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10 别在她面前说

    陆言深见过她风情的样子,也见过她脆弱的时候,更见过她倔强冷漠的模样,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现在这个样子。

    她抬头看着他,一张脸全都是白的,手指拉着他的衣领,嘴唇一颤一颤的,眼底渗满了水汽,没有哭,却比哭出来还要人命。

    他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她也害怕过,被林璐逼得走投无路的那一天,她抱着他的腿让他救她。

    她那时候应该是害怕的,却还是能够看得到她整个人的克制。

    那时候的林惜,在恐惧,却还是带着几分理智和克制。

    而不像现在,就好像是从水里面捉到一根浮木的人一样,满心满眼都只有他。

    她永远都知道怎么让他举手投降,床上是,床下也是。

    短短的三个字,却仿佛铺天盖地的一张网,落下来,兜着他的整颗心,又酸又涨。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从来都没有过。

    他宠她爱她,从未想过她回报自己什么。

    如今看着她拉着自己的衣角说害怕,有那么一瞬间,好像他是她的天和地。

    真是傻。

    “我在。”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比不上真真实实的怀抱来得强烈一些。

    男人的体温就好像是火一样,抱着她,烧着她。

    那吻细细碎碎的,又轻又慢地落在她的脸上,一个接着一个。

    林惜终于知道眼前的人是陆言深,他安好无缺地出现在自己的跟前。

    意识一点点地回来,她抬手抱着他,仰着头回吻过去。

    她说过的,等他回来,睡她的。

    林惜大胆起来,陆总那是有点招架不住的。

    床下被扔了一地的衣服,她第一次这么急切,抱着他吻这里一个那里一个,手始终都没有从他的身上离开过。

    陆言深的双眸都沉了下来,哼了一声,将人往下一拉,反身压了上去。

    结束之后,林惜累得不行,却还是抱着他的手不愿意松开。

    陆言深将人抱去清洗干净,重新抱回床上的时候才觉察到不对劲。

    林惜这一天一夜过得不好,在书房睡了一晚本来就已经着凉了,下午又没带伞跑出去了,现在直接就发起高烧来了。

    手心下的温度十分的烧人,陆言深脸色一冷,低头拍了拍林惜的脸:“林惜?”

    紧紧提着的心一下子松了下来,林惜的身体不堪重荷,现在意识已经有点涣散了,听到陆言深叫自己,她只是哼了一声:“嗯。”

    那声音太轻了,要不是陆言深仔细听,根本就不知道她应了自己。

    他一听就知道林惜现在已经烧得糊涂了,脸顿时就沉了下来,翻了衣服出来,将人从被窝里面拽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陆总——我好困。”

    林惜被拽了起来,衣服一件件地套下来,她眯着眼睛,浑身有些发酸,整个人又累又困,唧唧地哼着。

    “发烧了。”

    他沉着脸看了她一眼,刚才白着的一张脸,现在因为高烧而红得好像打了腮红一样。

    “发烧了?”

    林惜到底还是有些意思,手抬了抬,摸到自己滚烫的额头,她眉头皱了皱,还想说些什么,陆言深将她往自己的肩膀上一压。

    她撑在他的肩膀上,他拉着她的手,开始给她穿外套。

    上身的衣服传来,下身的裤子有些困难。

    林惜整个人发软,刚才那一场激情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了,这会儿陆言深帮她穿衣服,她最多就是抬个腿。

    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丁源提了粥进病房,林惜已经睡着了,在打点滴。

    他看了一眼陆言深,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陆总,你的伤口没事吧?”

    陆言深抬头看了他一眼:“别在她面前说。”

    丁源被他这一眼看得颤了颤,连忙点头:“还是李森的人,再往下查,我们什么都查不到。”

    陆言深脸色顿时就阴戾下来,看了一眼床上的林惜,半响才开口:“李森先别动,找人盯着。”

    他估算错了,对方这一次不是要他命的。

    只是这三番四次,不得不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李森先对他下了手,童大雄被他弄进去了,童家这段时间也开始不安分了。

    陆博文那边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不过他心思深沉,也耐得住,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陆博文露出马脚。

    这几个月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对方始终在暗,他们在明,这是陆言深他们最吃亏的地方。

    丁源也明白,点了点头:“好的,陆总。”

    陆言深手微微动了动:“童家那边,先停一下。”

    “我明白。”

    他点了点头,丁源转身出了病房。

    原本按原计划,这年后,就该向童大志下手了。

    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情,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对方来势汹汹,却一点都查不到。

    陆言深只能先按兵不动,先沉住气,看谁耐不住,先露出马脚。

    收了思绪,视线落向床上的林惜身上。

    他眉头一皱,这一次和林惜回去J市除了丁源,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陆家那边的人就算知道他没有回去T市,他和林惜决定回来A市的日子都是突然决定的。

    他们无论是去还是回来,时间都不定,可是却有人在回来的途中下手。

    很显然,从他们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跟着了。

    想到什么,陆言深眼眸顿时沉了下来,眼底的冷意仿若外面的雨丝一样,会刮人。

    “渴。”

    床上的人低低叫了一声,他看了一眼,兑了温水才将人扶起来:“喝水?”

    林惜睁开眼,被灯光刺了一下,眯着眼缓了一下,看到陆言深,才点了点头。

    她烧得厉害,唇干口燥的,喝了两大杯温水。

    “喝粥吗?”

    林惜点了点头,她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饿得四肢无力。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林惜这一场病,来得凶,但幸好,去得也快。

    进医院打了四个小时点滴,烧就退下去了。

    她不喜欢医院,抱着陆言深娇娇地让他带她回去:“陆总,这医院味道不好闻,我们回去吧,我已经不烧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怀里面的人,病了都不安分。

    他本来想开口拒绝,却在开口前想到什么,改了口:“嗯。”

    林惜心下一喜,抬头看着他,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陆总。”

    他低着头,心底发笑,这才多久呢,脸上笑得灿烂,完全不能将几个小时前抱着他说害怕的人扯在一起。

    只是他面上不动声色,“穿衣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