机一下子就弹了一条新闻出来。

    林惜一开始没有留意的,要不是看到熟悉的车牌号码,她根本就不知道陆言深出了事情。

    就是今天凌晨的事情,在315国道上两车因为道路湿滑,一辆车将油门当成刹车直接撞向前面的一辆轿车,轿车被撞失控撞上一旁的大货车,轿车直接翻车,司机当场死亡,司机身份目前还没有确认。

    看到这里,林惜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下意识地打电话给丁源,手指好不容易才点开联系人,却一直在抖,好不容易找到丁源的号码,可是打过去,却没有人接。

    丁源的号码24小时待机,不可能没有人接的。

    她又拨了一次,却还是没有人接。

    林惜又看了一眼刚才的新闻,不断地安慰自己,陆言深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他怎么怎么会有事呢。

    可是这样的安慰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就好像当年接到电话说林景出事了一样,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办。

    早上的时候外面开始下起了雨,林惜想都没想就这么冲出来。

    迎面而来的冷气,她冲出去之后,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更不知道自己该去找谁。

    她平时虽然跟丁源的接触不少,可是根本就不知道丁源住哪儿。

    今天才年初六,达思今年有半个月的带薪年假,放到初十公司才开始上班。

    达思找不到人,丁源联系不上,她站在那冷风冷雨中,整个人都一片空白。

    “小姐,到了。”

    从车上下来,林惜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叫了一辆计程车到了达思。

    看着跟前紧闭着门的达思,她一时之间,根本就不知道能怎么办。

    这个时候的慌乱,比当年得知林景出事还要汹涌。

    她无助、恐惧,却又无能为力。

    “小姐?”

    司机又叫了她一下,林惜这时候才颤着声音开口:“送我回去吧。”

    司机只觉得奇怪,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发白,最后还是没有说些什,踩了油门将她送回去。

    丁源接到陆言深的电话的时候就赶过去了,手机没电了也没有发现。

    车子进了A市的高速,他才觉得哪里不对,看了一眼手机,完全停电关机了,想找线充电,可是来得太急了,根本就忘了拿线。

    “林惜?”

    丁源刚想把车开进车库,却不想远远就看到走在雨雾中的林惜,不等陆言深开口,他就自觉把车停了下来。

    陆言深从车上下车,外面的雨下得不大,但林惜显然在外面晃荡了有一段时间了,头发上蒙蒙的一层雨水,他手摸上去,她的头发全都是湿的。

    陆言深脸色直接就沉了下来,伸手过去摸她的手。

    冷得跟冰块一样。

    眉头一皱,还没有开口,林惜突然就伸手将他抱住了:“陆言深。”

    她抱得紧,几乎要将自己嵌进他的身体里面去。

    他刚想张嘴应她,就听到她发颤的声音从胸腔一直震着上来:“你下次别再让我一个人先走了,我害怕。”

    黑眸微微动了动,他没说什么,抬手将人抱了起来,抬腿进了楼道。

    丁源也猜到什么事情了,掐了自己一下,他走得急,忘记跟林惜说一声了。

    这时候还下着雨,天气这么冷,两个人在这外面站着也不是一回事。他刚拿了伞下车,就看到陆言深已经抱着林惜进了楼道。

    想了想,他还是没有上前去打扰两个人,悄悄地把车开走。

    他还要去处理今天早上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一直到床上,林惜整个人都是在发颤的。

    她是真的怕了,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关联的人就是他了,她根本没办法想象,如果陆言深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要这么过下去?

    “松手。”

    他想看看她,结果她双手从抱着他到现在就没松开。

    平时多大胆的一个人,现在却缩在他的怀里面颤着像个受惊的婴儿一样。

    陆言深一路过来的阴戾,一瞬间就被她弄得全都沉下去了。

    “林惜。”

    他无奈地叫了她一声,手扳着她的脸,好不容易才把人从怀里面弄出来。

    “我没事,不是答应你好好地回来吗?”

    他的声音软下来,就跟哄小孩子一样。

    可是她看着他,脸色还是一片白惨惨:“我害怕。”

    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到头来,也就只有这么三个字能说出口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