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12 有什么奖励吗?

    “我信你,陆总。”

    她捉着他的手,往上动了动,直直地看着他。

    “无条件信你。”

    她从来都没有不信他,她只是害怕。

    “我会习惯的,我不会再让自己害怕了。”

    她也看到自己留在他身边的短板,如果她下一次再这么容易就自乱阵脚,或许就没有这一次这么幸运了。

    这一次她只是简单地生个病,但如果下一次,被有心人利用,她和陆言深都会想陷入万劫不复中。

    见他不说话,林惜有点慌,忍不住叫了他一声:“陆总?”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眼眸沉了沉,抬手摸了摸她的脸:“不后悔?”

    “后悔什么?”

    她有些茫然,平日多么精明的一个人,现在却被他问得茫然不知。

    不后悔?

    后悔什么?

    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问题。

    当初他让她跟着自己的时候,她还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现在倒是好,跟个黏人的小松鼠一样,抱着你的腿,怎么都甩不开了。

    你说她笨吧,她偏偏将他拿捏得死死的,谁都没有她精明;你说她聪明吧,却又死蠢死蠢的,这么简单的一个选择,偏偏要选最艰难的一项。

    出去国外等着他不好吗?

    等他把那些人都收拾了,她再回来当她的公主不好吗?

    陆言深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原来被人这样依赖是这样的。从前他想做的事情只是迫不得已,如今,却仿佛找到了一个出口。

    就为了自己和她,他也要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见他许久不说话,林惜抬手抱住了他:“陆总。”

    “嗯。”

    他应了她一声,却没有听到她的下文。

    这时候铃声响了起来,送吃的来了。

    林惜自己看了他一眼,起身去开门。

    她知道不自量力,但是她还是想要保护他。

    可能她真的傻,谁知道呢,他从来都是强大的那一个。

    窗外风雨交加,这个冬天又阴又冷。

    李森拿着手机的手青筋四起:“陆言深的人已经查到我的身上了!你却还没有动作,你是不是在玩我?”

    电话那端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李森直接就将手机摔了。

    这一次陆言深直接就捉住了他的人,一次是陷害,两次是什么心思,昭然若揭。

    他听说昨天陆言深就回到A市了,陆言深的手段,李森想了想,脸色有些发青。

    然而好几天,A市都是风平浪静的。

    林惜没有过多地追问前几天的事情,陆言深不动手,自然是有理由的。

    她年前开始织的毛衣终于好了,收了尾,用剪刀将线一剪,大功告成。

    陆言深刚好从书房出来,她连忙拿着毛衣笑盈盈地走上去:“陆总。”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那眼底的笑意就好像是偷腥的猫儿一样。

    眉头微微一挑,他也笑了一下:“织好了?”

    “织好,来试试啊,陆总。”

    他睨着她笑,抬起手,没说话,意思不言而喻。

    林惜眉头一挑,迎难而上。

    可是她身高和陆言深差了不是一点半点,想了想,她伸手拉着人走到沙发上,自己踩上去,这会儿是她高了他一个头。林惜轻轻松松地将他身上原本的毛衣脱了下来,将自己织地往他的身上套了下去。

    藏青色的毛衣落在男人的身上,尽管是冬天也掩盖不住的身材,量身定做的合适。

    林惜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抬手勾着陆言深的脖子,整个人赖在他的身上:“陆总,这么好看的毛衣,有什么奖励吗?”

    她倒是放心他,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说靠就靠,也不怕他接不住她。

    陆言深伸手稳住她,才抬头看着那笑得有些狡黠的脸,“你想要什么奖励?”

    “陆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说一说呗?”

    声音又娇又软,明明是这么严肃的事情,被她轻易就问出来了。

    他没说话,只是抱着她到一旁的沙发坐了下去。

    身上的毛衣是羊毛线织,才穿了一会儿就感觉到腾发的热量,就好像是跟前抱着他的人一样。

    以前多怕他的一个人,现在肆无忌惮得,什么事情都能轻易就说出口了。

    可是怕他的人那么多,不怕他的,却只有林惜一个。

    稀罕得,可不就是让他稀罕得不得了吗?

    见他许久不说话,林惜以为他不高兴了,低头亲了他一下:“陆总,别气啊,不想说就不说,就是我除了这个,也没什么想要的了。”

    前一句听着还挺顺人心的,这后面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陆言深听得有些哭笑不得,捏了捏她的手心,说了一下:“那天追我的人有两批,一批是李森的,丁源已经查出来了。他三番两次派人来对付我,显然是后面有人,但是那人太聪明了,李森显然是被人当枪使了。”

    说着,他顿了一下,“另一边的人,是许慧君。”

    林惜脸色一变:“她为什么?”

    许慧君不可能容不下陆言深的,这么多年了,如果容不下陆言深,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

    陆言深脸色冷了冷:“丁源暂时没有查出来,但是这件事情,她显然是瞒着陆博文的。”

    听到陆言深直呼陆博文的名字,林惜手紧了一下,她不太清楚为什么,但是知道,陆言深和陆博文,是要完全决裂了。

    林惜皱了皱眉,“会不会是因为童家。”

    “童大雄还不至于让许慧君动手。”

    这么一说,跟童家的事情没有关系。

    她抿了抿唇,“这么说,我们身后好几班人盯着,许慧君和童家还有李森都不足为惧,但是那个把李森当枪使的人,他在暗,我们在明,对我们很不利。如果你现在动了李森,接下来他不知道会让谁对付你,这么一说,李森只能先不动了。”

    他低头看着她,笑了一下:“你倒是想得多。”

    林惜抬头亲了他一下:“以不变应万变,我说对了,陆总?”

    她挑着眉,有些得意。

    他抬手掐了掐她的脸颊:“一半一半。”

    “什么叫做一半一半?”

    还有这样的说法吗?

    他低头开始亲她,一边亲着一边应着:“李森也不算不能动,不动的话,那人显然看得出来。”

    林惜怔了一下,“陆总。”

    “嗯?”

    他侧头亲着她修长的颈线,林惜抱着他,轻轻飘飘地说着:“幸好我当初跟了你。”

    不然迟早,被他对付得骨头都不剩。
Back to Top