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11 无条件地相信我

    林惜这一场病,来的快,去的也十分的快。

    从医院出来之后睡了一个晚上,她第二天起来,完全看不出来昨天晚上被陆言深抱者去过医院。

    昨天新闻的事情陆言深还没跟她说,因为她在回去的车上就睡着了,一睁开眼,就发现都到第二天早上了。

    这二月中旬的A市,下着雨,冷得让人忍不住打颤。

    一张开眼睛,林惜就能感觉到今天的天气不好。

    陆言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隔得不算远,但是他说得不多,她只听到偶尔的一两句。

    手机上显示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多了,昨天一整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她现在整个人都在发软,使不上力气。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陆言深还没有挂电话。

    她拢紧了身上的大衣,抬腿走过去,抬手拉了拉他身侧的手。

    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也不管是在说着电话,直接就给她说:“饿了?”

    林惜有些囧,她本意没想打扰他的,听到他这么问,只好点了点头。

    她确实是被饿醒的,不然还能继续睡下去。

    他倒是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跟手机那端的人应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他直接就将手机往一旁的单人沙发上一扔,转身抬手就落在她的额头上,摸到没有半分不适,他才松了手:“还有哪里不舒服?”

    她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点饿,还有点累。”

    虽然这病去得快,但是留下来的疲倦还是免不了的。

    他牵着她到走到沙发上坐下去,侧头看了她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开口:“昨天的事情是意外,前天晚上的时候已经把人捉住了,但是有两批人跟着我。开那辆车的不是我,但是我也在现场,当时确实出了点事情,手机在现场丢了,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

    他一直以为只有李森的人在跟着他,却没想到有两批人,所以他当机立断就让丁源派过来的人假装是他先开车走,他开车跟在后面。

    这后面的一批人显然比前一批人要狠,他开了一段路才发现,对方是想要同归于尽的。

    他跟在后面,本来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当时路况不好,事情发生得太快,一下子没注意,他车子也撞在了一旁的高速杠上。

    林惜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陆言深是在给自己解释。

    她抿了一下唇,才开口:“你受伤了吗?”

    “嗯。”

    他低头捏着她的手,应得有点漫不经心。

    听到他的话,林惜眉头一皱,“哪儿受伤了?”

    她回忆着昨天,都没怎么看到他哪儿有受伤。

    “小伤,无碍。”

    他不想多说,可是林惜哪里会信他的话,伸手过去扒他的衣服:“不行,你要给我看看。”

    陆言深抬手直接就扣着她的手,低头看着她,没说话,但是眼底的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

    林惜也没说话,就这么抬头看着他,两个人就这么无声地对决着,谁也不先开口,谁也不妥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眼角微微一拖,看着他的眼眸里面渗着水汽:“你答应我好好回来的,陆总,现在受伤了,还不兴我看一眼吗?”

    比能屈能伸,估计谁也比不过林惜了。

    拿准了他吃软不吃硬,硬的不行就撒娇,偏偏还拿着之前的话来堵着他。

    陆言深觉得她越来越会拿捏他了,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后背。”

    “我看看。”

    听到他的话,林惜立刻就凑到他身后,却又不敢乱动。

    怪不得昨天他人回来的时候哪里都是好的,她扒光了他的衣服,也没有看到哪里受伤了。她光顾着看前面了,没有注意到他后面,要不是她今天逼问,估计都不知道他受伤了。

    陆言深没动,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将人拉到跟前,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幽幽地看着她:“看可以,不能哭。”

    林惜噎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刚才还一片水蒙蒙的眼眸,现在一片的清澈:“你也太小看我了陆总。”

    他看着她这变化,勾着唇笑了一下,没接话,开始脱衣服。

    看到伤口的时候,林惜脸色白了一下,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但她记着刚才陆言深警告的话,愣是咬着牙没有哭出来:“你这伤口,昨天——”

    陆言深的身伤在了后腰的位置,纱布卷了一层又一层,却还是能够看到纱布上渗出来的鲜血。

    她昨天动手扒他的衣服,不过是想检查他有没有受伤,后来没有发现伤口,他又反客为主,挡不住,她就让他去了。

    要是早知道——

    她跪在沙发上,碰都不敢碰一下。

    陆言深已经把掀起来的衣服放了下去,又重新穿上衣服。

    林惜百感交集,抬头看着他,“你昨天——”

    “不疼。”

    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他倒是先一步开口了。

    哪里会不疼,不过是怕她又被吓到而已。

    林惜哪里会信他的话,刚想说什么,他已经将她拉到跟前。

    陆言深往身后的沙发上一靠,她被他抱着到怀里面,想到他后腰处的伤口,她也不敢乱动,怕压到他,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在怀里面。

    “林惜。”

    他低头看着她,她脸色有些白,显然是被那伤口吓到的。

    林惜听到他叫自己,仰头看着他,那双黑眸里面黑沉一片,男人醇厚的声音一点点地传来:“我知道你害怕,但是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你现在还有机会选择,我可以让人安排你出国,等这边——”

    “我不走。”

    他难得语重心长,她却一点儿都不领情,直接就开口拒绝了。

    怕他再说什么,她又开口重复了一次:“我不走,你昨天才答应我了,不会让我走的。”

    本意是想借着她的害怕让她答应出国的,结果这人就好像是脑子被糊了一样,一听到他说出国两个字,她直接就开口说不走了。

    陆言深头微微一仰,抬手挡在了额头上:“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不能保证什么时候能结束。”

    “我以后不会再这么莽撞了。”

    她知道这一次是自己理亏,但是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本身就害怕,又联系不上人,自然害怕。

    “林惜,你想留下来,你就要相信我。”

    他松了手,直直地看着她,“无条件地相信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